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日千里的神足通竟發生在當今的社會(下)(圖)

2021-02-27 05:3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黃延秋回憶:他去的北京劇院的位置與當天上演的劇目都相符。
黃延秋回憶:他去的北京劇院的位置與當天上演的劇目都相符。(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接上文

第三次瞬移9月20日

黃延秋在第二次失蹤後,於9月11日回到了村裏。沒幾天,他就又失蹤了。這一次的失蹤就更神奇了。這天夜幕降臨,晚飯以後,黃延秋去大隊記工分回來,已是深夜十點多鐘。他剛進院子,忽感頭暈目眩,頓時失去知覺。等醒來後,卻躺在一家旅館裏。旁邊坐著兩個年輕人,自稱是山東籍人,告訴他這裏已是距肥鄉區一千公里以外的甘肅省蘭州市,並說他在南京遇到的通警和送他到部隊的軍人都是他倆裝扮的,前兩次失蹤也是他們安排的。這次帶他出來,初定9天遊覽9大城市。

黃延秋自己說,當晚,吃過爲他準備的晚飯後,兩個陌生人就揹著他向北京的方向騰空飛馳,至少一千二百公里的路程,一個小時即到。

在北京市,他還經歷了沒有買票,直接進入長安劇院看戲,而兩名檢票員則是毫無反應。出場後三人又飛到天安門廣場,降落在一根華裱前。陌生人對廣場周圍的景色作了簡要介紹,看了大約10分鐘左右,黃跟兩個人離開了廣場,走進不遠處一家旅館裏,神祕人改用普通話並出示了「省級介紹信」登記了房間。在當時那個年代,這個「省級介紹信」可是很難開的。

之後三人飛往天津,照例是一個小時即到。三人又是在檢票員的眼皮底下無票入場看了電影。

兩人說下一站要去哈爾濱。在哈爾濱逛了一家百貨商場之後,傍晚又前往長春。次日去了沉陽。接下來,他們到了福州、南京、西安,9月27日晚又回到蘭州。第二天晚上,他被送回了家裡的棗樹下。

黃延秋回憶說,飛行人把他背在背上,他能感到揹他的人有常人的體溫,根據看到的物體估計,飛離地面約「一丈」多高,約三米左右,四肢不動,也沒有風,速度像跑一樣快,中途一般不停留,雖然各城市距離不等,都是一個小時即到。

讓他驚異的還有,二人懂很多地方的方言,到哪就用哪的方言,住旅館時,要哪裡的介紹信都有(那個年代,沒有介紹信就無法入住旅館),每到一地,一個看護他,一人去不知何處取回一式三套軍用服裝穿上,走時又脫下送回不知何處。那兩人除了衣物,隨身連個提包或用具之類的,一概沒有,凡能留紀念的東西一律不許帶,並且拒絕照相。錢不多,也不少,一日三餐,起居飲食一如常人。

後來,食宿不再花錢,如入無人之境。黃延秋說:「我有時心裏很緊張,但知道逃跑也沒用。他們兩人輪著看著我。飛行人說,玩夠了就讓你回去」。

事件的真實性

黃延秋的瞬移都有間接或直接的人證或物證。第一次經歷中有電報;第二次經歷中,部隊對他進行了詳細的調查,並匯報到邯鄲市地委備有存檔;第三次經歷中,根據黃延秋本人的回憶,各地天氣與當時的九大城市天氣情況相符,他去的北京劇院的位置與當天上演的劇目都相符。

事件的證人中有官員、軍人、公安局長等。當時的肥鄉縣宣傳副部長逯尚林表示,當年他怎麼聽也不相信,然而卻有電報時間證據、上海周邊部隊的領導接放人手續、公安部文件、外加大量人證指證歷歷可見,包括當時肥鄉縣公安局長。

再說,在當時的年代背景下,一天只掙幾個工分的黃延秋何來的路費也是一大疑問。農村當時沒有任何公共運輸體系,更談不上計程車,所以從東北高村到45公里外的邯鄲市火車站這段路途本身就是一大問題。那時,不論他搭誰的便車出去都很容易留下人證而被戳穿,況且當時文革剛結束,農村的車輛有限,一般是國營單位才有車輛。

25年後的催眠調查

黃延秋事件實在是太離奇,太不可思議了。科學界也一直想解開這個迷。2002年12月14日上午九時,中國UFO協會北京市分會的調查員張靖平、肥鄉縣UFO協會理事長冀建民與中國著名的催眠大師北京大學醫學部教授吳醫師協同黃延秋一同來到中國人民解放軍302醫院,對黃延秋髮生在25年前的經歷,進行了催眠調查。

催眠中吳醫師和張靖平對黃延秋所述,除了細節更清楚、明晰之外,沒有不實之處。過程中,還根據黃延秋的描述畫出了那兩位飛行人的畫像。但是,這期間又發生了更讓人震驚的事。就在最後一次催眠進行的時候,黃延秋突然被曾揹他飛行過的高登民叫醒,催眠被強行中止了。這讓事件更添謎團、匪夷所思。

被網友戲稱爲現代神劇的央視科教頻道《走近科學》欄目於2005年7月30日至8月1日對黃延秋事件做了連續追蹤報導,節目中的「磚家」稱黃延秋是夢遊,贏得無數網友的輕笑。而且,黃延秋事件被記錄爲是一起UFO事件,很多網友也都不認同,你怎麼看呢?

據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記載,早在200年前,山東就發生過類似的瞬移事件。掖縣知州林禹門有個80多歲的祖父,一天,老人家正在門外的椅子上坐著,讓僕人回屋拿點東西,僕人回來時發現老人家連人帶椅子都不見了,家人慌忙四處找尋,剛好林禹門的友人從幾百公里外的嶗山回來,告訴他說老人家在嶗山的廟裏。林禹門連忙派人到嶗山,果然在廟裏找到祖父,可廟裏的老和尚說,不知道老人是怎麼來到廟裏的。老人家說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來的,只覺得是被兩個人駕著飛過來的,而且他不認識那兩個人。

有意思的是,紀曉嵐筆下的神足通故事,和黃延秋事件中的飛行人,都是2個人同時行動,在其他的類似事件中,飛行人也大都是2人一組的出現。這又是一個迷。

責任編輯: 岳爾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