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債務危機下:民營和國企巨頭都在謝幕……(圖)

2020-11-23 10:25 作者:財經冷眼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20年11月23日訊】最近國內非常知名的經濟巨頭出事的越來越多了……

最開始看到了華晨汽車破產的消息,哪知消息出了沒多久,華晨集團副總裁齊凱向媒體回覆說:「沒有的事,一切正常」。他說了這話之後,又發現官方的新華社已經刊發了華晨集團破產重組的消息……不得不說這是一種諷刺。事情都到了這種地步,還鴨子死了嘴硬。

如果放在去年,說華晨這種巨頭會破產,可能很多人不信。但放在今年這個庚子年,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一件一件在發生了。截止今年,華晨的總資產依然超過1900億,而今年還被稱為汽車元年。在汽車行業迎來第二春之際,在這樣的情況下,華晨就這麼申請破產了。

這對於中國企業巨頭來說,絕對是劃時代意義的大事!65億債務,壓垮一個大型汽車集團!習慣就好,這樣的事以後越來越多。

1

國內很多人現在都講目光聚焦到了國內電器銷售巨頭蘇寧的身上,這可是總資產高達4000多億的巨無霸。為什麼蘇寧會被盯上呢?

第一件事就是最近永煤帶動全國信用債市場暴跌,而國內的多隻債券也是跌幅巨大,說白了就是市場不信任這些公司的還債能力,導致國美自己掏10億元出來回購債券。

第二個讓蘇寧被盯上的就是恆大許家印對深圳市政府寫的那封軟硬兼施的求救信,說恆大倒閉會給中國帶來系統金融風險,會導致331萬人失業,204萬業主面臨工程爛尾等等。結果,許家印用了120個小時,讓恆大驚天大逆轉。其中最關鍵的是許家印引入了1300億戰略投資者,基本是他的朋友圈。其中投資了200億的是蘇寧張近東,蘇商大佬。正是因為這1300億戰略投資資金到期,如果不能債轉股,就要還錢了。而蘇寧借給恆大的這200個億,是所有戰投裡面資金額度最大的一筆。

2017年9月,張近東與許家印的「交杯酒照」開始在網路上瘋轉,一時間,外界猜測之聲不絕於耳:難道恆大蘇寧就要成為一家人了?果不其然,正如大家所料,2017年11月6日,中國恆大發布公告稱,蘇寧電器集團之全資子公司南京潤恆將向恆大地產戰略投資200億元。在恆大地產增資擴股完成後,南京潤恆將持有其4.7%的股份,恆大與蘇寧的聯姻成為了現實。

但是一晃3年過去了,恆大借殼深深房上市的消息遙遙無期。恆大逼宮的求救信發出後,恆大危機正式被引爆。中國政府層面也不得不協調。隨之,恆大緊急組織所有戰略投資方開了一個會,包括蘇寧張近東在內的近900億的戰投方,再次對恆大伸出援手。

許家印、張近東一同現身《恆大地產集團增資協議》補充協議的簽字儀式。危難關頭,蘇寧再次伸出援手,張近東等戰略投資者在恆大關於戰略投資轉為普通股權長期持有的補充協議書上簽字。這意味著恆大1300億的債務危機基本上被解除了。恆大度過危機,但是蘇寧的麻煩才剛剛開始。恆大許家印還不起錢之後,債主蘇寧張近東要被壓垮!

2

這幾天,某知名財經人士針對最近國內債務雷爆的消息,發了一條簡單的推文,內容很簡單,就是五個字:「下一個,蘇寧」。文字表面可以說是語焉不詳,但意思很明白,蘇寧的資金鏈崩盤在即。

上半年被抓的博信股份董事長羅靜,引發的34億元爆雷合同,與其關聯的基金公司,牽扯出京東、蘇寧合同造假。這也是一件棘手的事。

最近,國內信用債紛紛雷爆,蘇寧系列債券價格大跌,傳言蘇寧被市場做空。網路流傳了多則關於蘇寧陷入債務危機的消息,指蘇寧目前債務規模龐大,目前蘇寧一年內要償還的債務1368億,而手裡現金只有248億,還債是個大問題。且短期內需要償還的債務很多,現金流不足,資金流面臨較大壓力,可能即將違約雷爆。


中國最早的傳統家電零售商蘇寧電器被曝資金鏈崩盤在即……(網路圖片)

很多時候,預言和流言都有自我實現的功能。如果再聯想到最近南京前首富楊宗義被抓,可以說蘇寧目前的處境確實就顯得有些詭異。面對市場上刮起的這股做空蘇寧的妖風,蘇寧居然也出來闢謠了。

日前,蘇寧官方微博發布了一則公告稱,近日,我司發現個別不良主體和個人通過海外社交平臺策劃發布針對我司的不實言論,詆毀我司聲譽,造成惡劣影響。我司對利用境外社交平臺惡意攻擊國內企業、試圖影響輿論環境的行為表示強烈譴責,並對相關當事主體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按照闢謠定律,蘇寧不闢謠不澄清還好,這一澄清,反而說明真有問題了。很多網友和媒體開始挖蘇寧的老底,盤查蘇寧的戰略發展和盈利情況,挖蘇寧的財務數據了,算資本負債率等基本財務指標。

3

蘇寧是中國最早的傳統家電零售商,早期佔據了中國電器零售行業的半壁江山,也為蘇寧積累了豐厚的「家底」。

近年來,隨著國內電商的快速發展,消費者習慣的迅速改變,蘇寧迫不得已著力向電商轉型,名字從蘇寧電器到蘇寧雲商再到蘇寧易購,確立了打造「店商+電商+零售服務商」模式,提供全場景消費服務。

但船大難掉頭,蘇寧易購押注新零售、打好新零售這場仗所要面對的挑戰難度不小,全員線上轉型並不順利。面對阿里、京東等平臺衝擊以及3C、家電行業的變局,蘇寧漸漸力不從心。

自2014年以來,蘇寧易購就已經陷入了主業虧損的狀態。表面上看,蘇寧的營收規模越來越大,但是其淨利潤水平卻開始大幅下降,主業虧損也越來越大。所以蘇寧就像賈府,看起來家大業大,其實裡面都是空架子。

最近7年,蘇寧易購累計稅前利潤總額看似達到了356.6億元,但其中包括了累計高達513.9億元的投資業務等巨額「副業」所帶來的利潤。剔除這一數字之後,蘇寧易購最近七年的業務性虧損額可能高達157.3億元,如果再將其他的一次性損益剔除,蘇寧易購的主業七年間實際虧損額將更大。

蘇寧易購佔蘇寧集團總營收的九成以上比例,主業持續大額虧損,導致蘇寧處於連續「失血」狀態。好在副業的投資和資產甩賣,貼補了主業的巨虧。最典型的就是2019年,蘇寧易購曾通過減持阿里巴巴股票和出售蘇寧小店業務在內的一連串大手筆取得的合計217.9億元的巨額投資收益力挽狂瀾,實現其當期利潤表數字的「轉正」。

到了2019年,把蘇寧小店、蘇寧金服等虧損板塊踢出合併報表範圍。靠著出售所持有股票、旗下資產,輔以高超的財務技巧,蘇寧易購在報表上頑強的維持了幾年的輝煌。這裡說的是蘇寧主業的盈利能力越來越差,這是出問題的一個徵兆。

4

現在企業巨頭出事,很多就是因為過度擴張,槓桿過高導致高負債,最終被債務壓垮的。蘇寧也不例外。

張近東將蘇寧的資產劃分到兩個上層持股母體:蘇寧電器和蘇寧控股。蘇寧電器並表蘇寧易購、蘇寧置業,擁有蘇寧的零售、地產、物流等核心業務,也是張近東在上市公司之外的主要發債融資渠道。蘇寧控股則持有蘇寧體育、蘇寧文創、蘇寧金融以及投資等非核心產業。

蘇寧的地產和金融業務這幾年膨脹迅速,在二、三線不斷開發蘇寧廣場、酒店寫字樓等商業地產項目。蘇寧同時涉足文化、體育、投資等多元化產業,連續大手筆「買買買」,先後收購PPTV、龍珠直播、國際米蘭等,組建了文創、體育集團。

蘇寧信奉「寧可買錯,不可錯過」,可能張近東認可「規模壓倒一切,速度決定命運」、以及近來流行的說法「大而不倒」。但是,這樣瘋狂擴張的表象,是用大舉借債和收購換來的。準確地說,是靠持續擴大有息負債規模的方式來實現的,本質上屬於借錢投資。但投資並不一定都是成功的,而且借的錢是要還的。

2016年,阿里巴巴和蘇寧易購達成戰略合作,蘇寧易購則出資140億元認購了阿里巴巴1.05%股權。2017年和2018年,蘇寧易購分三次出售了上述阿里巴巴股權,盈利約140億元,兩年給上市公司貢獻利潤分別為32億、110億元,佔利潤的絕大部分。可以說,這是蘇寧這幾年最好的一筆投資了,而其餘的投資則一言難盡。光見著花不少錢,沒見到賺很多錢。

2017年底,蘇寧電器通過旗下南京潤恆出資200億元,成為恆大地產的戰略投資者之一,持股恆大地產4.7%股權。彼時,恆大地產謀求在2020年回A股上市,假設成功,蘇寧系將繼「炒股」阿里巴巴之後再次獲得豐厚回報,美化蘇寧電器的業績。可惜天不遂人願,恆大地產回A股之圖在最近終告失敗,蘇寧的投資也「泡妞泡成老公,炒股炒成股東。」這200億的資金算是搭進去了,恆大也沒錢還給他。

2019年,蘇寧易購又分別以48億元、27億元收購了家樂福中國和萬達百貨,商業項目投資回報期較長,資金壓力較大。萬達百貨也不是省油的燈,持續的虧損在一年半載之內恐怕也難於盈利。

由於政策和市場的影響,蘇寧置業的業績也是後繼乏力。今年上半年,蘇寧置業營收12.46億元,淨利1.01億元。這也是毛毛雨,起不到作用。目前,蘇寧置地也在2019年停止了拿地,但還有太原、南昌、紹興、西安等地的13個蘇寧廣場在建,已投資200多億之外,剩餘投資規模仍需300多億元,接下來的資金鏈繃緊,千億短債缺口求破局。蘇寧不斷通過銀行貸款和發行債券的方式加大舉債,由此導致的代價必然是有息負債規模的驟增。畢竟借錢,那是要還的。

蘇寧電器是蘇寧系的核心資產平臺,也是主要的發債融資平臺。蘇寧電器2020年中報顯示,截至今年6月末,蘇寧電器總負債規模達到3000億元,其中有息債務規模接近1800億元。可蘇寧的淨資產只有1000多億。

最近,包括「18蘇寧01」、「18蘇寧02」、「18蘇寧03」、「18蘇寧04」、「18蘇寧05」在內的多隻蘇寧易購債券出現連續陰跌。這表明瞭市場的擔憂,擔心蘇寧電器在沒有收回給恆大的200億戰投款後,蘇寧系的償債能力存在壓力。目前蘇寧一年內要償還的債務1368億,而手裡現金只有248億,這樣明顯惡化的還債能力數據,是個債主都會擔心蘇寧的還債情況,擔心蘇寧違約也就是理所當然的。

蘇寧易購主營業務低迷,有息債務持續攀升,各項償債指標持續下滑。多方面業績表現可以斷定,蘇寧易購的短期償債能力指標已出現惡化。現在蘇寧信用債在紛紛下跌,整個債券市場融資利率都很高,連國債收益率都被帶動上漲了,說明包括蘇寧在內的中國這些企業巨頭要想通過債券市場融資,已經越來越難,債券市場如此,銀行抽貸斷貸也會進一步跟進,破窗理論誰都懂,借新還舊只能是做夢了。

蘇寧救了恆大,現在蘇寧要被拖下水了,誰來救蘇寧呢?我看張近東找不到這樣的好兄弟來幫自己了。剩下的就只有交給市場,也許蘇寧將會步華晨的後塵。這個可能性現在看是越來越大了。

5

從螞蟻集團、騰訊、萬達被打壓,到最近恆大、孫大午、楊宗義、李懷慶等人事件,可以看出中國民營企業的生存環境之艱難。最近看到一個劉強東的視頻,說京東每年交2個多億的工會會費,但是員工出事卻沒有得到一分錢的補償。我在推特上給出的評語是:傑克馬嘲諷金融監管剛剛出事了,你是嫌他們打土豪的理由不夠多,嫌自己死得不夠快嗎?

現在不光是民企,國企雷爆也是紛紛不斷,永煤、華晨等就不說了。11月19日,中國國企中科建設開發總公司負債371億,進入破產重整司法程序。不管是直接融資的,還是緊接融資的,這些企業的破產重組,必將帶來巨大的金融風險。

1600億的華晨破產重組,震動資本圈!如重組成功,金融機構可保留部分債權或轉為股權,如果不成功就進入破產清算,但受償率一般不高於30%。此前東北特鋼破產重組後,金融機構受償率約為20%。目前華晨重組方案清償率是個位數,將拖垮一批金融企業。

虛高評級的企業債務出清,就像大象到底,壓死的是著地點的一片小動物!希望大家不要成為這樣的小動物……

責任編輯: 宇真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