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媒揭哈佛研究機構與中共的關係網(圖)

2021-02-14 22:25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哈佛大学
美国哈佛大学校园。(图片来源:维基百科/Elisa.rolle/CC BY-SA 3.0 )

【看中国2021年2月14日讯】(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最近出的一份報告《媒體操縱案例集》(Media Manipulation Casebook),試圖詆毀閆麗夢博士撰寫的COVID19研究報告,而撰寫該報告的是哈佛大學肖倫斯坦中心(Shorenstein Center),與中共有著長期而廣泛的聯繫。

美國媒體《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2月13日透露,該報告主要依靠中國政府資助和與中共軍方有關的科研經費。

前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學研究員閆麗夢博士撰寫的研究報告認為,COVID-19是源自中共的人造病毒。《媒體操縱案例集》(Media Manipulation Casebook)則稱,閆博士的工作是「偽裝成科學的誤導性文章,謊稱新型冠狀病毒是在中國實驗室製造的」。

該報導被企業級大媒體放大,包括中共的商業夥伴《華盛頓郵報》。由於為一家中國國有集團作出「有利的報導」作為回報,《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和編輯曾經免費到中國旅遊。

但《華盛頓郵報》從不披露肖倫斯坦中心與中共長達數十年的聯繫。

生物學家溫斯坦(Bret Weinstein)最近出現在比爾-馬赫(Bill Maher)的節目中,表示實驗室理論的可能性實際上佔90%。

多諾萬(Joan Donovan)

這份回應報告的主要作者是哈佛大學肖倫斯坦媒體、政治和公共政策中心的研究主任多諾萬,該中心與中共有不少聯繫。

這種聯繫是在美國教育部(DOE)對這所常春籐大學進行調查後發現的,原因是該校沒有披露「來自外國捐贈者(主要是中國人)的數億美元的禮物和合同」。

關係特別好的中共研究員

該中心還將中共顧問們算作研究員,如曾任習近平母校清華大學全球新聞研究所所長、中共新聞機構中央電視臺(CCTV)前主持人的董關鵬(Steven Dong)。

董關鵬在肖倫斯坦中心網站上的簡歷顯示,他「在國家行政學院和中央社會主義學院擔任政治傳播學教授」,並「多年來應國務院辦公廳邀請,為2萬多名中共高官講課」。

他給中共講課的主題之一是「危機公關」。

另一位研究員李希光是清華大學教授、中國外交部公共外交諮詢委員會委員,曾任中共喉舌媒體新華社政治文化編輯室主任兼高級記者。

而清華大學新聞學院力圖製造「馬克思主義新聞學」,被該校院長稱為「正確的政治方向」:「我們要堅持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我校一直在積極探索馬克思主義新聞學的理論和實踐,即運用馬克思主義理論觀察世界、選擇和處理新聞生產。」

另一位研究員胡正榮,曾任中國傳媒大學(原北京廣播學院)校長,現任中國教育電視臺總編。在哈佛任職之前,他的個人網站顯示,他曾獲得中共教育部頒發的「跨世紀優秀人才」獎和中國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

胡正榮還曾擔任中共國務院新聞傳播學組學位評議組組長、教育部教育督導委員會主席、中國傳播學會會長、教育部課程開發與學科設置專家委員會委員等職務。

更重要的是,肖倫斯坦中心與哈佛大學的阿什中心(Ash Center)一起,舉辦了至少10場活動,阿什中心從與中共有聯繫和中共擁有的公司那裡,獲得了數百萬美元,併發表了受到中共媒體大力歡迎的研究報告,聲稱中共政府享有創記錄的支持。

其中有《打擊假新聞:研究與行動議程》(Combating Fake News:An Agenda for Research and Action)、《來自中國的報導:與紐約時報記者巴爾博薩(David Barboza)的對話》(Reporting from China:A Conversation with New York Times Correspondent David Barboza),以及《中國的媒體政治:專制主義下的權力改良》(Media Politics in China:Improvising Power under Authoritarianism)。

中共科學

《媒體操縱案例集》的報告,也是依據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的報告中包含的分析,該安全中心的報告題目是:《回應:嚴等人對SARS-CoV-2起源的預印本審查》(In Response:Yan et al Preprint Examinations of the Origin of SARS-CoV-2)

這篇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的報告,同樣試圖否定閆博士的研究,但卻依靠中共資助的研究報告和科學期刊文章來否定。

該報告所引用的研究中,有一項是「馬蹄蝠兩種SARS樣冠狀病毒的全長基因組序列及遺傳變異分析」--其經費完全來自中共,通過國家基礎研究重點項目資助、國家高技術發展計畫資助、「科技部『SARS-CoV動物宿主』專項資助」和「中科院院長專項基金」,獲得研究經費。

另一項與神經營養學相關的研究,是由中共農業部研究人員進行的,一項與氨基酸殘留相關的研究,將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國國家人類基因組中心等其他國營機構的研究人員算作研究人員。

論文引用的關於COVID-19宿主的分析,出自中國空軍軍醫大學。正如一項專注於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的研究一樣,該研究自稱得到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軍隊後勤科研項目、江蘇省科技支撐計畫項目」的資助。

一項名為「SARS-CoV-2尖峰受體與ACE2受體結合域的結構」的研究,得到了「國家科研開發重點計畫」、「清華大學自主科研計畫」、「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和「騰訊基金會」的資金支持。

麻省理工學院(MIT)的一份報告,同樣試圖抹黑嚴博士的報告是「誤導和不道德的」。麻省理工學院最近有教授因沒有披露與中共的關係而被美國司法部起訴。

蓋洛博士:中共的托兒

《媒體操縱案例集》的報告,傾向於麻省理工學院報告的結論,它所引用的第一位研究者是蓋洛(Robert Gallo)博士。最近,蓋洛博士被授予「中源協和生命醫學獎」(VCANBIO Award for Biosciences and Medicine),這是2020年12月由中國國有的中國科學院大學頒發的「中國生命科學與醫學領域的重要權威獎項」。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指出:「蓋洛博士是病毒研究領域的先驅,最值得獲得這個獎項。我們很高興看到他得到中國科學院眾多院士的認可。幾十年來,我與蓋洛博士共事,欽佩他的智慧和領導力,他的發現對保護人類免受病毒威脅具有廣泛的意義。我很高興,我的中國同事們能授予他這一重要榮譽。」

但蓋洛與中共還有更深的聯繫。

2009年,中國國營的山東醫學科學院(SAMS)成立了山東-蓋洛病毒學研究所(SGIV)。蓋洛也投桃報李,與眾多中國學者合作,在馬里蘭大學醫學院成立了人類病毒學研究所(IHV)。

中共媒體的新聞稿說:「自人類病毒學研究所成立以來,蓋洛博士指出,他在人類病毒學研究所的幾位主要科學領導人都來自中國,包括:Wuyuan Lu博士(最近的傳染病原體和癌症部主任)、Yang Liu博士(最近的免疫治療部主任)、Pan Zheng教授(免疫治療部)、Lishan Su博士(現任病毒學、發病機制和癌症部主任)、Man Charurat博士(現任流行病學和預防,以及Ciheb部主任)和Lai-Xi Wang博士(以前在人類病毒學研究所,現在在馬里蘭大學帕克分校)。實驗室裡,伴隨著這每一位中國人領導的還滿是中國同事,蓋洛博士表示,他們為推動美國的生物醫學研究做出了巨大貢獻。」

Ciheb是「國際衛生、教育和生物安全中心」的縮寫。

蓋洛還共同創立了全球疫苗網路(GVN),該網路在中國有活躍的分支機構。總部設在北京的中心主辦了全球疫苗網路的第七屆年會。中共媒體的新聞稿補充道:「蓋洛博士無數次訪問中國,討論與公共和私營部門實體的潛在合作,指導中國新晉科學家,並促進公開的科學討論,以推動人類病毒學領域的發展,以及其它重要的事情。」

最後,《國家脈動》總結說,從《華盛頓郵報》如何片面報導肖倫斯坦中心的說法,而不披露該中心與中共的廣泛聯繫來看,習近平本人的話是真實的:「高端科技是當代的國之利器」。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