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降至6億 漢族人口未來的超級大崩潰(圖)

2021-07-25 19:30 桌面版 简体 53
    小字

人口減少
早在三孩政策出臺前的2015年7月底,聯合國人口署發布《2015年世界人口展望》,就預測至本世紀末,中國人口數將降至6.13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早在三孩政策出臺前的2015年7月底,聯合國人口署發布《2015年世界人口展望》,就預測至本世紀末,中國人口數將降至6.13億,即相對於2016年,中國將消失50%以上的人口。

2015年公布的《中國統計年鑑2016》中對全國1%人口抽樣調查顯示,中國2015年的總和生育率僅為1.05,比世界正常人口更替生育率2.1整整低一倍。

本世紀末中國人口跌至6億已不可逆轉

中國人口在2100年跌至6億,這意味著不到百年時間內,中國人口將減少一半。對於這一判斷,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絕不可能。這種反應是非常正常的,因為人口數量是指數變化的,而人們的直覺往往是線性的。用線性直覺去判斷指數變化的趨勢,自然會高估短期效應,低估長期效應,而且對長期效應的低估會遠勝於對短期效應的高估。

人口變化是一個典型的慢性問題,在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段,幾乎看不到變化,但放在幾十年乃至百年區間來看則是觸目驚心。因此,人口政策最忌只看眼前,而是要從長計議,至少要前後各看百年以上。中國人口已經接近峰值,而在峰值附近的幾年,人口的上升和下降都會非常緩慢,這個特性更讓人們難以認識到之後是雪崩式崩潰

如何才能撥開人口總量的迷霧,看到人口未來變化的洶湧暗濤?多名人口學者建議要聚焦於每年出生人口的變化。中國目前每年出生人口不到1700萬,在未來10年,中國處於生育旺盛期23~30歲的女性數量將萎縮40%以上,而中國生育率即便按1.5計算也只有更替水平2.2的68%。

「這兩個因素疊加意味著在一代人左右的時間裡,中國出生人口會降到700萬以下。再放寬一些也就800萬。即使到時生育率能夠提升到更替水平,出生人口不再下降並且每個人都活80歲,總人口也不過6億人。」

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那就是減少的是年輕人、新出生的人。這意味著,未來人口總量減少的同時,結構並沒有優化,老齡化的挑戰更加嚴峻。這一觀點得到受訪人口學者的一致認同。

據測算,中國20~64歲勞動力與65歲以上老人之比將從2015年的6.5下降到2030年的3.3、2050年的1.7、2100年的1.1,人口結構不斷老化,經濟活力持續下降,而這些反過來可能進一步抑制生育水平。

人口學者姚美雄判斷,中國未來人口將呈現嚴重少子化疊加快速老齡化、適婚人口性別比失衡的結構扭曲狀態,這將導致勞動力供應減少、消費和創新能力減弱、養老壓力加大、經濟發展動力不足等問題。

科學家把跳蚤放在桌上,一拍桌子,跳蚤迅即跳起,高度在其身高100倍以上。然後在跳蚤頭上罩一個玻璃罩,再讓它跳;這一次跳蚤碰到了玻璃罩。連續多次後,跳蚤改變了起跳高度以適應玻璃罩,每次跳躍總保持在罩頂以下高度。接下來逐漸改變玻璃罩的高度,跳蚤都在碰壁後主動改變自己的高度。最後,玻璃罩接近桌面,這時跳蚤已無法再跳了。科學家於是把玻璃罩打開,再拍桌子,跳蚤仍不會跳,變成「爬蚤」了!

科學家把這種現象叫做「自我設限」,其實從計畫生育到放開二胎,形成的就是這種「爬蚤效應」。

即使放開三胎,乃至四胎,也很難激起人們想生孩子的慾望了,因為房價,因為工作崗位供不應求(尤其以後人工智慧的普及,如十年前的公交車售票員被滴卡機取代),因為城市與城市間斷崖式差距,等等很多原因,爬蚤效應的持久性存在說明中國經濟、政治、法律、文化制度以及倫理體系出了問題。

國家安全之憂

國防是領土完整的後盾。當前的生育狀態對支撐國防的人、財、物影響都極為負面。中國城市長期實行一胎化,農村通常生女孩的家庭才可生二孩,因此執行政策的家庭一般最多一個兒子。中國曾有「獨子不當兵」的傳統,很多國家也對獨子從軍有特別規定,但長期的生育限制政策導致獨子成中國兵員主體。中國軍隊70%士兵來自獨子家庭,在戰鬥部隊中這一比例高達80%,這將影響中國的戰爭潛力和外界對中國戰爭意志的判斷。

長期低生育率還會惡化財政收支而擠壓國防經費。中國近年國防工業突飛猛進,與發達國家的裝備差距逐步縮小。這得益於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強大的研發能力,但人口萎縮將削弱這些基礎。維持同等軍力,人口減一半,人均分攤增加至少一倍。

目前的生育狀況也在改變中國邊疆的地緣政治形勢。清末民初內地民眾「闖關東」,確保了中國人在東北的絕對多數,讓東北幾經波折卻未丟失。但目前東北的生育率遠低於周邊的朝鮮甚至俄羅斯,也低於韓國和日本。即便全面放開生育,東北的出生人數仍會持續萎縮,就算穩定在現有水平,最終也只能保持當前一半的人口。低生育率下的東北經濟相對低迷,大批年輕人南下尋求機會。

雖然主體民族在中國的地位短時間內難以動搖,但局部地區情況複雜。比如,2010年人口普查顯示,漢族、維族分別佔新疆總人口的40.5%、45.8%,分別佔0~4歲人口的21.1%、62.9%。新疆建設兵團是維護新疆穩定的重要力量,其漢族人口自1990年代可生二孩,但生育率卻徘徊在1.0左右,使兵團當地漢族每隔一代減少一半,完全有悖於建立兵團的初衷。在華南一些地區,勞動力短缺讓非法移民更容易獲得工作;他們的湧入和高生育率可能改變一些地方的族群構成。

現代國家不乏因人口的民族構成改變而分裂的例子。科索沃曾是塞爾維亞族的發祥地、文化和政治中心,但不斷外遷和遠低於阿爾巴尼亞族的生育率(Parant、Penev,2009)使塞族人口比例在近代持續下降,從1948年的23.6%降至1991年的9.9%(科索沃統計辦公室),最終讓科索沃獨立形勢不可逆轉。前蘇聯在1991年解體時,俄羅斯族僅佔前全境人口51.4%,在除俄羅斯聯邦外的所有前加盟共和國中都是少數(Sakwa,1998)。儘管導致分裂的因素不一而足,但長期來看,人口構成的改變無疑是根本性的因素之一。

由於年輕人口急劇萎縮,中國未來可能面臨年輕勞動力短缺,經濟動力會促使中國成為移民輸入國。實際上,一直支持中國計畫生育的聯合國人口基金會就建議中國引入移民。但由於中國民眾反對,又不是傳統的移民接收國,大量引進外國移民還一直未得實行。

如果真的大規模引入移民,那相當於中國付出巨大的代價不讓本民族孩子出生,最後卻把土地騰給外來移民。與本國出生的人口相比,外來移民在語言、文化和認同感上都不相同,基礎素質上也有顯著差距。對於那些因為限制政策未能如願生育的家庭,這種現實於情於理何堪?然而,道義的說辭無法對抗經濟規律和現實需求,當大量人口老無所依,社會普遍缺乏年輕勞動力時,外來移民將紛至沓來,而且很多人來了將不再離開。如何管理外來移民將是中國未來又一個挑戰。

責任編輯: 玉亮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