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小粉紅」的史觀是怎樣被改變的?(圖)

---一个法國人眼中的中國近代史

2022-03-08 08:45 作者:李奇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文革期間,毛澤東要打倒誰,周恩來就出賣誰。
文革期間,毛澤東要打倒誰,周恩來就出賣誰。(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

【看中国2022年3月7日讯】米迦是物理學家,畢竟我也是科學家庭出身,有時喜歡和他聊科學領域和玄學方面的事情。還有,他很喜歡跳拉丁舞,我也喜歡。經常邀請我去不同的餐廳吃飯同時隨地翩翩起舞。法國人那不隱瞞的浪漫,讓周邊用餐的客人共同感受我們的愉悅的舞姿。米迦很喜歡和我跳舞,他覺得我跳舞很輕,像燕子般很容易帶跳飛旋。在一起起舞中我們雙雙墜入愛河……

一天,米迦邀請我上他家吃飯。他很注重食材,所有的蔬菜都是有機食品。

「先來杯咖啡還是茶?」米迦微笑著問我,同時放起了他最喜歡的拉丁音樂。

「茶吧,我還不太會喝咖啡」

「你想喝什麼茶?灰茶綠茶黑茶茉莉花茶?」米迦週到的問。

「綠茶加茉莉花,如果可以的話。」

「當然,我尊貴的女士!」

我和米迦對望笑了笑。

今天米迦親自下廚,在愉悅的拉丁背景音樂下,我隨手把身邊紫色的餐巾摺成玫瑰送給米迦作為感謝他的邀請。

餐後,我問米迦想不想去中國,米迦淡淡的回答不想。我很訝異!

「你不喜歡中國嗎?」米迦說他目前還沒有心理準備去接受這個國家。

我聽了有點惱火,追問米迦,「中國有什麼不好嗎?」怎麼當年有點小粉紅

米迦淡淡的回答:「這是一個共產集權的國家,一個迫害西藏法輪功的國家對我沒有吸引力。」我弱弱的回答:「法輪功我還不清楚,可是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

米迦仰起頭回答「中國沒有言論自由,西方人是無法接受的。你看法輪功只是一個強身健體的氣功,只有獨裁政權能做出禁止人民煉功,還活摘他們的器官的暴行,人權高於國家,一個不尊重人權甚至沒有信仰和言論自由的國家當權者沒有權力代表人民。」我依然振振有辭:「你有證據嗎?就算是,那也只是個別人不好,並不是所有的共產黨都不好啊?」

米迦說:「既然接上上次的話題了,我就實話告訴你吧,中國共產黨和西方的共產黨沒啥兩樣。雖說西方的所謂民主也是假民主,左派右派兩黨基本上都被同一大財團操控。用你們中國人的說法,就是換湯不換藥。但表面的文明還是維繫著,還有一定的自由,如言論自由。不會搞活摘器官集中營之類的反人類的罪行。關於法輪功的證據我們改天再深入聊。而中國共產黨是高度集權獨裁,直接就是赤裸裸的殘暴,根本不把人民的生命當回事,邪惡無恥至極!這完全是魔鬼極權統治體系,把此西方魔鬼體制引入中國的毛澤東本身就是殺人狂魔,殺的人比列寧斯大林希特勒多得多!周恩來也是殺人不眨眼的惡棍,並不是什麼光鮮亮麗的傢伙。」

我趕緊打住:「你胡說,毛澤東抗戰救國有功,戰爭能不死人嗎?毛功大於過啊!周恩來日理萬機是個好總理!」

米迦說:「看你頭腦沖昏在洗腦國度裡了。西方都知道毛是殺人狂,是與希特勒和斯大林並列的20世紀三大惡魔之一。你們感恩戴德的中國共產黨並沒有抗日,是蔣介石抗日。毛通姦日本並西逃沒日本鬼子的西部鄉下,給你們洗腦成所謂的長征抗日。待蔣介石奮血抗戰成功後又回來欺騙蔣要求國共合作。卻搞事變篡權並竄改歷史。為了洗腦老百姓支持其獨裁極權,把西方民主自由國家醜化成所謂資本主義侵佔中國的列強。什麼時候西方真的侵佔過中國呢?」

我瀋思了一會兒:「真如你說的那樣嗎?八國聯軍時期西方不是侵佔過中國嗎?」

米迦笑了笑:「就知道你這麼問,當年西方來中國只是想做生意,腐敗的慈禧為保其獨霸皇權而閉關守國,搞滅洋運動屠殺了很多洋人和傳教士,之後還是慈禧首先對外宣戰,導致西方多國為自保不得不應戰的庚子之戰,被毛竄改成八國聯軍侵華戰爭,事實上西方各國並沒有侵華之意。然而老百姓也厭惡清政府的腐敗,主動給西方軍人帶路入城成了帶路黨。」

「什麼?難道帶路黨一詞就是這麼來的?」

「是的。你看美國從沒有侵佔中國一寸土地,反而幫助中國抗日,事後也一直幫助中國重建,還破例讓中國加入世貿變富,結果一直被中國共產黨黑,煽動老百姓仇美情緒。」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為什麼呢?」

「因為美國是西方民主和自由的燈塔,所有的獨裁政權都愛抹黑美國,中國共產黨尤其擅造假,轉移視線長一致對外,所以強國內的老百姓只能看到歌功頌黨的粉飾造假新聞,甚至黑白顛倒,你應該多看看這邊沒有被屏蔽的信息。」

說畢米迦給我推薦了幾本書,「當中有一本叫《惡魔毛澤東》。而周恩來其實也是邪惡殘暴至極。建議你看看《殺人魔王:中國的貝利亞——周恩來》。在中國境內一切居民的一切活動、言論等都在周恩來系統監視之下。周恩來的情報體系的核心實際上就是高效率的殺人機器。其殘暴與狠毒要超過貝利亞幾千倍,甚至上萬倍,貝利亞殺的人連周恩來的零頭都不到。」

「怎麼回事?周恩來也是惡魔?」太多的不可思議寫在我的臉上。

「周恩來的情報體系遍佈全國各地,可以號令全國。美國迪金森大學圖書館研究員宋永毅的《一個被掩蓋了的文革周恩來形象》一書和已解密的檔案資料顯示,文革期間,毛澤東要打倒誰,周恩來就出賣誰。劉少奇、賀龍、彭德懷、陶鑄被迫害致死。周恩來甚至連自己的親弟弟、跟隨自己幾十年的貼身警衛都出賣。」

「除了他倆,中國就沒其他好領導了嗎?」我依舊堅持。

「洗腦國裡的人們很難看到真相,因為屠夫們需要美化自己好上位統治老百姓,可以這麼說,在共產主義極權體制下,那些領導人都好不到哪裡去,難道你能在屠場裡比較哪個屠夫更好?」

聽完我很震驚!嘴巴張大成O型。

「史達林的筆名是「惡魔」,並被蘇共其他領導人稱為「魔鬼」,追隨史達林這個魔鬼的毛澤東又是什麼呢?」米迦繼續說:

「毛澤東惡魔有意使中國人貧窮。馴服野馬的方法是先把馬餓二天,然後再去給馬送吃的,當馬看到食物時就會感動得流眼淚,然後就會順從地為你拉車幹活了,中國人已經完成了這一步。中國的領導人都靠忽悠屁民上位。」

我想米迦也不會故意氣我,「我會找你說的書看看。」於是我自個兒查找了相關的信息。

我找到一本叫「毛澤東勾結日本的真相」一書。看到毛澤東當年果然並沒有抗日,而是通姦日本,在上海還有個中日會所。因此一直搞特務滲透在背後黑蔣介石。所謂虎視眈眈的列強並沒有侵略中國,所謂租界都是清政府主動租出去的,還有大量割地也是共產黨賣國求權主動割讓出去的,這震撼的真相真的是讓我徹底顛覆三觀。

1957年11月,毛主席在莫斯科公開發表演講反對改善人民生活:「有人說窮是壞事,我看窮是好事。越窮越要革命,人人都富裕的時代是不堪設想的……熱卡太多了,人就要長兩個腦袋四條腿了。」說窮是好事,是政治表演,也是毛澤東思想的精華所在——越窮越要革命。證據曝光。難怪我一朋友說,現在也只有窮韭菜喜歡在家裡挂毛像意淫自己是「國家主人」。

至於二號人物周恩來,這個被中國人從小敬愛的總理,居然也是一個殺人不砸眼的恐怖份子!當我瞭解的越多,越發現米迦說的都是對的!

周恩來的偽善曾經欺騙了無數中國人。我查找了一些歷史資料,在〈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中記錄,發現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逮捕令上幾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包括逮捕周的乾女兒孫維世。臺灣出版的《周恩來與上海滅門血案》一書詳細介紹了周臨死前留下種種證據和辯解的錄音。周恩來以狡詐、姦猾、陰險凶殘著稱。

他曾一手策劃屠殺了投降國民黨的中共前領導人顧順章30多口人,連其救命恩人也不放過。就在周的屍體拉到北京八寶山火化當天,八寶山上百年泉湧的水井突然乾枯,從此以後再也沒有流出泉水。

此刻我像海綿般一股腦的大量吸收者翻閱查找出來的真相資訊。從土改大躍進大飢荒文革64活摘⋯⋯黨參也記錄70年和平時期搞死超8000萬,死亡人數超越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共產黨在中國犯下滔天罪惡至今仍能以中國人的主子恩公大救星自居沒有被它統治的人清算。

89年後東歐解體,柏林牆倒,蘇聯劇變。而在中國,不管你情不情願,就只能得出30年前先輩們血白流的結論?洗腦如此成功,以致現在全國人民喜迎文革2.0時代。這是何等的悲哀!

第二天我把我做功課翻閱瞭解到真相後的感受告訴了米迦「米迦你是對的!沒想到前頭死了一個毛魔後面又跟著來了魔鬼,這塊地盤上的人命怎麼這樣苦哇!」

米迦很高興我的轉變:「真難得你還是很好學的好姑娘嘛!」説罷親吻了我的額頭。米迦此時對待我的表情有點像孺子可教也。

此時米迦引用前南斯拉夫副總統米洛萬‧吉拉斯的話:「共產黨是人類史上最殘暴的一群人,他們是一群最無恥、最卑鄙、最不擇手段的一個集團。」從共產主義學說的開創者,到後來共產諸國的「領袖們」,都不屑於隱瞞他們對暴力的熱衷。被共產黨奪權蹂躪的國家,使得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慘遭荼毒,危害至今未消。「

之後我經常遇到西方人是同樣的態度,他們很多時候以中國人對待西藏和法輪功這兩個問題的態度來判斷是否應該和你深交。

法國是否是一個經常愛探討研究哲學與政治的國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張雲峰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