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嬉遊記之絲路篇(7)(圖)

2021-02-20 06:00 作者:李奇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新疆自然風光。
新疆自然風光。(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接續:嬉遊記之絲路篇(6)

水節

當晚即回克拉瑪依休整,等待另一位驢友的到來。正巧碰上克市的水節。慶祝北水南調工程的完結。第一次聽說有水節這回事,自然不會錯過觀看。

原來為解決這建於浩浩戈壁灘中城市的飲水問題,政府花了三年時間把往北注入北冰洋的額爾齊斯河從哈沙克境內通過水渠,引到克市。

為此還修建了九龍潭。真的是有九條龍噴水,非常壯觀!水節規模龐大,連放了兩天的禮花。市中心廣場上載歌載舞,一派升平景象。

塞裡木的藍

告別小徐家,與新驢友同行共赴西疆,晨抵塞里木湖。

這是一個壯麗的高山湖,與游友同策駿馬上山頂眺望,一切盡收眼底。雪山,草包,氈包。駿馬圍襯著這片寬廣如鏡的湖水。

它的藍能讓人醉。倘若有人畫它,我想是無法調配出這樣的藍,這麼美的讓人難以置信的藍。似乎在向人們訴說那古老又淒美的愛情故事。(相傳塞里木湖是由一對為愛殉情的年輕哈薩克人的淚水彙集而成)。

我以為所挑的白色駿馬會是一頭好馬,沒想到卻是烈馬。下山的路上是一路的驚險狂奔,只把我連人帶馬衝進湖裡!能倒在這一旺藍色的美湖裡,也認了!如此平靜純青藍的湖水,能否洗滌純淨我的身心?

一韻酡紅伊黎河

離開塞裡木湖,經果子溝,很快就來到了新疆境內距國境線最近的大城市——伊寧。這裡有維族、哈族,還有俄羅斯族等。一路聽到不少關於維族暴動的駭聞,都告誡咱們最好不要晚上出門。

趁著傍晚天還沒黑,我倆急急乘塔2路公共汽車出發,即使在公車上,也已目睹了一場漢維間的對抗,氣氛異常緊張。

快到伊黎河大橋時。天黑的很快,身邊再也看不到漢人,不斷有好心人警告我們不要到伊黎河大橋那邊以及周邊,那邊沒有一個漢人。

驢友是一個大男人居然怕了,既然已經來到橋頭了,沒理由不看一眼壯美的伊犁河大橋。於是我帶著一顆化緣的心毅然敢死前往,驢友便停在橋頭等我。

來到了伊犁河大橋的中間,遙望兩端的伊犁河。夕陽下,伊黎河伸展出一大片輝宏、壯觀的畫面。橋面上的每一張臉似乎被這醇酒般的醉人的霞光灌成一韻酡紅。

而橋頭兩邊維吾爾族餐館那本色的妖紅,挑逗令人按捺不住的渴望。紅色的圓頂建築下垂著玫紅色的帷幔。沒有牆,只有花式的柱子,透著沒有遮攔的情調,分外妖嬈。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