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東方縱橫】杜絕舞弊 司法部長要擔當(視頻)

2020-12-25 09:01 作者:東方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20年12月25日訊】您好,謝謝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過去兩年來,被媒體最集中報導的,除了川普,恐怕就是司法部長William Barr,因為他作出了許多他的前任不敢做的決定,比較雷厲風行。

特別檢察官穆勒調查川普(特朗普)總統阻礙司法,否決!

調查川普跟俄羅斯暗通款曲,否決!

調查川普跟烏克蘭新總統的電話是否違法,否決!

政治調查和對美國公民的監視,否決!

撤銷對岪林將軍的指控,同意!

2019年1月,在參議院的審核聽證會上,巴爾說,當司法部長的責任就是,不管後果怎樣,按原則做決定。

上個星期二,巴爾接受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Kimberley Strassel的專訪,這是他提出辭呈後第一次接受媒體採訪,也許是作為現任司法部長的最後一次。用他自己的話來說,現在沒有人敢承擔責任,要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要麼就是推三阻四,左一個電子郵件,右一個電子郵件的推卸責任。他擔任司法部長後,叫大家把難題都給自己,他來做決定。在採訪中,巴爾透露了當初為什麼會接受川普的提名擔任司法部長,因為美國有那麼一小撮人要利用通俄門調查推翻川普政府,有人把司法部當成了政治打擊的工具,四年前的大選,俄羅斯肯定做了壞事,但這跟川普競選團隊沒有一點關係。美國選民,乃至全世界都有權力知道,美國國家機器是怎麼被用來當作推翻川普政府的工具的。

巴爾說,John Durham,達拉謨的特別調查組本來是沒有必要的,因為穆勒調查就應該曝光聯邦調查局的不當行為,可惜的是,穆勒對FBI的錯誤只當沒看見,一味的針對川普團隊雞蛋裡挑骨頭,這恰恰是司法部不應該做的,就為了這,巴爾願意出任司法部長,要糾正司法部的錯誤。很可惜,達拉謨的工作還沒有完成,包括川普在內的保守派、傳統派、共和黨人都希望在大選前能發表達拉謨報告,甚至希望有始作俑者因此而坐牢。對此,巴爾解釋說,首先,司法部監察主任Michael Horowitz在調查FBI監視川普競選團隊,這項調查持續到2019年年底,達拉謨需要等待Horowitz的調查結束之後再進行他的調查﹔其次就是疫情爆發,聯邦陪審團工作進展受阻,達拉謨無法強制要求進行面對面的調查。為了確保達拉謨的調查能夠繼續下去,在大選前巴爾就把達拉謨升格為特殊調查員,不管下屆總統是誰,不管誰擔任司法部長,達拉謨的調查都能確保進行到底,不單如此,還能確保達拉謨的調查結果能公布於眾。不過巴爾也提到,他不相信中央情報局參與了對川普團隊的監視,參與的只是FBI,而且根據國家情報總監John Ratcliffe解密的資料,FBI在2016年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所謂的通俄門是希拉里團隊在背後操縱。不過巴爾在採訪中也強調,美國的司法制度更傾向於證實一個人的清白,而不是證實一個人犯了罪,說白了就是寧可放過一千,也不冤枉一個,在美國控訴一個人犯罪的門檻很高,這也讓不少人鑽了空子,特別是FBI依賴不願透露的爆料人提供的線索,就竊聽、調查川普競選團隊成員,這是令人憤怒的。FBI和穆勒特別調查組對岪林將軍的做法非常過份。今年1月,岪林將軍的律師要求司法部撤銷控訴,巴爾下令從新開卷調查,調查的結果是,對岪林將軍的指控完全是子虛烏有,五月份,司法部就決定撤銷指控,可是法官索力文愣是不同意,直到川普赦免岪林將軍為止,在採訪中,巴爾絕對對法官索力文進行評論。穆勒調查組指控川普支持者Roger Stone也是過份了,巴爾人為Stone是違反了法律,但還不至於像穆勒調查組那樣要坐牢七到九年,最後司法部請求的刑期只有一半。

正是剛才提到的一系列決定,左派對巴爾猛烈攻擊﹔保守派也批評巴爾沒有對川普的反對者進行反擊,因為左派就是利用司法部打擊保守派,現在應該復仇,但巴爾並沒有這麼做,他也堅持在大選前不公開調查小拜登的做法,雖然司法部不在選舉前調查侯選人的政策不是絕對的,但巴爾還是選擇這麼做了,因為他不想有先例,否則今後每次大選,在職總統都可以調查他的競爭對手。

採訪中,巴爾還提到,除了跟大選相關的調查,司法部還做了很多事情,很多媒體不報導的事情,比如禁止鴉片止痛藥,打擊暴力犯罪,保護言論和宗教自由,今年4月,密西西比一家教堂的基督徒在露天做禮拜的時候被罰款,因為當時已經在疫情當中,地方政府頒布了禁足令,司法部為教堂申冤﹔也幫助其他因為封城而民權收到侵害的機構﹔保證大學校園裡學生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不是說大家的想法一樣才能發表意見,言論自由的真意是互相對立的言論都有闡述表達的保障。巴爾還提到,他本來希望在川普第二屆任期內繼續擔任司法部長,工作重點是打擊毒品,尤其是墨西哥毒梟的勢力越來越大﹔把FBI的重點轉移到打擊中共的在美國遍佈的間諜網。

採訪的最後,Kimberley Strassel問巴爾對未來司法部長有什麼期望,巴爾回答說,他希望不管是誰當司法部長,都要有所作為,現在的官員太多的屬於無所作為,好像政府機構自己就可以自動的運作,政府機構的存在經常跟原則有矛盾,這個時候就需要司法部長作決定,而很多時候,這些決定都是痛苦的。要有所擔當。

這是巴爾在宣布辭職後,不到24小時就接受的第一次採訪,供你參考。

今年6月在CNN接受採訪的時候,巴爾說,各地官員在修改選舉程序,從邏輯上講,這麼做會讓舞弊和威脅更容易,這是魯莽和危險的,這是在玩火。可惜的是,這些話被說中了,但是司法部並沒有在大選前採取任何措施阻止舞弊,在大選後也沒有調查舞弊。我希望下一任司法部長能把大選舞弊調查清楚,如果做不到合法選民一人一票,民主制度無存。

謝謝您收看東方縱橫,如果您覺得我講的有道理,請幫助轉發推薦,也請留言,如果您還沒有訂閱,請點擊訂閱鍵,再次感謝您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咱們下次時間-再見。

来源:東方縱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