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奴才的愿望(图)

2021-04-21 21:37 作者:钟剑华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香港学者、时事评论人钟剑华斥建制派为放弃了脑袋与良知,以做奴才为尊荣。图为建制派人士叶刘淑仪。(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香港学者、时事评论人钟剑华斥建制派为放弃了脑袋与良知,以做奴才为尊荣。图为建制派人士叶刘淑仪。(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看中国2021年4月21日讯】

《虫虫欣有托》

官人肠肚是苍穹,无限风光腑肺中。

疝沉鸟道仍有托,屁动奔雷庆为虫。

今天看到的尽是众犬吠声,那些建制虫蚁不断在自鸣得意,令人厌恶,感觉只是可笑可耻。去年今日曾经写了首短诗讽刺这类人:

《官人的虫虫》

官人肚内几条虫,游曳心肝腑肺中。

总是屁门喧天后,早知味道别不同。

当有些人把“做奴才”作为一个“尊荣”与人生“志业”的时候,唯一的选择是放弃自己的脑袋与良知。这种人的存活依靠,只能依负在主子身上,再无独立的人格可言。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得到这种依负,能够得到主子的赏赐,可能还会感到十分幸福呢。但如果有朝一日他们的主子出了问题又将如何?

除了李莲英之外,慈禧太后另外有一个宠信的太监叫崔玉贵。因为义和拳事件,引致八国联军入北京,慈禧太后苍惶离开紫禁城避祸的时候,把怒气发泄在珍妃身上,顺口讲了一句要把她投入井中。当时迅即作出反应,把珍妃抱起投入井中的正是崔玉贵。八国联军事件平息之后,慈禧太后回到紫禁城,不得不为这件事找个说法,就推说那时只是随口说说,只是有人反应过快。结果崔玉贵便成为代罪羔羊,被驱逐出宫。初时他还不知好歹,四出招遥夸说自己的伶俐。后来才发觉原来这件事犯了众怒,经常被人欧打,甚至追杀,他才知道做了奴才一旦失去不得民心的主子保护,日子可以很难过。而他的余生都是在惶恐与躲避中渡过的。

李莲英是在慈禧太后过身之后才离开紫禁城的,当时财富已经累积了不少,应该可以过安逸的生活了。但事实上他也不得善终,不知被谁杀死,被发现时已是身首异处。

作为奴才,就只能寄望其主子千秋万代。一旦主子出了事,他们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想起了另一个有趣的故事。

唐朝有个诗人刘长卿,他的五言诗写得十分好,被誉为“五言长城”。就跟很多著名诗人一样,他也生性风流,其中一个曾经与他关系密切的,是唐代四大美女诗人之一李季兰(原名李冶,与薛涛、鱼玄机、刘采春齐名)。李季兰也擅长五言诗,作为一个女冠诗人,过的是放任快意的人生。她曾经被爱情伤透了心,后来变得放荡不羁,游走于文人骚客之间,办文学沙龙跟那些文人赋诗寻乐。

刘长卿患了严重的疝气(即小肠气),病况越来越严重,也风流不起来了。为了方便生活,他只得用布兜托起阴茎,才可以减少痛苦。

这件事李季兰也知道。有一次在宴会上赋诗作对时,李季兰竟然公开以诙谐的口吻问刘长卿:“山气日夕佳?”(这是陶渊明的诗句)她用“山气”含蓄指疝气,问刘长卿的疝气病好些没有。

虽然事出突然,而且颇为尴尬,但刘长卿稍一定神,也用上陶渊明的另一诗句回应道:“众鸟欣有托。”大家心领神会,即时哄堂大笑。

这可能也是一个可以令那些建制臭虫安心的故事,虽然已经不中用,只要忠心耿耿为主子服务,可能他们的主子也要为了自己的舒适而要保住他们,托住他们的。当然前提是要像刘长卿那鸟一样,虽然已经不中用,但又甩不掉。

香港现在这班建制臭虫,有几多个是能够让他们的主子甩不掉的呢?

文章为授权转载,原文来自作者脸书

責任编辑: 李松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