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新書詳述維吾爾人被虐待的魔鬼細節(圖)

2021-07-11 21:04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新疆和田地區的一座高度警戒的建築設施 中共集中營 關押維吾爾人
圖為2019年5月31日,在新疆和田地區拍到的一座高度警戒的建築設施,據信這是一座中共集中營,裡面關押了維吾爾人。(圖片來源: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7月11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專門從事亞洲事務報導的記者兼作家凱恩(Geoffrey Cain),採訪了上百位受害者,將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惡魔虐待暴露無遺。凱恩據此寫的《完全的警察國家》(The Perfect Police State),將於7月22日由「公共事務」(Public Affairs)出版。

海歸大學生被任意拘留

據《每日郵報》節選的其中一個受害者故事,書中的描述是這樣的:「梅塞姆(Maysem)被帶走接受再教育的那一天,她甚至沒有機會拿一件換洗的衣服。一條電話信息命令她和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的所有維吾爾族穆斯林學生一樣,到喀什(Kashgar)的‘街道管理’中心報到。」

一位當地政府官員告訴她,由於她曾在國外學習,她需要報名參加為期一個月的政治課程。這是強制性的,並且立即開始。

當她離開大樓時,她認出了她所在公寓區的一個女人,是被指定為「社區監督員」的格(Ger)女士。格女士把她拉到一邊,說:「這不是我幹的。大的變化即將到來。」她的聲音很有禮貌,但很有威脅性。然後梅塞姆被捆綁到一輛車上。

這位年輕的中國學生,對閱讀的熱情一直讓她的父母擔心,她知道「大變革」已經開始。那是2016年9月,一週前,新的新疆省長陳全國被任命。據傳聞,他打算鎮壓那些為政治獨立和穆斯林的更大自由而開展活動的地下異見人士。抗議者被指責為恐怖份子。

梅塞姆是一名虔誠的穆斯林,但她的社會科學研究,也就是她在土耳其上的大學,是她最感興趣的。當她被命令進入一輛汽車的後面,被帶到再教育中心時,她主要擔心的是,這個為期一個月的強制性課程,會使她返回土耳其和開始最後一年的研究生教育受到威脅。

僅僅過了一小時,她就意識到危險遠不止這些。汽車在老城牆外的一所學校停了下來,但這所學校的門口有穿著迷彩服的士兵在站崗。裡面的黑衣警察手持突擊步槍和帶刺的電擊棒。

梅塞姆從車上被護送到一扇黑色的鐵門前,她在那裡接受了金屬探測器的掃瞄。入口上方掛著一個牌子:「保衛我們的國家是每個公民的責任」。

大門在她身後砰然關閉。其中一扇門上有一條標語:「我是一個公民。我愛我的國家。我將使我的國家變得偉大。」

她被帶入一個大廳,大廳裡有一個接待員,房間的每個角落都有攝像頭。梅塞姆開始解釋她沒有做錯什麼,並問她為什麼被帶到這裡。接待員呵斥道:「不要問問題。你坐著等吧!」

十分鐘後,幾十名衣著光鮮的男女老人在警衛的護送下湧了進來。一位戴著炫耀性珠寶的老年婦女喊道:「這是什麼意思?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的丈夫為副省長工作!」

大約十名身穿黑色特警制服的警察站在房間的前面。其中一人宣布,灌輸課程每天將持續六個小時。然後他說:「我們有個問題。這個地方正在變髒。我們必須打掃衛生。誰想做志願者?」

他把梅塞姆從人群中拉出來,「你看起來是這裡最年輕的人!你可以擦窗戶。」

當她抗議說她是個學生,不是清潔工時,他問她:「你有什麼重要親戚嗎?」然後他召來了另一名警察,說:「把她帶到拘留所。」

經過短暫的汽車旅行後,她被推入另一扇鐵門,走過一條走廊,這條走廊上裝飾著穆斯林女孩在戴面紗老師面前畏縮的壁畫。對面牆上是快樂的漢族婦女,她們帶領著一班滿臉笑容的孩子。

梅塞姆被帶入一個用牆圍住的院落。中間矗立著一個用木頭、鐵和皮筋搭建的中世紀酷刑器具。她嚇得一哆嗦,意識到這是一個臭名昭著的「老虎凳」。

那是在中午時分。八月沸騰的太陽高高掛在天空中。當她開始抗議時,十名警衛將她團團圍住:「這是個錯誤,我不應該在這裡,我沒有做錯什麼,我來自一個好家庭。」

其中一個警衛說:「讓我們給這個婊子看看誰是老大。」兩個人把她按在地上,扯掉她的鞋子。「蕩婦!」看守們喊道,「婊子!妓女!」

警衛們把梅塞姆抱起來,把她拖到椅子上。這迫使她背部直立,她的雙腿沿著長椅以令人痛苦的凸起角度伸展。她的前臂和小腿上被戴上了手銬。她告訴凱恩:「這種不適感是極端的。我們都聽說過老虎凳。他們就是這樣殺雞儆猴的,通過扭曲你的身體來折磨你。」

其他囚犯圍在一起觀看。她說:「他們就像從車禍的頭部創傷中恢復過來的病人,失去了他們的自我。他們似乎不能思考,不能問問題,不能表現出情感或說話。他們只是空洞地注視著我,然後被趕回大樓。」

看守們把梅塞姆留在陽光下,直到她的皮膚發紅、發燙。當他們終於解開帶子時,他們命令她站起來。一個人說:「你要舉起你的手臂,再站立幾個小時。」

他拿著一根警棍站在她身後。警衛告訴她:「你知道,如果你移動會發生什麼。」她不停地問自己:「我怎麼會在這裡?」

抗議
2021年7月1日,中共百年大慶這天,中共駐倫敦大使館前,爆發了支持新疆維吾爾人的大型抗議活動。(圖片來源: 看中國攝影圖 成容/看中國)

未進集中營的女人被任意強姦

即使對於那些沒有被關進營地的人來說,那裡的日常生活也是地獄般的。如果你是女人,你可能每天早上都會在一個由政府指定的陌生人身邊醒來,以取代你已經「失蹤」到營地的伴侶。中國當局堅持認為,發生這種情況時,男人不會佔女人的便宜。

每天早上上班前,這個思想改造者會向你的家人傳授國家美德,即忠誠、思想純潔以及與共產黨的和諧關係。

他會通過提問來檢查你的進展,確保你沒有被政府所謂的「思想病毒」和「三害」(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所「感染」。在上午的灌輸之後,你可能會聽到敲門聲。當地的社區監督員由國家任命,負責監視一個由十戶人家組成的街區,將檢查你的房子是否有「違規行為」,例如有三個以上的孩子或擁有宗教書籍。她可能會說,「鄰居們舉報了你」。

每天中午,如果你是女性,你必須服用政府規定的避孕藥。不過,你仍然是幸運兒之一:政府經常傳喚女同事到當地診所進行強制性絕育手術。政府說它想減少少數民族的生育率,聲稱這將導致經濟繁榮。

晚上,在家裡,你的孩子告訴你,他們那天在學校學到的愛國主義和和諧的黨的美德。你不要為他們的課程而爭論。老師告訴學生們,要舉報那些不同意他們的家長。

吃完晚飯,看完晚間新聞,在安裝在客廳的政府攝像機前,你和政府的思想改造者同床共眠。他有權力在床上為所欲為,因為他是國家派來的。如果你抵制他的挑逗,他就會編造一個指控,舉報你,你就會被送進集中營。

無處不在的監視系統

如果你開車去加油站或雜貨店買東西吃,在每個地方,你都要在入口處,在武裝警衛面前掃瞄你的身份證。掃瞄器旁邊的顯示屏會閃爍出「值得信賴」的字樣,這意味著政府已經宣布你是一個好公民,你將被允許進入。

收到「不值得信任」通知的人被拒絕進入,在快速檢查記錄後,可能會面臨進一步的問題。也許面部識別攝像頭拍到了他在清真寺祈禱。或者攝像頭記錄了他買了六包啤酒,人工智慧(AI)系統懷疑他有酗酒問題。他可能永遠不會知道原因。但每個人都知道,任何一個小插曲都會導致國家降低你的可信度排名。

警察接近並詢問他。他們在智能手機上用一個名為「一體化聯合作戰平臺」的APP仔細檢查他的身份,該平臺由政府利用數百萬個攝像頭、法庭記錄和公民間諜收集的關於每個公民的大量數據組成,所有這些數據都由人工智慧處理。

在「預測性警務方案」下,人工智慧確定他將來會犯罪,並建議將他送到一個營地。警察們把他帶走。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再教育後,他可能會在某個時候回來,也可能永遠不會再見到他。

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你身邊排隊的人身上或在工作中,最好不要注意。其他人可能會舉報你,希望得到政府的獎勵或更強的信任排名。

自2001年以來,中國一直在發動自己的「反恐戰爭」,以極端主義為藉口,迫害維吾爾族穆斯林。在過去20年裡,這已經升級為一項計畫,要消除他們的全部身份、文化和歷史,並強迫同化數百萬人。

一位官員在2018年1月說:「你不可能把藏在田裡的莊稼中的所有雜草一個一個地拔掉。你需要噴灑農藥來殺死它們。對這些人進行再教育就像對莊稼噴灑農藥。」

紅裙子是不夠「辟邪」的

作為一名在北京上大學的年輕女性,梅塞姆從未被她的教授們接受為完全的中國人。她皮膚白皙,是維吾爾族人,因此是外國人。儘管如此,她還是獲得了高分,甚至獲得了在國外攻讀碩士學位的許可,即在土耳其的安卡拉(Ankara)。

在那裡,她戴上了伊斯蘭面紗,但當她宣布,2014年回國後將繼續穿著傳統的穆斯林服裝時,她的父母感到很震驚。

相反,他們敦促她穿上鮮艷的紅色和粉紅色,這被認為是女性化的,並象徵著「良好的共產主義價值觀」。他們還希望她能對警察微笑。微笑和鮮紅的衣服是贏得接受的最可靠方式。

但是紅裙子還不夠。當他們一家住在鄉下的度假屋時,一位當地的黨政官員敲開了門。他說,他收到了鄰居的報告,他們家的室內院牆被塗成了淺藍色。

藍色是維吾爾族獨立運動的象徵。梅塞姆的家庭甚至沒有一面維吾爾族的旗幟,這一點無關緊要。院子不得不重新粉刷成紅色,這是值得信賴的顏色。

幾週後,梅塞姆的母親開門迎接一群警察。他們解釋說,她的女兒被帶去接受再教育,「以清除她頭腦中的意識形態病毒」。

她的母親立即開始給朋友和聯繫人打電話,懇求釋放梅塞姆,或至少將她轉移到一個能得到更寬鬆待遇的中心。最終,她與該市市長助理的助手進行了交談。她指出:「我女兒沒有被指控任何罪行。」

這位官員不以為然。他問道:「為什麼你的女兒是特殊的?我們必須照顧中心的5000名婦女。命令來自高層,而不是來自我們的辦公室。這不是我們能控制的。」

大學生的牢獄經歷

梅塞姆與大約20名婦女共用一個牢房,由兩個攝像頭監視。牢房的大小和客廳差不多,所以婦女們幾乎是肩併肩地站著。她們中的大多數人茫然地注視著空間,沉默不語。

梅塞姆說:「我不和她們說話,她們也不和我說話。沒人相信任何人。警察指定了一個牢房的老大,她的工作是管理牢房,監視囚犯,如果她們違反了任何規則,比如與其她獄友打架或沒有認真學習宣傳,就告訴看守。」

第一個晚上,梅塞姆無法入睡。在她的床鋪旁邊有一個馬桶,女囚們整晚都在使用。臭氣熏天。

早上6點,警報響起。日光燈亮起,女囚們紛紛從床上爬起來。洗完澡後,她們做起了健美操和伸展運動,同時有一個女聲通過擴音器宣讀指令和宣傳。

「現在向右伸展!向左伸展!向左伸展!保持住!跟著我念!愛我們的習近平主席!熱愛共產黨!讓我們從思想的病毒中解放出來!我們都必須成為優秀的愛國者!」

然後,囚犯們被命令站在一排後面,彎曲膝蓋,準備衝刺跑。一名女警衛喊道:「開始!」在一分鐘內,囚犯們在院子裡衝刺,直到他們到達他們的獎品:擺在地上的盤子裡的發霉麵包片。跑得太慢的人得不到早餐。

這幾天都是灌輸式的課程。有一次,老師在桌子上放了兩個水瓶。一個是空的,一個是滿的。「我說滿的水瓶裡是水。我也認為空瓶子裡裝的是水。你怎麼看?」一個學生舉起手,站了起來:「兩個水瓶都是滿的!」這就是「正確」的答案。

在另一次測試中,被拘留者在兩張桌子前坐下。左邊的桌子上散放著房子和院子的模型。右邊的桌子上放著微型AK-47突擊步槍和一枚手榴彈。

梅塞姆沒有得到任何指示。老師們只是看著她做什麼。她發現,「正確」的反應是將模型房屋、樹木和灌木重新排列成一個栩栩如生的家庭布局。

但是如果她碰了玩具武器,她就沒有通過測試。詭異的邏輯是,只有具有恐怖主義傾向的人,才會覺得處理槍支和手榴彈很舒服,即使是模型。

對失敗的懲罰是隔離一天或更長時間,然後再重複測試,直到她的思想得到「協調」。

獄警告訴梅塞姆,如果她的「受感染的思想」不被治癒,她將被判處強迫勞動--這是政府解決全國工廠工人短缺的辦法。

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一份報告,在2017年至2019年期間,超過8萬名維吾爾人被轉移出新疆,進入至少83家西方公司受益的勞動計畫,包括亞馬遜、阿迪達斯、卡爾文-克萊恩(Calvin Klein)、蓋普(Gap)和湯米-希爾費格(Tommy Hilfiger)。

大學教授被批鬥

梅塞姆的母親繼續為女兒的獲釋奔走,但當梅塞姆看到一段宣傳視頻,其中有一張她認識的面孔時,突破性進展出現了。她在北京上大學時的一位導師被戴上了手銬。

他的名字叫土赫提(Ilham Tohti),七年前,當梅塞姆還是他的學生時,他是一位著名的經濟學家和受人尊敬的維吾爾族知識份子。此後,他被判處無期徒刑,被指控感染年輕人的思想。視頻中的學生一個接一個地開始站起來譴責他。

一位學生說:「土赫提教授是一個滲透到我們思想中的恐怖份子,現在我在再教育中心,黨正在教我清除我頭腦中的土赫提的病毒。」

另一名學生宣稱:「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這三種病毒曾經存在於我體內,由於土赫提教授,這種病毒正在蔓延。但黨治癒了我。黨讓我走上了正確的道路。」他們高呼:「愛黨!愛國家!打倒惡棍土赫提!」

違心的「懺悔」

梅塞姆如夢初醒,終於掌握了中共對她的期望,她開始在筆記本上違心地寫下悔恨和懺悔的聲明:「我反思了黨的教誨。我錯了。黨是偉大的。國家是偉大的。黨是我的父親和母親,黨已經糾正了我。」三天後,她被釋放。現在她可以利用她的再教育的優勢,讓官員們相信她的思想已經得到淨化,因此她可以繼續在土耳其學習。

接下來是幾週的填表工作,她向官僚們提交了無盡的文件:「我的出生證明、住房登記、證明我從小學到大學的文件,甚至我祖母和祖父的死亡證明。」

因為她沒有使用之前的機票,所以不允許她乘坐飛機。官員們並不關心她錯過了那趟航班,因為她被關在拘留中心。最終,她被允許登上一輛大巴,進行為期四天的穿越邊境進入印度的旅程。從那裡,她飛往土耳其。

在接下來的幾週裡,梅塞姆與她的父母交換了信息,向他們保證她很安全,並且在努力學習。她的母親通過國家批准的微信發回了一些新聞片段。他們都很注意在信息中加入適當的愛國口號,承諾他們熱愛黨和習主席。

有一天,她母親的簡訊的語氣發生了變化。梅塞姆馬上猜到,現在是由一位中共官員寫的。她懇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些信息就停止了。梅塞姆現在確信她的父母都在拘留所裡--她擔心自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凱恩:或僅次於猶太人大屠殺

新疆是中國西北部的一個地區,其最近的邊界是哈薩克斯坦、阿富汗、吉爾吉斯斯坦和巴基斯坦。

該地區的大部分人口是維吾爾人(佔中國14億人口的不到1%),自2017年以來,估計有110萬維吾爾人(十分之一),被政府指控窩藏「意識形態病毒」和「恐怖主義思想」,並被帶往數百個集中營。一旦到了那裡,他們未經審判,就被判處從幾個月的拘留,到七年或更長時間的監禁。

許多集中營是由中學和其它建築改造而成,變成了酷刑、洗腦和灌輸的拘留中心。

這是自猶太人大屠殺以來最大規模的少數民族拘禁。由於中國政府極力壓制有關該情況的所有報導,外界對它知之甚少。但在截至2020年9月的三年裡,凱恩採訪了168名維吾爾族難民、技術工人、政府官員、研究人員、學者、活動人士,以及一名準備叛逃的前中共間諜。一些人要求凱恩在發表他們的採訪時使用假名。

他們的故事在日期、地點、地址和姓名等細微細節上保持一致。這些細節大多可以從衛星圖像、泄露的中國國家文件和中國企業在線發布的年度報告以及凱恩自己在新疆的觀察和旅行中得到證實。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