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立法會延任一年 民主派留下還是總辭職?(組圖)

2020-08-16 14:14 作者:李晴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看中國2020年8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晴採訪報道)8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開的人大常委會議決定,因應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第七屆香港立法會選舉將延遲選舉一年,至2021年9月5日舉行。香港民主派人士認為,推遲一年選舉不符合香港《基本法》;有人主張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應總辭職,「臨立會」無民意授權,應杯葛或推翻;亦有人主張議會抗爭從來都是一條不可或缺的路線,無理由放棄其中一條,且抗爭需要資源。

鄒家成:「臨立法」無民意授權應杯葛

23歲大學生鄒家成是本土派代表人物,他稱延任一年的立法會為「臨立會」(臨時立法會)。並表示,本土派對此立場清晰,臨立會需杯葛甚至推翻。理由是,「其缺乏重要的民意授權,且是中共人大施捨下來的權利,先DQ泛民議員再委任,過程極具侮辱性。」

在北京召開的人大常委會議決定,因應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第七屆香港立法會選舉將延遲選舉一年。那麼到底香港民主派人士應該留下還是總辭職,鄒家成認為「臨立法」無民意授權應杯葛。
在北京召開的人大常委會議決定,因應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第七屆香港立法會選舉將延遲選舉一年。那麼到底香港民主派人士應該留下還是總辭職,鄒家成認為「臨立法」無民意授權應杯葛。(圖片來源 : 李明/看中國)

他並表示,「臨立會」為非法潛建,欠缺公義和正當性。而潛建出來的議會裡面,議員由中共委任,現有議員被委任。手握人民權利的立法會議員,將來會走什麼樣的路,他對現任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過往業績的表現並不看好。

例數過往四年民主派的政績和表現,他質疑來臨一年,民主派議員議會裡面能做到什麼,會否義無反顧地抗爭?他說,「這麼久以來,只見鄭松泰一個表態,當直通車、國歌法都通過時,是不是無底線抗爭?說要守住關口,寸土必爭,但你有無實質的改變,在未來的一年可以做到。」

他強調,「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是否要力撐來臨的議會抗爭所帶來的益處,可以彌補到潛建議會帶來的破壞性?」他表示,期待議會裡面會有實質的改變。

何俊仁:每個位置都要爭取

香港支聯會主席、執業律師何俊仁在接受《看中國》記者專訪時直言,「有人不喜歡在建制裡邊抗爭,以後在街頭,不需要在建制裡面,有些人會覺得每個位置都要爭取。」

何俊仁
何俊仁(圖片來源 : 李明/看中國)

對於社會上對延任一年的立法會的反對聲音,他認為,「有什麼理由今次不應該留在議會?這些人也都是(民意)選出來的。無篩選,全部選出來的人繼續留任。」

他質疑提出反對延任的但又參與下屆選舉的候選人,「如果說不值得留下,那你下一屆選舉做什麼呢?區議員選舉又做什麼呢?」他指,如果有人不喜歡在制度裡面抗爭,可以選擇自己的抗爭方式,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離開議會或留在街頭。他更質疑整日攻擊民主派的人有何用心。

黃浩銘:民主派還有什麼力量可以抗衡

社民連主席、香港中文大學社會政策係碩士黃浩銘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部署上,如果沒想到一個好的辦法可以在街頭上面長期做戰的話,我認為暫時穩守自己的崗位比較穩妥。原則上,如有DQ和不公義時,我們就全面撤出議會。」

黃浩銘
黃浩銘(圖片來源 : 李明/看中國)

對於提出總辭不入臨立會的說法,他提出質疑,「為何你今屆還參選立法會?明知道會被DQ在試什麼?」例數2016至今被DQ的多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他坦承,鬥爭的力量在議會裡面有侷限。但去年逃犯條例議案,也是議會加民間一起打贏的。

他表示,對於反對的聲音和想法,願聞其詳。如果撤出議會能夠成功地令到我們民間社會或者街頭戰線,所謂國際戰線更加能夠有力量和壯大,以及方案如何。但表示「不理解何無端端將自己在議會裡面的陣地撤走。」

他更質疑,「如果立法會陣地要撤走,為何你要保留區議會陣地呢?還是你覺得區議會做很多事情呢?」他坦言:「我個人的見解是,如果有些事我們還可以找到它的作用,就不要這麼快放棄,能留守陣地的就留守陣地,不要這麼快退卻。要放棄陣地,需要一個更加紮實的理由。」他說,他暫時看不到這個理由。

對於有人質疑民主派無盡到力?他說,本土派自決派本來亦有安排Plan B,「如果今日不同的陣營都有plan B,點解我們要撤出?由Plan B去取代不爭氣的人?哪些人懶惰,不投他票,開他的名字出來,然後不投票給他。其他政治色彩沒那麼濃的,投票給政治色彩無那麼濃又可以做到事情的人。

面對國安法下的五條紅線,無論誰掂到即死。為此,他亦提出嚴肅的問題,「要問議會裡面留守的人,議會裡邊的意義在哪裡?除了資源,當然資源都重要。對手少一分資源,我們就多一分,何樂而不為。而當我多一分資源的時候,我有無在其他地方損失更大?這是一個問題。」

他說,如果有人留在議會將會令街頭運動搞不起,完全群眾運動不能恢復,是需要思考的另一個問題。「而即使離開議會,街頭運動都走向潰敗的情況,怎樣說服我拋棄固有的崗位,即刻全部轉向街頭運動呢?」

他更質疑,當人大常委開會期間,社民連走去中聯辦抗議而遭票控時,為何不見其他反對的聲音和街頭抗爭行動。「鍾意街頭就做街頭,除非議會拖累你,我還沒聽說怎樣拖累法。」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