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掩蓋不住了:中國真實人口到底有幾億?(組圖)

2021-01-04 09:30 作者:財經冷眼 桌面版 简体 35
    小字

掩蓋不住了:中國真實人口到底有幾億?
曾幾何時,中國的人口問題竟然成了一個神秘話題……(圖片來源:Natalie Behring-Chisholm/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月4日訊】最近,關於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以及中國人口危機的話題,引起了比較大的關注。有些數據和中國官方公布的出入非常大,可以說讓人震驚,今天在這裡和大家說下這個話題。

1

最近,有一個研究人口問題的網友說,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早就出來了,因為它太慘,以至於不敢輕易公布,要等修改後才敢對社會公布。

筆者個人預計政府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為總人口14.4億左右,但是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各位,目前中國真實的人口總量為12.7億,並且會繼續減少,持續十年以上。

除了人口總量的極速下降,還有兩個指標是絕對不敢公布的數據,一個是人口老齡化急劇增加的數據,另外一個是新生兒出生率極速下降的數據。這一老一小兩個數據,幾乎決定了未來中國至少20年的經濟基本面。簡單說,負擔急劇加重,勞動力極速下降,新生兒帶來的人口紅利和剛性消費消失殆盡。以上海為例:1990年1月1日上海出生2784人;2000年1月1日上海出生1148人;2010年1月1日上海出生380人;2020年1月1日上海出生156人。以東北為例:第七次人口普查根據已經披露的數字測算,全東北目前只有瀋陽、大連、盤錦三個市人口比2010年時略有增加,其餘所有預披露的城市都在減少,相比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時的數據,整整少了900多萬人口!

中國嬰兒出生率連年下降預示著什麼樣的未來?
中國嬰兒出生率連年下降預示著什麼樣的未來?(圖片來源:YEH/AFP/Getty Images)

可以說他公布的這組數據在海內外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確實讓人很震驚。從這些數據和信息來看,很明顯是有一定的數據來源的,不是完全編造得出來的,。

對此,著有《大國空巢》的知名民間人口學家易富賢對這個信息給予了分析,他說,最近有人說「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早就出來了,因為它太驚悚,以至於中共中央不敢輕易公布」。這種說法應該是想像。普查在12月中旬才完成原始數據,也就是說現在中央獲得的是原始數據,這個數據不會驚悚,因為有很多重複數據。下一步是需要根據身份證查重,2月底能獲得人口總數就不錯了。

他還說,就算這次普查查重後也仍然有水分。因為由於與戶籍掛鉤的權利有20多項,人們有獲取多戶口的強大動力,公安身份證的人口水分比中國國家統計局的還多,比如2000-2018年戶籍增加了16768萬人,比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12795萬還多。統計局公布2018年增加了530萬人(實際應該負增長了),但戶籍卻增加了924萬。

雖然在人口普查結果是否出來上二者有分歧,但是在中國人口造假,實際人口數可能大大低於14億人上,二者觀點還是非常一致的。兩個人都估計中國可能只有12億多人,不到十三億人。我相信這個數據可能會驚掉很多人的下巴。

中國的人口數據一直是個謎。中國倒底有多少人,是一個誰也說不清楚的事。官方的數據漏洞百出,自相矛盾,統計局的人口數據、人口普查的數據、教育數據、醫院分娩數據、戶口數據,均完全對等不上。

著名人口學家易富賢在國研中心《中國經濟報告》2017年第10期發表的文章就指出,使用官方數據推算,中國人口數據有上億水份,中國實際人口只有12.8億。中國人口數據出現天量水份,是由於計生系統人口數據作假的原因。

人口數據,從原始數據開始,經歷了三次注水,今天我們就來簡單分析一下這三次注水的過程。

第一次注水就是虛報原始數據

對於虛報原始數據,網路有很多報導,為什麼要原始數據作假呢?除了計生利益集團為了團夥利益的拖延戰術外,地方政府也有較強的作假動機。例如,如果人口規模達不到,有的縣市或面臨撤並危險,且中國許多轉移支付也和人口高度相關聯。

網上有視頻詳細介紹基層村幹部反應的虛報數據情況,政府在人口普查時下達數字任務,制定最低人口數據目標,將人口數據層層分解到村,如果不夠就只好作假。否則,你這個村的一些經費和補貼可能就會減少,同時人口少的村會合併,學校會取消,這都是各個村造假的動機。

《大國危途》一書的作者劉忠良曾在網路上發貼揭露人口數據造假。他說:與網友交流得知,地方計生部門的人口數據造假十分嚴重。甚至有計生人員宣稱國家匯總的人口數據全是假的,因為國家的數據是他們地方報上的,而各地方的數據又幾乎全部造假……對於誤導國家的造假形式,我簡單的介紹一下。

首先最常見的是新生兒性別比的造假。由於中國的生育限制和國民要男孩的願望相矛盾,導致性別比失衡十分嚴重,新生兒男女性別比超過了120:100。為了完成上級下達的控制性別比失衡的任務,各地便在新生兒性別上造假:有的是把男孩修改成女孩,有的是通過虛增女孩降低數據的失衡。而虛增的女孩,有的是分散加在各戶上,而更多的則是放在難以核查的沒有影子的流動人口上。

其次是虛報新出生人口。為什麼虛報新出生人口,也許對許多人來說難以理解。隨著社會經濟發展,中國的生育率下滑十分劇烈。2000年人口普查統計我國的總和生育率只有1.22,2005人口抽查統計總和生育率也只有1.33。如果按照1.3的生育率推算,中國在2300年將只有2800萬人。這麼低的生育率,就失去了繼續計畫生育的理由。

為了保住飯碗,他們就虛報孩子,給人造成中國人依舊很愛生孩子和中國依舊需要計畫生育的錯覺。否則,他們就沒有飯碗了。這些虛報的孩子,有的是分散加在個戶上,有的是加在並不存在的父母上,更多的是加在難以核查的流動人口上。

第三是拉死人充數。由於出生率低下,加上人口外流,不少地方尤其是偏遠農村人口減少十分嚴重。這樣人口不斷下滑的形勢,他們計畫生育工作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為保住飯碗,就要虛報人口,不能讓人口減少的太厲害。除了多報孩子,就是讓死人不死或復活,重新加在總人口數目上。

這基本是他們造假的三招。

第二次注水就是人口數據重報

超生人口有漏報的傾向,但是合法生育的人口卻有重報傾向。……比如農民工進城之後,如果能夠想辦法重報,既可以讓孩子進城優惠讀書,又可以保留在農村的土地利益。在很多地方,由於生源不足導致學校撤並,既讓教師失業,又使得家長增加教育成本,暗中掀起「保校運動」,努力讓進城的孩子在農村繼續保留學籍。

知名人口專家易富賢比較了歷次人口普查,發現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18-55歲人群淨重報2000多萬,這個年齡段不可能有超生隱瞞的。他們的孩子也當然會重報。2000年五普的12.426億人口中有兩千多萬重報,實際人口可能只有12.2億。另外有報導也認為,2000年人口普查的實際人口可能只有12.2億。

重報在普查過程是怎麼產生的呢?因為人口普查的工作重心是防漏報,而一旦過度強調,則可能會走向另一個極端,即重報。

有些地方的官方在人口普查中對人口指標進行硬性規定,要確保普查登記的戶籍人口不低於公安的戶籍人口,出生人口不低於相關部門的並集數據,尤其是疾控中心臺賬記錄,死亡人口不低於民政部門的行政記錄,外來、暫住人口不低於公安部門的行政記錄。」

如果真是這樣,那還普查什麼?直接採用預定數據就是了。所以這也說明中國的人口普查中,人口普查重報率相當大,一些流動人口將被重報很多次。而且中國官媒還報導過人口統計造假的案例,地方將68000人虛增到20萬人,官方也作了回應。

第三次注水:按計生委喜好編造數據,五普甚至虛增50%

由於原始人口數據不符合計生委利益,計生委就對原始數據進行肆無忌憚的修正。對原始數據的人工修正,理由似乎很充分,就是「漏報」。但是,以漏報為理由進行人工修正,修正力度之大,臉皮之厚,讓人不寒而慄。例如,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國人口學會通過這種修正,居然將原始數據上調了50%。將婦女總和生育率由1.22上調到1.8。

人工修正是以計生委利益最大化為原則,按計生委領導滿意度為準繩修改的,其修正幅度之大往往令人瞠目結舌。以第五次人口普查為例,2000年的人口數據,最終對外公布數據,比原始數據虛增了47.5%。對於這種明目張膽的數據注水,中國人口學會常務副會長田雪塬是這樣解釋的:「第五次人口普查和前幾次普查比較數據質量差一些,比如生育率,這是必須拿的東西,全國是1.22,我們可以理解,近似於一對夫婦生1.22個孩子,真實不真實呢?不真實。學術界不承認,政界也不承認,普查辦本身認為也不對,數據拿上來就是這個,怎麼辦呢?因此我們就做了一些調整。」

然後他就講調整的過程:因為2000年發達國家是1.39,比人家低那麼多顯然不對,於是他們應用一些數學方法,進行了調整,得出來2000年全國城鎮生育率是1.35,農村是2.06,全國是1.73,國家一公布就是1.8左右。

大家看清楚沒有,人口普查的原始數據被上調了47.5%!花了幾十億的人口普查數據,就這樣豪無依據地被計生委領導隨便亂調。而理由則極為荒唐,就是計生委領導不相信人口這麼少,不相信生育率這麼低。這種數據不符合計生委利益,承認這個數據,計生委就得解散,計畫生育就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性了。因此,計生委和人口學會就大筆一揮,將數字上調50%,為計生組織的繼續存在找理由。

我們以人口普查為例,提示從原始數據到最終公布,人口數據三次注水的過程。實際上在非人口普查的其他年份,也同樣存在嚴重人口數據注水的問題。

2

中國的人口造假,也引發了俄羅斯的注意。2019年,俄羅斯媒體熱議中國人口數據造假問題,稱中國實際人口並非近15億。只有15億人口的二分之一,8億人口。

俄羅斯一家著名網站發表了題為「中國進行人口數據欺騙」的一篇文章中,引述了俄羅斯人口專家的評論稱,對中國的糧食產量和進出口數據的研究,得出的結論令人震驚:中國的人口不可能是官方對外宣布的將近15億的人口。

還有俄媒體報導說,在把中國城市人口的公開數字加到一起之後,才得出了2.8億人口。即使中國情況特殊,農村人口佔比例更多,人口也不應該超過8億。不過,我個人覺得這個推斷是有些誇張和失實的。他們認為,巨大人口數量的威懾力量相對於槍炮的威力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故意誇大本國人口數量是有戰略意義的。當然,也有俄羅斯專家駁斥這種觀點,認為誇大人口數量對中國沒有好處。

與此同時,在中國國內,人口數據造假也是一個熱門話題。在網際網路上隨便就可以搜索到大量相關的文章和評論。中國媒體引述專家評論也承認,目前中國人口基礎數據混亂,甚至無從找到21世紀以來出生人口的真實數量。原因是由於人口數據與各種利益捆綁,所謂「官出數字、數字出官」,所以各級政府數據造假曾出不窮,到最終,統計數據就同實際情況相差萬里。

據「搜狐」網在2017年12月2日報導的題目為「中國到底有多少人口?」的文章中,引述了美國威斯康辛州大學的客座教授、中國人口問題專家易富賢的報告,分別引用1991-2000年、2001-2016年分階段、可獲得的公開資料總結說,即使根據官方提供數據,到2016年中國只有12.8億人,這比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人口數字少了1億多人。

3

所以,從多維度可以基本證實,中國的人口造假非常普遍,已經成為一個世界現象。就像病毒一樣,全世界都想知道真相。那麼,中國人口造假的深層次原因是什麼呢? 

這種注水的目的,豪無疑問,是為了計生利益集團的部門利益。計生利益集團則包括三部分人:一是計生系統工作人員,包括幾十萬計生系統直屬工作人員,範圍擴大可以涉及幾百萬人,每年上約千億的計生經費,就是他們的部門利益;二是計生委圈養的人口學者如翟振武、田學塬、蔡坊之流,計生是他們的人生理想、抱負與經費的依托;三是計生政績利益集團,就是踩著嬰兒的冰涼屍體上爬的人,如宋建(以獨生子女為政績升為副國級領導)、曾昭起(山東百日無孩運動)、李斌(把計生吹成甜蜜的事業,阻擋開放全面二胎)、錢信忠(1年將35%育齡婦女送上手術臺)等等。他們的理想、人生、抱負都寄託在計畫生育政策上,當然不能接受計畫生育的結束,更不能接受他們的政績變成罪證。

計生利益集團,已經成功地將放開二胎分為三個慢動作進行,即雙獨二胎、單獨二胎、全面二胎。雖然歷史洪流無法阻擋,但他們要為計生利益集團奮鬥到最後一刻,例如,2014年翟振武大師在《人口研究》上發表論文,恐嚇開面放開二胎出生高峰會達到一年4995萬,這種言論文盲都看得出是胡說八道,顯然不能阻擋歷史的洪流。但是,翟振武雖失敗了,他卻為計生利益集團奮鬥到了最後一刻,連臉都不要了,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歷史將記住中國這些人口數據造假的「大師」,也將記住中國這個邪惡的計生部門及相關利益者,還要記住這些讓中國斷子絕孫的國家頂層決策者。

現在,中國的人口問題已經開始集中爆發了,生育率斷崖下降,老年化加速上升,東北和北方經濟蕭條、樓市下跌就是人口出問題的表現。各種人口問題出現,韭菜不夠用了,於是開始催著老百姓生二胎三胎了,但顯然已經晚了。

沒有足夠的韭菜,看他們的統治能維持多久——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