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為什麼中國保姆多是潑婦型?(圖)

富人、窮人本不該對立——寫在大量菲佣來華前

2020-09-18 08:43 作者:範存璋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保姆
9月12日,北京街頭(圖片來源: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18日訊】2019年8月,有消息稱,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即將訪華,訪問成果之一是簽訂中菲勞務合作協議,預計菲律賓將有30萬家政工進入中國內地。這一消息立刻引起大陸網民的強烈反響。

在這一微信下的跟帖,表達的意見高度一致。之所以如此,不外兩個原因:一,菲佣的服務質量,得到了世界的公認;二,大陸內地的家政工,其服務之惡劣,舉國皆知。

大家驚嘆:厲害了,中國保姆!中國保姆一般都是潑婦型,一言不合就大發雷霆,蠻不講理,破口大罵。他們光想多拿錢而少幹活,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乾眼前活,背後偷懶。他們白天常常聚集在小區的公共場所,交流、傳授如何對付東家的經驗,打罵東家小孩、老人,偷錢、偷東西,購物低價高報。個別的甚至喪盡天良,幹出圖財害命的勾當。這樣的保姆是十足的刁民。這樣的保姆,費用再低,就是白干也沒人敢用。

保姆這一職業,自古以來就有。過去保姆的服務,沒聽到有多少大問題。不說舊社會,就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也沒有聽說過有今天如此惡劣的保姆。其原因到底出在哪裡?

你出錢雇佣我,我拿了你的錢,我理當按規矩為你服務,這是古今中外的共同價值觀念。但是1949年以後,這一價值觀在我國發生了變化。即使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說窮人富人本不該對立,能有多少人認同?在他們內心深處總認為,雇佣保姆,是資本家、地主剝削勞動人民的罪惡行為。

對此,我有切身體會。

解放初期,我們家在農村的只有父母親和我三人。父親是鄉長,每天要去上班;母親身患癌症,連簡單的家務都難以應付;我還是個剛剛上學的孩子,需要有人照顧。無奈之下,家中僱請了同村的一位婦女,為我們家做家務和照顧母親。但是只維持了一兩個月,這個保姆就不來了。當時我還小,也沒問父母。過了很多年之後,我才得知父親為此事,在黨內受了批評,說請佣人(當時農村還習慣舊社會的用語)是地主富農的剝削行為。

農村是這樣,城市情況大致也如此。

我二哥家在城市工作,孩子多,二哥、二嫂都要上班,僱請了一位來自農村的保姆。但在1957年後,二哥家辭退了這個保姆,原因是黨員幹部不能雇保姆。黨內的說法叫做:雇保姆是資產階級生活方式。

如果雇佣關係是剝削與被剝削的關係,就把原本應該平等的兩類人,人為地劃分成剝削階級和被剝削階級兩類不平等的人群。

富人和窮人是相依相緣的關係,他們都離不開對方,離開了對方,自己也就無法存在。從這個意義上說,他們是平等的。有人一定會問,那為何富人和窮人常常發生衝突?是的,問題就出自他們對富人、窮人之間的關係,持有錯誤觀念造成的。比如,有些地主認為,是他養活了長工、佃戶,所以才有了惡霸地主之類的為富不仁者。比如有些資本家,以為是他養活了工人,這才有了那些吸工人血的不法資本家。窮人中則有人認為富人之所以成為富人,是靠窮人養出來的。持有這種觀念的窮人,便是產生刁民的基礎。這種觀念,中國自古以來就有。比如舊時的「吃大戶」,他們會說:餓死不如犯法(搶富人的糧食或財富)。更有甚者偷盜,攔路搶劫,甚至成為佔山為寇的刁民。即使這樣的人,還有人為他們辯護、唱讚歌,美其名「劫富濟貧」、「綠林好漢」。

持有窮人、富人不平等觀念的,不唯獨中國有,其他國家也一樣。美國人史沫特萊,在她的自傳《大地女兒》中,寫到她窮困潦倒,來到紐約時的心情。她寫道:「我痛恨我所在的這個大城市,痛恨這從工人身上剝削來的財富。我在42號街上停下來,看著那流水般的汽車,許多汽車的價錢比我一生所能賺的錢還要多。懶洋洋地躺在這些汽車裡的人,他們一生中連一天工也沒做過,將來也不會做工,也不必去打仗。……我寫下的是人類的血和肉。在我的經驗和信念中,有著根深蒂固的仇恨和痛苦。」史沫特萊的信念是什麼?就是《共產黨宣言》裡所宣稱的對有產階級的仇視。

當此等觀念一經傳入中國,與中國窮人中的仇富者一拍即合。他們大肆宣揚窮人創造了財富,甚至創造了歷史。請看解放初期土改時,曾經流傳過一首土改歌曲。它出自於當時江蘇省松江縣,歌名叫《啥人養活啥人》。原歌詞是用方言寫的,現改成普通話,其中一段歌詞為:

大家看一看(哪),

大家想一想(哪),

地主和農民到底誰養活誰(哪)?

沒有我們來種田,

天上不會落白米,

半夜睡,五更起,

車水坌地皆要用力氣(呀)。

地主不種田(哪),

倉間堆滿上白米(呀)。

看看就曉得(哪),

想想就明白(哪),

地主和農民,

到底是誰養活了誰(哪)?

沒有我們拿田種,

地主餓得不能動,

三樁事情吃住用,

沒有我們不成功(哪),

到底是誰養活誰?

大家就想想通(哪)!

地主養活了農民是錯誤的,但反過來,農民養活了地主,卻也同樣是錯誤的。社會財富的生成,是由多方面因素聚合而成的,單純由地主或農民都不能生成財富。地主掌握了生產資料,沒有勞動力的參與,土地不能自動生成白米;農民雖有勞動力,沒有生產資料,只能困死在家中,財富哪裡來?簡單的道理,卻被歪理邪說擾亂了人心,鬧出了許多圖財害命的勾當來。中國發生了「打土豪分田地」,沒收資本家的工廠,大規模洗劫富人財產的「窮人運動」。窮人的這種不勞而獲,成為了正當正義的行為,標榜為革命行動。在今天那些潑婦型保姆身上,我們能夠明顯地看被這種思想污染的痕跡。

1949年後,進行了那麼多的運動,我們可以仔細分析一下,不管哪一個運動,基本上都與窮人鬥爭富人有關。土改自不必說,以後的鎮壓反革命,其中的反革命多數也是地主、富農和資本家。當時說出身不好,多數指的就是有錢人家。農業合作化、公私合營、人民公社化等,都是斗富人的運動。文革說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運動,按理說沒有地、富、資本家的事,不,即使實在找不到他們身上的罪名來,在批鬥當權派時,也要讓地、富、資本家站在一旁陪鬥。如此天天拿富人斗呀、批呀,其結果就是越來越助長窮人的威風,造成了人人都覺得自己「窮光榮」,有錢人成了他們的死對頭。

這種被人為顛倒的觀念,一旦在一些窮人頭腦中確立起來,人性之惡就有了滋生的土壤。

隨著社會的發展,仇富惡行終究是見不得太陽的行為。於是他們會用道德捆綁自己,作了惡,正義似乎還在他那邊。我們不要以為這樣的現象,已成為遙遠的過去。就在不多年前,我們見識了當街怒砸日本車就是。能夠擁有日產車,那一定是有錢的主兒,富人!他們恨的就是富人。但他們不明說,藉口買日本車是漢奸行為,砸漢奸車是愛國正義之舉。這和那些偷東家錢物的保姆,具有同一個思路。她們會振振有詞,說自己那麼一點報酬,無法養家餬口。或說,家裡有人生病,無錢治病,不得已而為之。東家有錢,少了我偷的那一點錢無所謂,對於我來說,那點錢可以養家,可以救人命。

改革開放之後,人民生活得到了很大提高,腰纏萬貫的人多了起來。城鄉之間的差距,與改革開放前的差距更大。在那些來自貧困農村的家政工的眼裡,城裡僱用他們的東家,跟過去被她們批鬥的地富,沒有多大區別。將近百年前的1928年1月,中國一支工農紅軍張貼了一條如下的宣傳標語:你想發財嗎?你想不交租嗎?你想分財主的東西嗎?你想睡東家的小老婆嗎?跟著紅軍走吧!中國歷史上恐怕還沒有過這種強盜,敢於如此大膽劫富的口號。但是竟然有許多窮人、光棍,跟著紅軍而去。如果有一天再刮起「吃大戶」、「打土豪分田地」風暴,潑婦型的保姆便是這場風暴的中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