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太平軍善待旗人少女和南京烈女黃淑華的事跡

2020-06-07 02:07 作者:史鑒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名滿族旗人女子晚年自述,15歲時太平軍攻克杭州城,其父毓麟為杭州駐防旗人佐領,自殺殉國,自己仍然受到太平軍的善待和保護;等到湘軍攻佔杭州,湘軍強搶這位旗人少女,牽她衣服哀哭的保姆被湘軍殺掉,這位旗人少女被湘軍擄到軍營中強暴:

「濟南逆旅,有浣衣嫗,年六十餘矣,無兒無女無親族,時時來逆旅中,為客浣衣自給。嘗自述生平,為浙駐防旗人。父曰毓麟,嘗兩署佐領,生二子三女,嫗其季也。兩女皆嫁,二子亦宦京師,嫗獨依父膝下。年十五,母卒,自以父年老,矢不復嫁。已而洪楊難作,忠王李秀成克杭州,駐防旗兵多死。嫗父自縊不得,而外兵至,執以見忠王。忠王問能降否?曰不能。問願去否?曰不願,願就死。忠王曰:「善。」乃解帶經於堂。忠王嗟曰:「好男兒不可以褻。」命軍中斂而殯之於佛寺。先是,城陷之際,嫗知父必死,亦自投於井,而保姆援出之,匿嫗於外舍。父既死,忠王聞尚有一女,乃榜求之,遂得嫗。忠王命為父成服,且給以薪米。蓋當時諸殉難之家皆有之,不獨嫗也。是時忠王部下,皆奉令惟謹,莫有敢犯者。未幾而湘軍下浙,所至焚掠一空。嫗與保姆方坐灶下,湘軍猝來,擁之以去。保姆牽衣哀哭,兵怒,白刃一揮,而人僕矣。嫗駭慟而暈,亦不知身詣何所,久之少蘇。是夜有湘軍將官強污之,蓋蕭姓營官也。」(史料《太平天國野史載余》)

16歲的南京烈女黃淑華自記全家5口被湘軍殘殺,自己被擄的慘況:

「被擄出南京的成千上萬名年輕女子下場如何,今所知無多,但至少有名女子為城陷後她個人的遭遇留下記錄。她名叫黃淑華,十六歲。她說,士兵上門,「殺二兄於庭,乃入括諸室。一壯者索得予,挈以出,弟牽其衣,母跪而哀之。彼怒曰:『從賊者,殺無赦,主帥令也。汝不聞也?』遂殺母及弟。長嫂至,又殺之。掠予行,而仲嫂則不知何往。時予悲痛哭詈,求速死。彼大笑曰:『予愛汝,不殺汝也。』」

那名士兵把她綁起來,放上船,帶她一起回湖南。他來自曾國藩的家鄉湘鄉,也就是曾國藩湘軍乃至這整場平亂戰爭的發軔之地。如今,經過這麼多年,曾國藩的子弟兵終於要衣錦還鄉。一旦跟這個士兵回到他老家的村子,黃淑華將一輩子變成殺害他全家的仇人的妻子。有天晚上他們在客棧留宿過夜時,她把自己的遭遇寫在一張紙條和一張帛上。帛貼身藏著,紙條貼在客棧牆上,然後找到機會殺了他,之後上吊自殺。」-摘自美國裴士鋒(Stephen R.Platt)著作《天國之秋》,引用參考資料『[47]《像山縣誌》(1874年),末卷,第26頁;引於朱東安《曾國藩傳》(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2001),第225頁。』

「(湘軍攻佔南京)亂兵至,殺二兄於庭,乃入括諸室,一壯者索得余挈以出,弟牽其衣,母跪而哀之。彼怒曰:『從賊者殺無赦,主帥令也!』遂殺母及弟。長嫂至,又殺之。掠余行。而仲嫂則不知何往。余時悲痛哭詈求速死。彼大笑曰:『吾愛汝,不殺汝也。』遂系余於其居,旋遷於舟,溯長江而上。…」(摘自《羅爾綱全集第一卷?太平天國史類(1)》)

求真史而得真鑒

来源:看中國來稿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