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日千里的神足通竟发生在当今的社会(下)(图)

2021-02-27 05:3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黄延秋回忆:他去的北京剧院的位置与当天上演的剧目都相符。
黄延秋回忆:他去的北京剧院的位置与当天上演的剧目都相符。(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上文

第三次瞬移9月20日

黄延秋在第二次失踪后,于9月11日回到了村里。没几天,他就又失踪了。这一次的失踪就更神奇了。这天夜幕降临,晚饭以后,黄延秋去大队记工分回来,已是深夜十点多钟。他刚进院子,忽感头晕目眩,顿时失去知觉。等醒来后,却躺在一家旅馆里。旁边坐着两个年轻人,自称是山东籍人,告诉他这里已是距肥乡区一千公里以外的甘肃省兰州市,并说他在南京遇到的通警和送他到部队的军人都是他俩装扮的,前两次失踪也是他们安排的。这次带他出来,初定9天游览9大城市。

黄延秋自己说,当晚,吃过为他准备的晚饭后,两个陌生人就背着他向北京的方向腾空飞驰,至少一千二百公里的路程,一个小时即到。

在北京市,他还经历了没有买票,直接进入长安剧院看戏,而两名检票员则是毫无反应。出场后三人又飞到天安门广场,降落在一根华裱前。陌生人对广场周围的景色作了简要介绍,看了大约10分钟左右,黄跟两个人离开了广场,走进不远处一家旅馆里,神秘人改用普通话并出示了“省级介绍信”登记了房间。在当时那个年代,这个“省级介绍信”可是很难开的。

之后三人飞往天津,照例是一个小时即到。三人又是在检票员的眼皮底下无票入场看了电影。

两人说下一站要去哈尔滨。在哈尔滨逛了一家百货商场之后,傍晚又前往长春。次日去了沉阳。接下来,他们到了福州、南京、西安,9月27日晚又回到兰州。第二天晚上,他被送回了家里的枣树下。

黄延秋回忆说,飞行人把他背在背上,他能感到背他的人有常人的体温,根据看到的物体估计,飞离地面约“一丈”多高,约三米左右,四肢不动,也没有风,速度像跑一样快,中途一般不停留,虽然各城市距离不等,都是一个小时即到。

让他惊异的还有,二人懂很多地方的方言,到哪就用哪的方言,住旅馆时,要哪里的介绍信都有(那个年代,没有介绍信就无法入住旅馆),每到一地,一个看护他,一人去不知何处取回一式三套军用服装穿上,走时又脱下送回不知何处。那两人除了衣物,随身连个提包或用具之类的,一概没有,凡能留纪念的东西一律不许带,并且拒绝照相。钱不多,也不少,一日三餐,起居饮食一如常人。

后来,食宿不再花钱,如入无人之境。黄延秋说:“我有时心里很紧张,但知道逃跑也没用。他们两人轮着看着我。飞行人说,玩够了就让你回去”。

事件的真实性

黄延秋的瞬移都有间接或直接的人证或物证。第一次经历中有电报;第二次经历中,部队对他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并汇报到邯郸市地委备有存盘;第三次经历中,根据黄延秋本人的回忆,各地天气与当时的九大城市天气情况相符,他去的北京剧院的位置与当天上演的剧目都相符。

事件的证人中有官员、军人、公安局长等。当时的肥乡县宣传副部长逯尚林表示,当年他怎么听也不相信,然而却有电报时间证据、上海周边部队的领导接放人手续、公安部文件、外加大量人证指证历历可见,包括当时肥乡县公安局长。

再说,在当时的年代背景下,一天只挣几个工分的黄延秋何来的路费也是一大疑问。农村当时没有任何公共运输体系,更谈不上出租车,所以从东北高村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火车站这段路途本身就是一大问题。那时,不论他搭谁的便车出去都很容易留下人证而被戳穿,况且当时文革刚结束,农村的车辆有限,一般是国营单位才有车辆。

25年后的催眠调查

黄延秋事件实在是太离奇,太不可思议了。科学界也一直想解开这个迷。2002年12月14日上午九时,中国UFO协会北京市分会的调查员张靖平、肥乡县UFO协会理事长冀建民与中国著名的催眠大师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吴医师协同黄延秋一同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302医院,对黄延秋发生在25年前的经历,进行了催眠调查。

催眠中吴医师和张靖平对黄延秋所述,除了细节更清楚、明晰之外,没有不实之处。过程中,还根据黄延秋的描述画出了那两位飞行人的画像。但是,这期间又发生了更让人震惊的事。就在最后一次催眠进行的时候,黄延秋突然被曾背他飞行过的高登民叫醒,催眠被强行中止了。这让事件更添谜团、匪夷所思。

被网友戏称为现代神剧的央视科教频道《走近科学》栏目于2005年7月30日至8月1日对黄延秋事件做了连续追踪报导,节目中的“砖家”称黄延秋是梦游,赢得无数网友的轻笑。而且,黄延秋事件被记录为是一起UFO事件,很多网友也都不认同,你怎么看呢?

据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记载,早在200年前,山东就发生过类似的瞬移事件。掖县知州林禹门有个80多岁的祖父,一天,老人家正在门外的椅子上坐着,让仆人回屋拿点东西,仆人回来时发现老人家连人带椅子都不见了,家人慌忙四处找寻,刚好林禹门的友人从几百公里外的崂山回来,告诉他说老人家在崂山的庙里。林禹门连忙派人到崂山,果然在庙里找到祖父,可庙里的老和尚说,不知道老人是怎么来到庙里的。老人家说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只觉得是被两个人驾着飞过来的,而且他不认识那两个人。

有意思的是,纪晓岚笔下的神足通故事,和黄延秋事件中的飞行人,都是2个人同时行动,在其他的类似事件中,飞行人也大都是2人一组的出现。这又是一个迷。

責任编辑: 岳尔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