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鄭州那趟開往死亡的地鐵原來可以剎車(圖)

2021-07-24 06:59 作者:火山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鄭州
2021年7月22日,鄭州洪水過後變形的路面(圖片來源: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7月24日訊】那趟被困在鄭州火車北站地下隧道的五號線地鐵被淹前,我的朋友也剛剛從五號線西邊的一個站口出來。他是資深記者,久經陣仗,也熟知黨國官員從中央到地方各種瞎搞的套路,但災難降臨之前,平日裡危機意識爆棚的他,也渾然不知。

與死神擦肩而過,僅僅是因為他早了幾分鐘上了另一趟地鐵。如那句老話,生得計畫,死得隨機,他也只是隨機倖存,不知道下一次意外何時降臨。

與此同時,另一個女記者就被困在了那輛開往死亡的地鐵裡,絕望地哭泣,說自己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儘管她自稱認識修地鐵的人。迄今為止,她的生死,無人得知。

儘管黨國嚴禁傳播相關資訊,更嚴禁泄密,但來自鄭州防汛指揮部的電報,終於泄露了內情——常莊水庫早在20日上午就已經開始泄洪。指揮部要求下游緊急組織人員撤離,但這道內部電報變成公開的通報,大約是在10多個小時以後。

這時,距水淹地鐵已過去了大約7個小時。

至於死亡數字,就別猜了。一年多了,武漢新冠肺炎死了多少人?32年過去了,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到底死了多少人?60多年過去了,三年大飢荒死了多少人?不裝外賓。

官方說12人死亡,5人受傷送醫。但今天官媒的正能量報導又稱,鄭州人民醫院的醫生於逸飛剛逃出地鐵,就又返回現場,跪在地上做了6個小時的心肺復甦,一共救助了十幾個人。

追尾了!下次請先對好切口。當然不排除一些良心未泯的宣傳口的人士故意追他們領導的尾,丟他們老大的醜。

很多人都在心底追問,為什麼?23日,一個憤怒的地鐵職工道出了實情,分別是:氣象部門多次紅色預警後,但運營口領導怕擔責,不敢拍板停運;從水進入地鐵,到最後淹沒車頂,現場領導猶豫,不敢決策。明知有危險,但當值調度員在月臺不敢扣住車,放行讓列車滿載乘客直奔死亡。當值司機不敢開車門疏散乘客,直到最後很多人被淹死和憋死。

每個人都怕成為替罪羊,規規矩矩不敢越雷池一步。但現在,可以確定的是他們都將成為替罪羊。

有人說,如果地鐵停運,如果調度緊急剎車、如果司機強行行進到月臺附近並疏散旅客、如果……

但我認為,這些「如果」多餘而矯情。

早在2019年,日本學者松田康博早就解釋了這個後果。在習近平政權的高壓之下,各行各業,各層級的人都不敢說真話,不到最後的惡果出現,每個層級的決策者都會認為自己絕對光榮正確。最糟糕的後果出現,決策者為了面子也絕不會認錯。

錯誤都是別人的,我永遠光榮正確。其實這就是黨的邏輯。因此,這趟死亡列車,至少從習近平的2012年就已經訂好了時刻表,沒裝剎車。

在中共的體系裡,習近平不是首創者,他也僅僅是按照毛澤東的葫蘆畫自己的瓢。在毛之前,無論是伊拉克的薩達姆,利比亞的卡扎菲、朝鮮的金家三胖,以及第三帝國的希特勒,都是一路貨色。

套路很老,但如果人人唯唯諾諾,那就是一個循環的死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