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千古一帝秦始皇】之二十:三件不詳之事(圖)

2020-10-22 09:38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秦始皇帝仰天而嘆道:「我的德性可比五帝,我將讓天下人共管社稷,可是,誰能接替我呢?」
秦始皇帝仰天而嘆道:「我的德性可比五帝,我將讓天下人共管社稷,可是,誰能接替我呢?」(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玉璧事件

秦始皇三十六年夏末秋初(公元前211年),始皇帝坐在龍庭,正和蒙毅說著什麼事情。一個被派往外郡傳旨的使者回來了,當面稟告始皇帝,說了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說他辦差回來一天夜裡經過華陰的路上,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出來一個人手裡拿著一塊玉璧,攔住他,對他說:請你替我把這塊玉璧送給滈池君,還對使者說:「今年祖龍死。」使者莫名其妙,急問他是什麼意思。但是,這個奇怪的人留下玉璧,沒做任何解釋,轉眼就消失在夜幕之中了。稀裡糊塗的但也感覺不妙的使者帶著玉璧回到咸陽,立即面見秦始皇,呈上玉璧,詳細說了經過。秦始皇聽後,第一反應就是這句話中的「祖龍」指的是自己,他沉默了好大一會兒沒說話。蒙毅見狀,先讓使者下去休息。始皇下令退朝,才對蒙毅說,「這是山鬼。山鬼至多知道一年之事。」又說,「祖龍」是指人的祖先。始皇自己心裡也明白,這是給自己解心寬哪。

然後,他派人將使者捎回來的玉璧送御府去察驗,鑑定的結果是,這塊玉璧竟然是秦始皇二十八年(前219)他巡遊渡江之時,祭祀水神而投到江水中的那塊。好幾年前祭祀水神的玉璧怎麼又被一個不明身份的人給送回來了呢?這不由得令始皇帝想起這一年來發生的奇異而又令人煩心的事,這已經是第三起了。

熒惑守心

第一件事就是「熒惑守心」。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是「三十六年熒惑守心」。

什麼叫「熒惑守心」呢?中國古代把「火星」叫作「熒惑」,二十八星宿中的「心宿」簡稱為「心」。「心宿」就是現代天文學中的「天蠍座」,主要由三顆星組成。當火星也就是熒惑運行到天蠍座也就是心宿這三顆星的附近,並在那個地方停留一段時間,這就出現了中國古人常說的「熒惑守心」的天象。天蠍座的三顆星中間最亮的一顆代表皇帝,旁邊兩顆,一顆代表太子,一顆代表皇帝的庶子。

這種天象為什麼會被認為是不吉利的呢?

「熒惑守心」的出現在古人看來就意味著,輕者天子要丟掉皇位,嚴重者就是皇帝死亡。那年出現了熒惑守心,秦始皇嘴上不說,心裡可是不舒服。

隕石事件

第二件事是隕石事件。還是秦始皇三十六年那年,一顆流星墜落到了東郡。東郡是在秦始皇即位之初呂不韋主政時攻打下來的,那時是齊、秦兩國的交界。現在已是大秦帝國的一個東方大郡。隕石落地還沒什麼,主要是隕石上面刻的字「始皇帝死而地分」。這七個字。人覺得它代表了上天的旨意,預示著秦始皇將死,同時也預告了大秦帝國將亡。地分就是統一的國土又分裂了的意思。

秦始皇很是震驚,下令立即焚毀這塊刻字的隕石。同時派人嚴查,是誰在石頭上刻了這幾個字。但是,對了筆跡,也找不出來,更沒有人承認。這也是始皇帝的一塊心病。

誰來繼承皇位?

現在又出現了這塊玉,秦始皇嘴上不說,但心裡也明白。大臣們都知道秦始皇帝不喜歡談論生死之事,所以誰都閉口不言,就連始皇帝身邊最親信的蒙毅,也是不敢多嘴。但始皇帝自己可明白啊,他心裡也在想身後之事該有個安排了。也就是一旦自己離世,誰來繼承皇位呢?

其實按照秦國的慣例,一國之君一旦繼位,首要大事就是立儲,也就是確立自己的繼承人。可是始皇卻遲遲沒有這樣做。

最早的時候,秦始皇甚至有禪讓皇位的想法。那是在秦始皇統一天下後不久。一天召集群臣商議國家政權交接的事,他說:「古代有五帝禪讓,又有三王代代相傳,你們認為哪一種更好?我想採用最好的方法。」在場的博士都不說話,只有鮑白令之回答說:「如果以天下為公,就會禪位給賢能者;如果把天下當私家財產,則會在家族內代代相傳。由此可知,五帝以天下為公,三王以天下為家。」秦始皇帝仰天而嘆道:「我的德性可比五帝,我將讓天下人共管社稷,可是,誰能接替我呢?」

在此之前也有燕國國君噲把王位禪讓給自己的宰相子之的事,但子之是個小人,結果燕國大亂。由此也可知道,此時的人心民心已不是堯舜禹時代的人心民心了。那時的人心已經變壞,道德下滑,哪裡去找像堯舜一樣的聖人啊?所以禪讓也成了不合時宜的空談了。上面那段記述出自於西漢時期的《說苑》這本書。西漢距離秦朝還不是很久,而且《說苑》也還是可信的史書記載。所以這件事應該是有的。從這個記述當中我們起碼可以看到,始皇帝的初心不是為了自己一家打天下的。他想為天下找一個合格的繼承人。這可能也是他遲遲沒有立太子的原因之一吧。

錘煉扶蘇 用心良苦

再說扶蘇。秦始皇的長子扶蘇,僅從他的名字看,就可以知道,秦始皇是很鍾愛他的。或者至少是很寵愛扶蘇的母親的。扶蘇的母親是誰,史書沒有記載,我們也不得而知。但是扶蘇這個名字是出自於《詩經》中《國風・鄭風》的第十首。是先秦時代鄭國華夏族民歌。是一首描寫男女約會時女子對男子的戲謔、俏罵的詩歌。全詩二章,每章四句。全詩充滿了調侃、戲謔的意味,笑罵中蘊含著深厚的愛,清新活潑。全詩出自少女之口。「山有扶蘇,隰(xí)有荷華;山有喬松,隰有游龍……」取名於斯,也可以令人看到秦始皇和扶蘇的母親應該是感情很融洽的,而扶蘇的這個名字,也記錄了,或者是表達了這點。而且歷代秦國也都是遵循著「立嫡以長」的這個規矩。扶蘇就是長子,人們都覺得扶蘇應該是當然的儲君,王位的繼承人了。

然而秦始皇卻是始終沒有做出決定。現在面對一年之中,連續發生三件這樣的事情,件件都指向秦始皇的生死,也就關係到立儲大事,始皇嘴上不說,心裡也在考慮,但總是決斷不下。而扶蘇現在哪裡呢?扶蘇被始皇帝發落出京,到上郡(今陝西榆林南部一帶)蒙恬所統領的北部軍中出任監軍。

蒙恬是受皇帝派遣,北駐邊防,抗擊匈奴的。人們都說扶蘇因為勸諫父皇不要對儒生採取嚴厲手段而被貶出京,失去了秦始皇的歡心。秦始皇知道人們怎麼看,但是自己心裡其實怎麼想的,不知道這個孩子是否明白?自己的一番苦心,有沒有人瞭解呢?想到這裡,始皇轉頭問蒙毅:「愛卿,朕把扶蘇發到上郡,你怎麼看這件事呢?」

當時大將蒙恬統領三十萬精銳部隊,相當於秦國一半的兵力,駐守北部邊界。由於地處北部上郡,位置相當於當今的北京軍區一樣,蒙恬同時擔負著北部軍統帥和京城最高軍政長官內史的重要職務。掌控著首都和北部的軍政大權。秦始皇派扶蘇去那裡做監軍。實際上,寓意深遠。很有些明貶暗保的用意,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把扶蘇這個書獃子,送到實際的戰爭實踐中去鍛練、錘煉,讓他見識見識真刀真槍,同時還可以和蒙恬建立牢固的關係,使得扶蘇能夠得到肱骨大臣的輔佐。

蒙毅也是這樣看,但沒有直說。只是說皇上用心良苦,皇子定能不負皇上苦心的。始皇對蒙毅嘆道:「這個孩子根本不懂得實際。我是擔心他只是把書本上的東西生搬,近乎腐儒。那哪裡能行呢?朕每日裡勤勞執政,日理萬機,絲毫不敢懈怠。初定天下,百廢待興。如果不統一文字,統一度量衡,統一車軌,不修路,不擴展疆土,北拒匈奴,南征百越,那統一就是一句空話。天下太平就是一句空話。這些都是不能等的。有時候不得不採取一些激烈的做法。我也想到等基業大定,交給他的時候,需要養息岑首,安撫萬民,所以朕選了淳于越做他的老師。但看起來,扶蘇不很明白這個道理。過於書獃子氣了。朕治國,是要根據實際情況決策於帷幄的。要剛柔並濟,法理並用。所以朕才把他發落到你兄長那裡,讓他也歷練歷練,也希望蒙恬能夠做他的師長,教導他真正能夠成為一個治國明君才好。」

蒙毅不斷點頭,說:「皇上的心意,公子一定能夠知悉。家兄想來也會明白皇上的用意,一定會盡心的。」

淳于越,就是那個在秦始皇的生日慶典上極力主張復古的那個老儒生。秦始皇就是派了他做扶蘇的老師。

時光荏苒,現在事情看起來已經迫在眉睫了。但是秦始皇還是下不了這個決心。自己共有二十幾個孩子,扒拉扒拉,哪個也不是那麼盡如人意,怎麼辦呢?

正在這時,占卜官進來覆命,報說經過占卜測定,針對那三件不祥之事,得出的結果是皇帝出巡並遷徙百姓才能避凶趨吉。於是,秦始皇下令遷移三萬戶人家到北河、榆中地區,並且給每家遷徙戶賜贈了一級爵位。

始皇這邊忙著準備出巡。有內侍報說小皇子胡亥求見父皇。始皇一聽,連忙叫他進來。欲知胡亥覲見何事,請看下集。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