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耿和:我一定要找到他 無論生死!(圖)

2021-05-01 05:56 作者:孫誠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耿和
2021年4月28日,耿和接受自由亞洲專訪(孫誠拍攝)

【看中國2021年5月1日訊】中國知名人權律師高智晟遭失蹤已超過三年。本臺記者孫誠日前專訪高智晟律師的妻子耿和,聽她講述了為營救高智晟所做的努力。

記者:2017年8月13日以來,高智晟律師已經失蹤了三年多。能否談一談,這些年以來您為了營救他所做過的努力?

耿和:高智晟不是被迫害了三年,他被迫害了十六年,沒有一天的自由。非常感謝自由亞洲邀請我做的這個專訪,在過去的十二年當中,我主要是通過媒體採訪還有聽證的方式來營救我先生。中國共產黨在統治中國的這七十一年裡,製造了無數被迫害的政治犯。像我先生雖然不是坐牢最長的,但是他在過去十六年裡幾乎都是在單獨的囚禁、毒打、酷刑、監禁中強制失蹤。甚至關押他的武警、士兵跟他說一句話,他都會被處罰,這樣高強度的迫害持續了十六年。我想應該在中共歷史上,(高智晟)也是受難最深的政治犯之一吧。

記者:在這些年裡,您和您的家人在美國生活過得怎樣?有沒有遇到過什麼困難呢?

耿和:來美國十二年了,獨自把兩個孩子撫養成人了,不會英語的我同時也打了幾份工。但是現在,我和孩子可以正常地生活了。我是母親,所以也希望成為孩子的依靠和榜樣。生活中所遇到的任何困難和問題,都是正常的。回過頭來看,這都是我們成長中必須經歷的。但是,我也經常能想起我先生遭受的迫害,像黑夜黑頭套呀、囚禁呀、小號呀、非法拘禁呀等等,我感同身受。對他的那種擔憂,也折磨著我。一旦有閑暇,像聖誕節、感恩節、春節、元旦、生日等等,哪怕片刻手中的活停下來的時候,我都會心有餘悸:「唉,要是有我先生的消息多好呀」。我會隨手翻翻日曆,想想他過去十六年來從不放過任何一次能發聲的機會,去揭露發生在中國的人權迫害案件。所以,作為他的太太,我覺得與高智晟的苦比起來,這算什麼苦呢?

記者:您能否談談,在幫助高智晟律師的問題上,目前您對美國政府有什麼期許呢?

耿和:高智晟的待遇改善,相信也會整體推動中國政治犯的待遇,間接地拯救成千上萬的中國政治犯,這樣就(能)讓中共的權力有所顧忌。希望美國政府突破以往的施壓手段,作出更有效的營救方案。我覺得,到美國來的這十二年來,更明白了一點:自由從來不是免費的。高智晟因為自己的理想而受難,甚至死在自己祖國的土地,我想那是他的榮耀。我已經履行完了我作為母親的責任,現在我想徹底履行作為太太的責任。不管他(高智晟)在哪裡,不管是天上地下,我一定要找到他,不論生死!

記者:那麼,您希望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應該在哪方面繼續向中共施壓呢?

耿和:我是美國公民,美國政府有義務幫助美國公民一家團聚。希望美國政府能公開地提起高智晟的名字、談論高智晟的案子,以及希望美國使館官員能夠去打探高智晟、尋找高智晟,去探望高智晟的家人。高智晟的家人因為受到牽連和逼迫,姐姐跟姐夫都被迫自殺。營救高智晟不僅僅是因為我們一家,有一位身在美國的學者告訴我,高智晟所遭受的迫害是在關押的政治犯中級別最高的。高智晟在他的書中曾經也寫道,中共警察告訴他,他在公安部政治犯的代號是002,001是劉曉波。劉曉波已經去世了,高智晟現在就應該是001了,是共產黨的頭號政治犯。

高智晟這一次被綁架失蹤,如此長時間令高智晟杳無音訊、生死不知,他們應該是下了決心要害死高智晟。高智晟被失蹤是國際社會對劉曉波遇害漠視的直接後果。由此我推斷,如果高智晟不能得到援助的話,更多在中共監獄裡的政治犯都會面臨著高智晟這樣的結果。很明顯,國際社會對此根本沒有重視,國際社會縱容中共大肆迫害人權。(中共)這種不受約束的權力,也為整個世界帶來了動盪和不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