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什麼是白左?(圖)

2021-03-05 07:35 作者:曈小曈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推特公司在加州舊金山的總部大樓
推特公司在加州舊金山的總部大樓(圖片來源: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3月5日訊】前言

白左,是現在很流行的一個詞彙,用來描述後現代歐美福利社會的某種公共觀念/群體。本文從兩個案例出發,剖析一下白左的思維方式。

第一、兩個案例

經常看到一個觀點,沒有白左,就沒有今天海外華人的權利。潛台詞是華人不要站錯隊了。確實,白左一直搞平權運動,看上去華人搭了一些順風車。但是,運動式的平權,早已遠離生活的常識,走向法治的反面。

法案一加州的16號提案

16號是由加州民主黨議員ShirleyWeber提出的一項法案,要求在教育、就業和公共投資等各方面考慮種族因素。其理由是「亞裔入學比例多年來一直高居不下,實在不公平」,所以要平均各種族受教育的權力。

理由:保護弱者、保護黑人的受教育權利

方法:按種族比例分配入學名額

法案二拜登的男女同廁令

在美國,LGBT因為上廁所和其它人經常衝突。歐巴馬政府2016年5月向全美公立學校發出廁所使用指引,不執行的公立學校將被取消聯邦補助,後被川普(特朗普)推翻,現在拜登又簽署男女同廁令。簡單地說,LGBT學生可以按照自己的「心理」來選擇男女衛生間。

理由:保護弱者,保護少數群體權利

方法:LGBT有權自行選擇性別上廁所

上述二個法案,理由都很高大上,沒問題。問題出在哪裡?問題出在缺乏對社會理想、實現路徑、實施結果的深度思考。

關於理想,世人有萬千理想。有人期望好吃好喝,有人期望自由自在。有人期望整齊劃一,有人期望豐富多彩。理想並不代表天然正義,理想也可以是盲從與愚忠。沒有實現理想的路徑,理想就成為烏托邦。

烏托邦式的理想,是一種信仰,一種劣質的信仰。白左的信仰,是平等是博愛,把所有人都變成一樣,他們把這個定義為平等。

關鍵在於理解,什麼是平等?

世上有很多抽象的高級詞彙,人們有不同的解讀。對平等的不同理解,形成了不同的觀念。群體觀念的差異,形成了不同的社會:

分類、實施方法、結果、博弈論、權利平等、法治規則、公平自由、雙贏、結果平等、道德口號、退化死亡、雙輸。

權利平等(右)。在同一價值共同體內,不區分性別、種族、地域等個體差異,通過推動法治和規則,讓每個人都各展所長,實現最大化的公平和自由。比如華人重視教育,自然上大學比例高。黑人體育好,就在很多賽場佔統治地位。

結果平等(左)。強調性別、種族、地域等因素,不管好生差生,不管個體偏好,不管是否努力,最後分數都一樣。當平均主義氾濫,意味著鼓勵不勞而獲,結果是全社會智力愚化、道德劣化。

上面的16號法案,就是以平等(平均)之名把作弊合法化,通過歧視的方式追求結果平等。以前我們考試作弊,都是小心翼翼地,滿心忐忑怕被抓。這驢黨來了,一看同志們成績不行啊,這太不公平了,那我直接搞個法律來幫你們作弊。按照這個思路,黑人佔總人口的13%,NBA應當解雇大多數黑人球員,這樣的球賽還能看嗎?以此推理,總統、州長、法官、醫生、律師都應當按照人口比例分配名額。

拜登的廁所令,同樣是以平等(平均)的名義,製造出LGBT的特權。這樣的政策下,多數學生的權利受到損害,導致更大的社會不公。同樣的,還有莫名的女權。為了打倒所謂的男權,左派卻製造出來一個女權的概念。結果,卻是對女性權利的更大損害。

可以清晰地看到,現在歐美所謂的「平權運動」,表面上是權利平等(自由)的名義,實際上是結果平等(平均)的歧途。被冠以「平等」帽子的平均主義,站到了道德高尚的高地,成為歐美社會不得質疑的政治正確。誰要是批評落後,誰就是歧視就是種族主義。

很明顯,白左眼裡的平等,是結果的平均,是偽平等。正如《動物莊園》所描述的,在白左的世界,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它動物更平等。

第二、白左的概念

中文裡的」白左」的概念,對應英文應該是退化的左派(Regressive left),看下英文解釋:The regressive left is apolitical epithet used to negatively characterize asection of leftists who are accused of holding politically regressive views(as opposed to progressive views)by tolerating illiberal principles and ideologies for the sake of multiculturalism and cultural relativism.出於文化多元主義和文化相對論的理由,對非自由原則和意識形態採取容忍甚至支持態度的「左派」。

所謂的文化多元主義和文化相對論,就是認為各種文化都有同樣的價值。從文化相對論出發,將走向道德辯證法。群體道德觀是法治的基礎,社會道德觀的混亂導致嚴重後果,後果就是,法治水平下降,社會走向失序。這正是歐美社會面臨的困境。

人們正常的認知,是從事實判斷到價值判斷。因為沒有事實判斷,價值判斷就失去了基礎。而白左的認知方式正好相反,他們以為手握「平等」(其實是平均)的道德大棒,誰反對就打誰。

當你質疑的時候,他們會真誠地問:「如果我是愚蠢、自食其果的白左,那你們又是什麼?」潛台詞就是「因為我是好人,質疑我的就是錯的,反對我的就是壞人。」。

白左群體的常見表達:

在雞蛋和牆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一邊。

一切信仰都值得尊重。

聽著很高大上的句子,很容易讓人感動。但是,牆的功能即可以封閉,也可以保護,萬一是個臭雞蛋呢?有信仰不代表正義,如果信仰的是一坨屎呢?

但是,思考這些問題都太複雜,白左是不屑的。如果你出質疑,他們就會非常惱怒。有次討論宗教問題,有群友問了一句:「宗教能夠批評嗎?」,就被群主踢了出去。這些人張嘴平等、閉嘴博愛,卻容不下一個簡單的問題。

第三、歐美的白左

很多白左家庭條件優越,受過高等教育,他們很善良,很願意幫助他人。但是,他們的成長過程有二個問題:

一是長期衣食無憂的生活,讓他們不食人間煙火。他們無比善良,以為一切福利都是應該,一切權利都是上天賦予,世界就大體如此。

二是從小無條件的鼓勵,讓他們以為世界都是正能量。世界上應該都是好人。如果有壞人,那是因為他們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

白左簡單化的腦子,難以理解複雜的世界。想起了當年晉惠帝的問題,何不食肉糜?他們無法理解飢餓、貧窮可能讓人變成野獸,長期的封閉環境和思想灌輸更會讓人不如野獸。窮山惡水出刁民,福利窩裡養傻子。白左的腦子裡,從原先符合常識的價值判斷,轉變為一種特殊的自虐的思維模式,叫做「政治正確」。所以,白左被輪姦後,不能報案。

2015年10月,在意法邊境一個難民營工作的女志願者向外界公開了自己的不幸遭遇:一個多月前,她被難民營裡的一群蘇丹籍難民輪姦。她之所以沒立即報警,是因為「其他人要我保持沉默」。他的同事們勸她保持沉默,因為他們要保護弱者,要建立一個美好的世界。他們所做的,是對下一批施暴者的激勵。所以,巴黎槍擊案後,媒體不報導凶手身份。

2002年起,巴黎發生多次槍擊案和騷亂後,新聞報導都不能提到凶手身份,並禁止談論凶手的宗教。人們為死難者點蠟燭獻花,但僅此而已。他們拒絕說出真相。他們說要保護弱勢群體,要保護宗教自由。他們所做的,是為下一批受害者保持死亡通道。後來,2015年1月巴黎漫畫雜誌《查理週刊》12名媒體人被槍殺。白左思想的大本營法國,成為歐洲各種恐襲、街頭暴力和騷亂最嚴重的地方。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白左無法理解,能夠威懾暴力的,只有暴力。相對法國人的蠟燭和眼淚,以色列的定點清除管用的多。當然,現在的刀片式導彈又省錢又除首,開啟了更好的反應模式。

綜述

參差不齊乃大自然常態,彼此對等是社會基本規則。先賢早就說:「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如果不解,那就去想一下為什麼孔子要表揚「子路受牛」,批評「子貢讓金」。

歐美白左和傳統左不同,是後現代福利社會中智力下降的結果。白左的道德,對人對已雙標,所以是虛偽的。白左的善良,直覺未經思辨,所以是膚淺的。虛偽的道德和膚淺的善良,卻是大惡,最終通往地獄。如何判斷虛偽和膚淺,有個最簡單的方法,那些不能質疑的道德觀,那些不能批評的善意,都包含著思想的瘟疫。

有人說,就讓白左自己作死算了。但是,如果白左僅僅是把自己作死,那也無所謂。他們的問題,在於真理在手,在於自以為義,非要強制他人一起倒楣。

那該怎麼辦,其實也簡單,用對方能夠聽得懂的方式進行對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歷史之瞳公眾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