Quantcast

聶衛平:我和習近平差點被人打慘了(圖)

2021-07-26 19:30 作者:聶衛平、王端陽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習近平和聶衛平
習近平和聶衛平。(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

在我的一生中,曾經遇到過四次險情。

第一次還是在1968年,幾月我記不清了,那時中學的紅衛兵已經分化成好多派,有四三派、四四派、老紅衛兵、聯動、逍遙派等等,各派之間經常發生一些「派仗」。我本身屬於逍遙派,對那些活動基本上不參加,最多是湊個熱鬧。這時我們班分來了兩個學生,一個叫習近平,一個叫劉衛平,他們原是八一學校的,後八一學校因所謂「高幹子弟學校」被解散,他們才被分到我們二十五中。習近平是習仲勛的兒子,他父親當時可是有名的大「黑幫」。劉衛平是劉震上將的兒子,他父親也因和林彪有過節,受到林彪的迫害。

當時不論搞什麼活動,一開場都要敬毛XX萬壽無疆,敬林副XX身體健康。敬毛XX時劉衛平跟著喊,敬林副XX時他就不喊,他覺得林彪是個壞蛋,這在當時可是「大逆不道」的,沒人敢這樣,所以都覺得他太「傻」了。而我父親也是「黑幫」,可能是這個原因,我們成了好朋友,我們三個名字的最後一個字都是平,人家就稱我們「三平」。我們在班上是最「黑」的了,當時班上的人都看不起我們,也不敢沾我們,我們也看不起他們,和校外的老紅衛兵聯繫很多,這主要是習近平和劉衛平的關係。在他們倆的影響下,我的感情明顯地轉向老紅衛兵了。

有一天忽然傳來一個消息,說三十八中有地、富、反、壞分子集會造反,號召各校的老紅衛兵前去「平」了他們。我們三個按照約定的時間真的去了,到了那裡一看,各校來的老紅衛兵真多,有好幾百,當時覺得特振奮人心。我們把自行車鎖好就跟著進到學校去了,操場上站的全是我們的人,沒看見一個所謂的地、富、反、壞分子。

我們正在得意,忽然之間,禮堂的門大開,好幾百人拿著棍子從裡面喊著衝出來,見人就打。我們雖然人比他們多,但沒有準備,也沒有組織,沒有指揮,在他們有組織、有準備的「突然襲擊」下,頓時成了烏合之眾。我們三人轉身就朝鎖車的地方跑,我和習近平動作快,逃了出來,而劉衛平跑得慢了一步,被打成腦震盪。我們沒能「平」了人家,結果被人家打慘了。前不久和已經當了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談及此事,都感慨當初要不是跑得快,也許就沒有現在的戲了,我們可以說是患難之交了。

責任編輯: 玉亮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