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奴才的願望(圖)

2021-04-21 21:37 作者:鍾劍華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香港學者、時事評論人鍾劍華斥建制派為放棄了腦袋與良知,以做奴才為尊榮。圖為建制派人士葉劉淑儀。(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香港學者、時事評論人鍾劍華斥建制派為放棄了腦袋與良知,以做奴才為尊榮。圖為建制派人士葉劉淑儀。(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看中國2021年4月21日訊】

《蟲蟲欣有托》

官人腸肚是蒼穹,無限風光腑肺中。

疝沉鳥道仍有托,屁動奔雷慶為蟲。

今天看到的盡是眾犬吠聲,那些建制蟲蟻不斷在自鳴得意,令人厭惡,感覺只是可笑可恥。去年今日曾經寫了首短詩諷刺這類人:

《官人的蟲蟲》

官人肚內幾條蟲,游曳心肝腑肺中。

總是屁門喧天後,早知味道別不同。

當有些人把「做奴才」作為一個「尊榮」與人生「志業」的時候,唯一的選擇是放棄自己的腦袋與良知。這種人的存活依靠,只能依負在主子身上,再無獨立的人格可言。對於他們來說,能夠得到這種依負,能夠得到主子的賞賜,可能還會感到十分幸福呢。但如果有朝一日他們的主子出了問題又將如何?

除了李蓮英之外,慈禧太后另外有一個寵信的太監叫崔玉貴。因為義和拳事件,引致八國聯軍入北京,慈禧太后蒼惶離開紫禁城避禍的時候,把怒氣發洩在珍妃身上,順口講了一句要把她投入井中。當時迅即作出反應,把珍妃抱起投入井中的正是崔玉貴。八國聯軍事件平息之後,慈禧太后回到紫禁城,不得不為這件事找個說法,就推說那時只是隨口說說,只是有人反應過快。結果崔玉貴便成為代罪羔羊,被驅逐出宮。初時他還不知好歹,四出招遙誇說自己的伶俐。後來才發覺原來這件事犯了眾怒,經常被人歐打,甚至追殺,他才知道做了奴才一旦失去不得民心的主子保護,日子可以很難過。而他的餘生都是在惶恐與躲避中渡過的。

李蓮英是在慈禧太后過身之後才離開紫禁城的,當時財富已經累積了不少,應該可以過安逸的生活了。但事實上他也不得善終,不知被誰殺死,被發現時已是身首異處。

作為奴才,就只能寄望其主子千秋萬代。一旦主子出了事,他們自己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想起了另一個有趣的故事。

唐朝有個詩人劉長卿,他的五言詩寫得十分好,被譽為「五言長城」。就跟很多著名詩人一樣,他也生性風流,其中一個曾經與他關係密切的,是唐代四大美女詩人之一李季蘭(原名李冶,與薛濤、魚玄機、劉采春齊名)。李季蘭也擅長五言詩,作為一個女冠詩人,過的是放任快意的人生。她曾經被愛情傷透了心,後來變得放蕩不羈,遊走於文人騷客之間,辦文學沙龍跟那些文人賦詩尋樂。

劉長卿患了嚴重的疝氣(即小腸氣),病況越來越嚴重,也風流不起來了。為了方便生活,他只得用布兜托起陰莖,才可以減少痛苦。

這件事李季蘭也知道。有一次在宴會上賦詩作對時,李季蘭竟然公開以詼諧的口吻問劉長卿:「山氣日夕佳?」(這是陶淵明的詩句)她用「山氣」含蓄指疝氣,問劉長卿的疝氣病好些沒有。

雖然事出突然,而且頗為尷尬,但劉長卿稍一定神,也用上陶淵明的另一詩句回應道:「眾鳥欣有托。」大家心領神會,即時哄堂大笑。

這可能也是一個可以令那些建制臭蟲安心的故事,雖然已經不中用,只要忠心耿耿為主子服務,可能他們的主子也要為了自己的舒適而要保住他們,托住他們的。當然前提是要像劉長卿那鳥一樣,雖然已經不中用,但又甩不掉。

香港現在這班建制臭蟲,有幾多個是能夠讓他們的主子甩不掉的呢?

文章為授權轉載,原文來自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 李松兒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