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垮塌一夜間:家喻戶曉的巨頭負債400億被擠兌(組圖)

2021-03-08 20:37 作者:財經冷眼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曾經是中國三大最富有村莊之一的江蘇華西村鳥瞰
曾經是中國三大最富有村莊之一的江蘇華西村鳥瞰(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1年3月8日訊】中共號稱自己是「無神論者」,可一直是喜歡造神的組織,不管是搞個人崇拜造神,造政治的神,毛澤東、焦裕祿、雷鋒等,還是造經濟的神,比如南泥灣、大躍進、畝產萬斤,還有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最終必然都會被破掉,一地雞毛。他們通過造神運動企圖穩定人心,給民眾打雞血,證明統治的合法性和有效性的企圖,最終也都被無情戳穿。

今天,我們主要跟大家講的就是40年來中國三大最富有的村莊之一的江蘇華西村,因為債務過高,已經發生了擠兌,在海內外引發大量關注。我們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件事對中國政治和集體經濟示範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在很多人的記憶裡,華西村就是一個「烏托邦式」的存在,也是40年來在很多方面保持著共產主義的一個樣板經濟,可以說,華西村這個怪胎的存在一定程度上給人留下了這樣的印象,比如,華西村家家住別墅,人人開汽車,戶戶存款過百萬,吃飯看病上學統統不花錢……這樣的「美夢」一度在華西村真實上演。

作為中國最富有的村莊之一,人均近9萬元的年收入,讓其把一線城市也甩在身後。筆者在10年前過去華西村,那個村子基礎設施和房子確實修得很好,如果再觀看它的宣傳片,看起來確實很富有。而如今,危機正在向這個「天下第一村」靠近。數百億的負債、乏力的轉型和「家天下」威權管理,正在加速把華西村拉下神壇。

這幾天在華西村上演的擠兌風波就是一個明確的信號。近日來,幾個瘋傳的視頻讓華西村捲入「擠兌」漩渦之中。視頻中,華西村廣場人山人海,人們冒雨排著長隊,疑似辦理財務方面的手續。網友質疑華西村遭「擠兌」,資金出現問題。在封面新聞的調查中,曾到現場排隊的村民李先生稱,24日起,華西集團入股分紅從30%變為0.5%,原因不明,引起村民恐慌,冒雨排隊兌付本金。

垮塌一夜間:家喻戶曉的巨頭負債400億被擠兌
利息6萬變100,華西村民冒雨排隊擠兌(視頻截圖)

2月26日下午,華西村發言人回應聲稱,視頻內容屬實,但不是擠兌,是外面的引資款到期兌付,因坊間傳言說成是「擠兌」,華西資金充足,兌付沒問題。

持續多年的高額分紅,為何驟然下降?沒人知道答案。但華西村是否真的資金充足,或許可以從一些跡象中找到答案。天眼查資料顯示,華西集團持有上市公司華西股份40.59%的股份,但在2021年1月26日,華西股份發布的2020年業績預告顯示,集團歸母公司淨利潤首次虧損,公告預虧3.9-4.35億元,同比下降169%至177%。這說明華西村的財務確實在惡化。

資金困境其實早有徵兆。根據統計,截至2018年3月末,華西集團負債總額達393.32億元,資產負債率達68.64%,其中有息負債為284.86億元,一年內的短期負債201.91億元。而同期貨幣資金為76.82億元,受限部分50.73億元,資金缺口顯而易見,基本高達300億左右。

和市場上對比,68.64%的負債率並不足以說明華西村不行了。但華西村的問題,遠不止眼前的資金困境。

在1960年的時候,華西村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村子。但一個叫吳仁寶的人,改變了這一切。

當時吳仁寶當上了村支部書記,並且掀起了「農業學大寨」的運動,對華西村有著很多大膽的想法。在村裡搞了一個十五年發展規劃,只用了8年的時間,就把原來1300多塊七高八低的零星田塊,改造成400多塊能排能灌的高產穩產大田,成為全國典範。

他幫大家吃飽飯之後,又開始想著幫大家賺錢。吳仁寶要搞「工業興村」,並頂著被批鬥的風險在華西村偷偷辦起了小五金廠。就這樣,當中國其他村還在忙著清算階級敵人的時候,華西村裡已經誕生了鄉鎮企業,賺了一大筆。公開數據顯示,到1976年,當時的華西大隊工副業達28.2萬元,已佔全年總收入的54.4%,集體積累(合資產)已經有60萬元,成為了遠近聞名的「幸福村」。

後來,安徽小崗村搞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時候,吳仁寶卻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沒分地,反而把土地和勞動力集中起來搞工業。吳仁寶認為,華西村的地本來就少,就算把地分了,靠發展農業也搞不出來什麼名堂,不如把土地集中起來搞工業,這樣才能致富。

事實證明吳仁寶又賭對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各地全是真空區、藍海區。集中力量發展工業的華西村,辦起了以冶金、紡織和有色金屬為主的40多個企業,全村95%以上的勞動力投入到了工業生產。1980年,華西的工農業總產值突破1億元,成為江蘇省第一個「億元村」。

再後來,華西村甚至還發現了旅遊業這個商機,搞起了旅遊業。一個經典的事件是,2007年8月8日,華西村斥資三十多億元,建造了高達328米,極盡奢華的龍希國際大酒店。店共設有826間客房,近5000個餐位,是國內最大的單體酒店之一。酒店裡最著名的,就是那個重達一噸的金牛。

根據相關數據瞭解到,在華西村旅遊產業達到頂峰時,它每年接待的遊客數量已超250萬人,由此誕生了華西「天下第一村」的稱號。從2001年開始,華西通過「一分五統「的方式,幫帶周邊20個村共同發展,建成了一個面積35平方公里、人口達30340人的大華西,組成了一個「有青山、有湖面、有高速公路、有航道、有隧道、有直升機場」的鄉村。

2013年,吳仁寶逝世,這導致了華西村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華西村的發展便逐漸走向衰落。沒有制度,只依靠個人的體制注定走不了多遠。

吳仁寶逝世後,兒子吳協恩接手了華西集團。此時,留給這位接班人的市場環境已經大不相同——1978年的吳仁寶面臨的是藍海,而吳協恩卻是紅海。能發財的機會基本都被挖掘了,能發展的產業,別人也都發展了。

2008年是華西村走到巔峰後的轉折點。在那之後,華西村賴以發家的紡織、鋼鐵都成了夕陽產業,開始走下坡路。吳仁寶留下的三大基業——鋼鐵、紡織和旅遊,都成了過去式。但吳協恩時代的金融投資,與其說是轉型,不如說是病急亂投醫。房地產、網際網路、金融……什麼熱就投資什麼,到頭來欠下一屁股債。

幾年前,那篇題為《中國最富村負債389億,天下第一村華西村到底經歷了什麼?》的文章更是讓華西村的窘狀暴露無遺。事實證明,如果沒有良好的管理,金山銀山也會被敗掉。

華西村財富權力分配也有問題,村裡的幹部,基本是吳仁寶的家人。一個家族把持著華西村的全部!

一張華西村的治理圖曾在網上廣為流傳。在這其中,吳仁寶第四子吳協恩作為接班人,擔任華西村黨委書記、主任,華西集團董事長。除此之外,吳仁寶的長子、次子、三子、女兒、孫子、孫女,包括弟媳、侄甥、外孫等都在華西村擔任要職,牢牢把持著華西村的各大利益關口。

華西村吳仁寶家族官譜圖
華西村吳仁寶家族官譜圖(網路圖片)

2004年,復旦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周怡就曾研究過,吳仁寶四個兒子可支配的資金佔華西村總量的90.7%。以「共同富裕」為終極使命的「天下第一村」,儼然淪為了吳家的天下。

如今看來,華西村成功的最大原因,來源於改革開放的浪潮,來源於時代給予的紅利。而一旦華西村走上家族式管理的老路,失敗似乎是一種必然。與其說,華西村是集體企業,不如說華西村是家族企業。

另一方面,生活在華西村的村民,也沒有媒體宣稱的那麼富裕、悠閑。實際上,華西村民雖然是大鍋飯,但也是很受限制的。比如,他們只能在村裡工作,如果不遵循當地規則,則可能被逐出華西村。而且,即便村民的子女能考上好大學,哪怕國外留學,畢業之後也大多回到華西村工作,不然學生的父母在村裡就會有風言風語的影響。華西村民看似家家別墅、豪車,有工作。但實際上,別墅、汽車產權也不是自己的,村民住的房子只是村裡的房子。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產權問題,大家還是在吃大鍋飯。

如果華西村還在盈利的話,每年大家都有分紅,吃大鍋飯也未嘗不可。但是從去年起,華西村開始首次歷史性虧損了,當初承諾30%的分紅只變成0.5%,樹倒猢猻散,大家來紛紛提款擠兌也是必然的。

華西村曾風光一時,但其泡沫化早有脈絡可循,很多大中型企業都變成國資控股,村級的資本不多。2019年3月,就已傳出華西集團負債將近390億元人民幣,現在淨資產只有70多億,而且資金開始虧損了,還債可以說幾乎是不可能了。

未來華西村被債務壓垮徹底破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這個以集體經濟為名的村子,必然也會和中共曾經吹捧的意識形態一起垮掉,這也是必然的。這一天已經越來越近了。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