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紅軍如何搞肅反?徐向前妻子「被殺真相」(圖)

2021-02-07 15:00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紅軍時期的徐向前(左)國民革命軍時期的徐向前(右)
徐向前抵達延安後,才知妻子「被殺真相」。(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摘要:直到長征抵達延安後,徐向前見到鄂豫皖蘇區的保衛局長周純全,問他:「為什麼把我老婆抓去殺了,她究竟有什麼罪?」周純全此時只好說老實話了:「她沒有什麼罪。當時抓她,就是為了搞你的材料。」

1931年9月底,紅四軍到達白雀園。張國燾親自到紅四軍主持「肅反」。這年冬天,「肅反」又從紅軍部隊擴展到地方機關。為了防止部隊發生異動,張國燾等還決定,以營為單位拆散混編,中央分局和鄂豫皖省委還組織了巡視團,派到各師,監督肅反。

肅反的對象主要有三種人:一是從白軍中過來的,不論是起義的、投誠的還是被俘的,不論有無反革命活動,一律要審查;二是地主富農家庭出身的,不論表現如何,也要審查;三是知識份子和青年學生。一時間,把紅軍中留鵝頭、戴眼鏡、鑲金牙的,還有讀過幾天書的,都說成是富農,加以清洗。只要念過幾年書,識幾個字的,似乎是天生的反革命。張國燾還說:「工農同志在工作中犯了錯誤,黨可原諒三分,倘是知識份子同志犯了錯誤就要加重三分。」正因為有這種「理論」,「肅反」中知識份子和青年學生被捕、被殺的特別多。

省委書記瀋澤民還有一套「理論」,那就是從「那些思想意識不好的與非無產階級觀點的分子找反革命線索」,從平時「對富農不堅決鬥爭」的人身上,就能「找到反動派的組織」。不重事實,不深入調查研究,輕信口供。只要有兩個人說他是反革命,就把他逮捕審訊,非要他承認不可,不承認就嚴刑拷打。結果嚴刑逼供,揭發「同夥」,後方扯到前方,軍隊扯到地方,越扯越多,越扯越離奇。幾個人一起吃一頓飯,就說他是「吃喝委員會」,反革命;兩個人在一起說幾句話,就說是搞秘密活動,是改組派、AB團、第三黨。

「肅反」開始,徐向前還能參加一些會議,還有某些發言權,隨著運動的深入,保衛局抓人越來越多,徐向前在會上提出不同意見,引起了張國燾的不滿,後來就乾脆只讓他負責部隊訓練和作戰指揮。徐向前意識到對自己不信任,只好每到一地找一個僻靜的廟宇、祠堂,作為臨時指揮所,把地圖掛好,專心瞭解敵情,分析情況,部署作戰行動。

誰也不會想到,一年之後,徐向前的太太程訓宣也無端被以肅反的名義殺害。那是1932年反四次「圍剿」中的事。那時徐向前在七里坪一帶指揮作戰。一天,他讓警衛員把破襪子給他妻子程訓宣送去,讓她抽空補一補。

警衛員氣喘吁吁地回來了,神色非常緊張。

徐向前問:「出了什麼事啦?」

「她被抓走了。」

「為什麼?」

「不知道,說是反革命!」

徐向前問過一些人,但沒有問出個究竟。程訓宣被捕後,保衛局用了種種刑法,嚴刑拷打,逼她承認反革命,並要她揭發「同夥」。她始終不承認是反革命。最後被殺害了。

直到長征抵達延安後,徐向前見到鄂豫皖蘇區的保衛局長周純全,問他:「為什麼把我老婆抓去殺了,她究竟有什麼罪?」周純全此時只好說老實話了:「她沒有什麼罪。當時抓她,就是為了搞你的材料。」

在「肅反」中,許多人被無辜殺害。據當時看管「犯人」的人講,許繼慎、周維炯被殺之前,在嚴刑拷打之下,沒有什麼口供。在「肅反」中,被以「改組派」、「第三黨」、「AB團」等莫須有的罪名,先後逮捕、殺害的紅軍排以上幹部和戰士,就有2500餘人。「肅反」激起了當地農民的強烈不滿和反抗。一些地區貼出標語,有的地方還把縣政治保衛局給砸了。……

責任編輯: 辰君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