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周恩來淫亂史和私生子女内幕(圖)

2020-09-01 11:00 作者:者行孫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周恩來(右)的偽善曾欺騙無數中國人,他有豐富的淫亂史,私生子女均被曝光,還曾向其妻鄧穎超(左)介紹他的情人。
周恩來(右)的偽善曾欺騙無數中國人,他有豐富的淫亂史,還曾向其妻鄧穎超(左)介紹他的情人。(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前中共第一任總理周恩來,其偽善曾經欺騙了無數中國人。近些年,周自私、虛偽、狡詐、殘忍的真實面目不斷被披露,其中包括其私生女及私生子均被曝光。

周恩來的德國情人

海外中文媒體曾刊登《周恩來批判》一書及有關周恩來書籍的相關故事,介紹周鮮為人知的秘史。提到周留學法國時不但放蕩浪漫,而且與德國姑娘未婚生子,以至於在其1954年出訪德國時出現尋親認父的尷尬局面。

文章稱,周恩來與德國情人的故事,始傳於上世紀50年代初期。1954年7月周恩來訪問東德時,忽有一位自稱是他後代的東德男子要與他見面,被他拒絕。

該男子面貌有華人特性,輪廓也像周恩來。據當時西方報紙報導,周恩來在法國巴黎留學時,與一位德國女子曾生下私生子。該德國女子「可能是」德共黨員,後離開巴黎返回德國。

「周恩來在東德有子孫」的新聞,啟發了當時西德《明星》週刊記者海德曼的極大興趣,他深入「鐵幕」採訪,在東德漢德海根見到了周恩來當年的情人及其兒子的遺孀,後來又在芝遠見到了周恩來的孫子。

據海德曼報導,周恩來的情人叫史蒂芬,曾為哥廷根的奧本曼旅店的女僕,1923年周恩來寓居該店期間與之相識,昵稱她為格德爾,兩人常在附近森林散步。史蒂芬頭髮深棕色,體態略胖,不久為周恩來生下一子,取名庫諾。

生下孩子12天後,史蒂芬被旅店老闆解雇,回鄉下父母家去了,從此與周恩來斷絕音訊。

庫諾死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庫諾的妻子改嫁,留下一個孫子威佛利,全名古諾・韋爾來德・周,1954年海德曼去漢德海根採訪他才是個10來歲的小男孩。

文化大革命前夕,《明星》週刊記者再訪東德,威佛利已長大成人,在一家國營工廠當工人,結了婚,已有兩個女兒。威佛利為自己是周恩來的後代深感榮耀,得意地告訴記者:「我的祖父舉世聞名」。還說工廠的同事都知道這件事。

周恩來寫信:「某某女人真漂亮」

文章介紹,周恩來留學期間給朋友寫信,常忍不住向他們誇耀歐洲的美色,「某某女人真漂亮」,或是「巴黎真是美極了」。

剛到法國的時候,周恩來還把自己的照片印在明信片上,寄給國內和日本的朋友:「朋友多,名勝多,你想來嗎?」有評論說,這即使在70多年後的今天,也仍不失為一種時髦的玩法。

周恩來喜歡跳舞,常去公共舞廳,從不愁沒有舞伴。

周恩來雖家境貧寒,在日本求學時一度生活無著寄人籬下,心情也總是煩悶,但赴歐前他的經濟狀況大為改觀。一方面得到南開校董嚴修和著名律師劉崇佑的資助,另一方面與天津《益世報》商定,作為該報的旅歐通訊員,以稿費貼補生活費用。

資料顯示,1920年11月7日,周乘船赴法國勤工儉學,分別在法國、英國、德國柏林大學考察學習。1922年周恩來從巴黎來柏林,專門從事所謂「革命」活動。

周恩來私生女展示鐵證

曾被稱為中共「道德楷模」的周恩來,除了其私生子傳聞外,還有私生女傳聞。

1994年3月,總部設在美國普林斯頓的《民主中國》雜誌(總第二十期),發表了作家孔捷生的一篇長文「解咒年代:本世紀最後的黑匣」,副標題是「周恩來與神話的終結者:艾蓓」。

孔捷生的文章說,艾蓓就是周恩來的親生女兒!一個在黑匣裡封存了太久的秘密,一段長達30餘年的血淚時光,凝結和聚變成一部長篇──《叫父親太沉重》。

《叫父親太沉重》一書作者就是艾蓓,書中寫到,「因為這本書,如果你永遠回不了國,你是受不了的。」有人對艾蓓說:「不光是大姐(鄧穎超),黨內有一批有權有勢的老人,他們也不會容許你寫這本書的。」

《民主中國》雜誌以獨家版權擁有的方式發表了艾蓓的多張照片。她長得的確與周恩來有幾分相像,並且越看越像:飽滿的額頭,濃眉(稍淡於周)大眼……

書中,周恩來曾摟著15歲的作者,臉貼臉地對著鏡子:「你看我們的眼睛眉毛,看看我們的嘴,正面看不出來,側面看都是噘噘嘴……」。

該書一邊行銷,一邊引來中共無數的批評。1994年8月,新華社發表《揭開艾蓓身世的真相》一文。文章稱,記者就《叫父親太沉重》一書作者艾蓓的身世,訪問了中共文獻研究室負責人,該負責人稱:「艾蓓是周恩來的私生女」是一個謊言。

後來,艾蓓邀請了《世界日報》的資深記者到她的住地,還請了一位具有公信力但沒有披露姓名的人士,向他們展示她的鐵證。

這件事後,資深記者在報紙上報導,他的確看到了鐵證,同時還有一位具有公信力的人士在場。至於鐵證是什麼,具有公信力的人士是誰,至今沒有公布。

艾蓓講述了一個對父親既愛且恨的故事。她的書名恰當地表達了這樣一種心結:《叫父親太沉重》,雖然是父親,但叫起來太沉重,但畢竟是父親!

周向鄧穎超介紹情人

她筆下的母親──安然。她是一個資產階級家庭的千金小姐,北京某醫學院學生,韓戰爆發參加志願軍抗美援韓。赴韓前夕受到周恩來的接見,握手時她像含羞草一般哆嗦,感受到父親的溫熱和憐愛。

在一次美機轟炸中,她受傷回國治療。周恩來到醫院看望從戰場上下來的人,恰好推開了安然的病房。20年後,周對安然說,當時你看見我,臉直紅到耳根。我扶你躺下,你渾身發抖,你曉得嗎,你這是鼓勵我……。

受到鼓勵的周恩來,決定把安然介紹給孫夫人宋慶齡。傷癒後,她接到宋慶齡家庭舞會的請柬,周恩來邀他共舞,又親自到門旁送別,給她繫好圍巾:太冷了,別凍著。

不久,在團中央舉行的聯歡會上,她再次見到周恩來,他把她介紹給鄧穎超。周對她的面赤氣粗、舉止慌亂視而不見。鄧穎超誇道真是漂亮,比想像的還漂亮。

1953年秋,周恩來由鄧穎超陪同到上海休息了10天,某日,他持一束白色馬蹄蓮造訪在上海母親家休養的安然。當晚,他倆進影劇院看電影《梁祝哀史》,沒看完就摸黑離開了。1956年,他們一道遊香山。

同年12月26日,尚未結婚的安然在上海早產下一個女兒──愛蕾(艾蓓)。

2015年,《美國之音》發表何清漣的評論文章稱,1994年8月,中共官媒新華社發表《揭開艾蓓身世的真相》一文。文章稱,記者就《叫父親太沉重》一書作者艾蓓的身世訪問了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負責人,該負責人稱:「艾蓓是周恩來的私生女」是一個謊言。

何清漣的文章稱,當時中共領導人「偉光正」的形象在國際社會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張艾蓓被作為還擊突破口而被批判。但張後來嫁給了哈佛大學杜維明教授,由於杜對中共有極為重要的統戰價值,張當年出書那事,也就被北京當局「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據說,張艾蓓後來常伴其丈夫回國,媒體以杜夫人稱之。2004年9月,艾蓓陪杜維明在其老家山東訪問,9月30日晚,中共山東省常委、省委宣傳部長朱正昌、山東大學校長展濤等會見他們時,媒體公開提了張艾蓓的名字。

據維基百科資料,張艾蓓1994年前後寫了題為《叫父親太沉重》一書,作者在書中自稱是周恩來的私生女。

圈內人的證詞

有中共黨史的「活字典」之稱的司馬璐在《早年周恩來身邊的女人初考》一文中披露,艾蓓寫的《叫父親太沉重》一書,基本背景是事實,問題是,她沒有勇氣用第一人稱,忠實地寫出,而是故弄玄虛,用迂迴曲折的小說筆法來表達,以至很多人懷疑她的真實性。

香港開放雜誌主編金鐘曾披露,2015年出版的《司徒華回憶錄》,提到八九年六四事件後港支聯曾協助一名「毛澤東情婦」移民美國。她就是毛身邊僅次於張玉鳳、孟錦雲的女人陳惠敏(陳露文)。

當問到《叫父親太沉重》一書,周恩來有沒有婚外情時,陳露文毫不猶豫地說:周有情人,是一位將軍的妻子,比陳大10歲,是海政的舞蹈演員。周常打電話找她,在她們那圈子裡人皆知道。

陳露文說:「艾蓓完全是周恩來的女兒!」艾的養父是個副部長(即中央社會調查部副部長羅青長),生母在北京,當然不會公開。

據海外中文媒體1994年5月22日報導,旅居舊金山的張艾蓓《叫父親太沉重》一書,因作者艾蓓稱,是已故中共總理周恩來的私生女,在香港、臺灣和美國華人界成為轟動「大新聞」。

2012年2月17日晚,大陸山東衛視,歌手弦子演唱《繡金匾》。郭蘭英坐在嘉賓席淚流滿面,感慨的說:「我是生活在主席、周總理、老帥的懷抱裡。我每週必須見周總理一次。我每次唱《繡金匾》都會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