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批評黨到不許認錯 王實味慘死之謎(圖)

2021-01-19 13:3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從批評黨到不許認錯,王實味的虧吃在太當真了。
從批評黨到不許認錯,王實味的虧吃在太當真了。(網絡圖片)

王實味的虧吃在太當真了。1942年3月,王實味所在的中央研究院開整風動員大會,關於領導整風的「整風檢查工作委員會」的組成,暫代院長的中宣部副部長李維漢指示,「院領導和各研究室主任為當然委員」,王實味提出全部檢委都由民選產生,最後表決,贊成全部民選以四分之三獲勝。結果全部由群眾選舉產生了21名檢委。中央研究院的動作轟動延安,影響巨大。群眾以為民主取得了勝利。王實味更是認為民主有理而有恃無恐,乘勝進擊,以每月有法幣四塊半津貼(毛澤東五塊,林伯渠四塊)、吃碗裡不缺肉的小灶、穿青色國統區細布四個口袋制服的優越位置,高調反對等級制,以硬骨頭自居,無忌直言犯上,大有耳提面命之勢。《野百合花》發到《解放日報》,把張揚自己主張的《矢與的》牆報黏在紅布上懸掛到鬧市,觀看者川流不息。

沒幾天,王震看過牆報,判斷為「吃飽飯罵黨」。毛澤東得知後,一個晚上由衛士陪著,提著馬燈打著火把看了牆報,吟哦之間發現「思想鬥爭有目標了」。毛讀過《野百合花》後說「這是王實味掛帥了,不是馬克思主義掛帥」。此後,康生主持的中央社會部介入,從托派思想到托派活動到托派組織,最後坐實托派分子。其根據則僅僅是曾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分別受兩位同學之託翻譯了《托洛茨基傳》的兩個章節和《列寧遺囑》,而且或經警惕的妻子劉瑩提醒、或自己有懷疑,與這兩位同學短暫接觸後就都不再來往了。

其實有無確鑿佐證並不重要,只要一點影子,作個點綴就夠了。是運動的深入發展需要這樣一個托派王實味而已。沒有也得造一個出來。早期還有立場和動機的爭論,此後,就一邊倒,一篷風,王成眾矢之的,誰也幫不了他的忙了。

整風期間臨時調到中研院擔任黨委宣傳幹事的溫濟澤,跑到王實味窯洞裡敘談:「你千里迢迢跑到延安,肯定不是為了自己,不過以後言語行動要注意立場、方法。你想想,今天哪裡能那麼平等?」王實味感動了,拉著溫濟澤的手痛哭流涕:「我有錯,但是,的確出於愛黨的好心啊!」善良熱情的溫濟澤馬上去找黨委書記李言:「我看王實味這個人就是思想片面,觀點不對頭。現在他認錯了,我們是不是不要提高到政治問題?」

李言聽了,過了好一陣子,緩緩說:「你讓他嚴肅點。你是代表黨委的,不要讓他感到什麼。」溫濟澤連忙分辯:「我可沒代表黨委,我就代表我自己。」第二天,李言把溫濟澤叫到一邊,神氣之間頗為沈重,悄悄地說:「昨天的事向康生同志匯報了,他說你有溫情主義。還有一個情況,不能和別人講:王實味是托派分子,有組織活動,還是藍衣社特務。他和別人不同,不是思想問題。你在黨委工作,行動要注意。」

此後,溫濟澤再也不敢私訪王實味了。此時的王實味,已經認錯也不行了。不許認錯,比不准革命痛苦多了。一次批王大會休會時王實味和溫濟澤走在一起,輕聲說:「我的錯誤,只有我自己能清算,別的人,不論哲學學得怎樣好,也不會弄清楚的。」溫濟澤冷笑一聲。

蕭軍曾為王實味事問過毛澤東,毛說,這事與你無關,你不要過問。蕭軍便不再過問此事。後來,蕭軍親歷批判會,他坐在會場後面,根本聽不清前面的人說些什麼,只知道王實味每說句什麼,立即招來一片怒吼和痛斥。蕭軍忍不住站起來大聲喊:「喂,……讓他說嘛,為什麼不叫他說話!」人們的目光齊刷刷射向蕭軍。在散會路上蕭軍發牢騷說,像狗打架、扣尿盆子,被人向上匯報,中央研究院一眾人等向他興師問罪,他怒氣衝天向毛澤東提交了備忘錄。但蕭軍的俠義也改變不了王實味的命運。

王實味主動提出退黨,他說他「個人與黨的功利主義之間的矛盾幾乎無法解決」,他要走「自己所要走的路」。但「老九不能走」,黨需要他在反派的位置上繼續發揮作用。此時,王實味徹底孤立了,成了不可接觸的人。他找到蕭軍的窯洞,要蕭為他轉交給胡喬木和毛澤東的信。儘管蕭軍在私下敢於肯定,王實味絕不是一個托派,但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蕭這次也是把王轟走了。

之後,蕭還是把王托咐的信轉交了,可惜沒有任何回音。這封信語無倫次,抬頭是「偉大的喬,轉呈偉大的毛主席,轉黨中央」,落款為「反革命王實味頓首百拜千拜萬拜」,顯然,王實味已經精神失常。其中清醒處尚有:「救救我吧,把我送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去吆,我要安靜安靜呀!不一定到頤和園北戴河或莫干山呀,看看吳滿有家裡有沒有一席地沒有?我必須離開中央研究院,必須!」

種地已經不是一個托派所能享受的。1943年4月1日晚,王實味被康生下令逮捕。1944年五六月間,中外記者團訪問延安,王實味被安排露面,以證明他活得很好,但趙超構在他的《延安一月》裡記下了他所感覺到的不正常。1946年,重新審查,結論是「反革命托派奸細分子」。1947年3月,中央機關撤離延安,中央社會部奉命將王實味押送到黃河以東的晉綏根據地。途中王實味「神經不健康,身體也不好」,成了包袱。

晉綏公安總局經請示,中央社會部批准將王實味就地處死。7月1日,晉綏公安幹部將王實味帶到黃河岸邊一偏僻山隅,用砍刀砍死後置於一眼枯井中。半年後毛澤東知道此事,大發雷霆,要某人賠他一個王實味。不過,顯然,他在乎的是一個典型,而不是一條人命。1945年七大上,毛澤東透露原委,「黨要統一思想才能前進,否則意見分歧。王實味稱王稱霸,就不能前進。42年,王實味在延安掛帥,他出牆報,引得南門各地的人都去看,他是『總司令』,我們打了敗仗……」

責任編輯: 辰君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