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張季鸞:報業一代論宗 天下慕聞正聲(上)(圖)

2020-08-15 10:48 作者:趙長歌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民國報人張季鸞,是一代報人心中的典範,他悲國憂時,逝世時,蔣公讚其為「一代論宗」,並稱「斯人不作,天下所悲。」
民國報人張季鸞,是一代報人心中的典範,他悲國憂時,逝世時,蔣公讚其為「一代論宗」,並稱「斯人不作,天下所悲」。(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民國報人張季鸞(西元1888年~1941年),名熾章,字季鸞。他畢生從文,於中華民國成立之初,任孫中山大總統秘書,參與起草《臨時大總統就職宣言》;他是一個新聞記者,身處文人論政的時代,透過他的文章可一窺他的人格;他是一代報人心中的典範,他鏗鏘有聲的文字,鐵肩擔道義的精神,展現出文人、報人的真風骨;他悲國憂時,逝世時,蔣公悼曰:「季鸞先生,一代論宗,精誠愛國,忘劬積瘁,致耗其軀。握手猶溫,莒聞殂謝。斯人不作,天下所悲。」並題輓聯曰:「天下慕正聲千秋不朽,崇朝嗟永訣四海同悲。」

張季鸞是《大公報》的主編兼主筆,他與《大公報》在一個時代發揮了傳播正聲的作用。胡適曾說,《大公報》是全國最好的報紙;林語堂讚揚《大公報》是辦給「教育程度過高的人」看的。張季鸞於1941年逝世;1949年之後,《大公報》經中共改造、整肅,變為被附體的「妲己」,再無「大公」與公信可言。

現代對張季鸞的記敘是模糊不清的,有讀者讀完有關他的傳記後評論說,讀了整本書,還是不知道張季鸞是怎麽樣一個人,他何以備受尊崇,又何以能稱為「一代論宗」。所幸,文人有文字留世,要找尋真實的張季鸞先生,必要讀其論,透過文字見其精神人格與思想境界。

勸陝變軍界悲悔謝罪

在張季鸞的作品中,〈給西安軍界的公開信〉最為著名,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發生,12月18日,張季鸞發表了這封公開信。

「陝變不是一個人的事,張學良也是主動,也是被動,西安市充塞了乖戾、幼稚、不平的空氣,醞釀著、鼓動著,差不多一年多時間才形成這種陰謀。現在千鈞一髮之時,要釜底抽薪,必須向東北軍在西安的將士們,剴切勸說。我們在這裡,謹以至誠,給他們說幾句話:

主動及附和此次事變的人們聽著,你們完全錯誤了,錯誤的要亡國家、亡自己。現在所幸尚可挽回,全國同胞,這幾天都悲憤著、焦燥著,祈禱你們悔過。

東北軍的境遇,大家特別同情,因為是東北失後在國內所餘惟一的軍團,也就是九一八國難以來關於東北惟一的活紀念。你們在西北很辛苦,大概都帶著家眷,從西安到蘭州之各城市都住著東北軍眷屬,而且眷屬之外,還有許多東北流亡同胞來依附你們。全國悲痛國難,你們還要加上亡家的苦痛。所以你們的焦燥煩悶,格外加甚,這些情形,是國民同情的。蔣委員長明知你們空氣不穩,而一再到西安,對你們始終信賴,毫不防備,也就是因為特別同情你們之故。

你們大概聽了許多惡意的、幼稚的煽動,竟做下這種大錯,你們心裡或者還以為自己是愛國,哪知道危害國家,再沒有這樣狠毒嚴重的了。你們把全國政治外交的重心,全軍的統帥,羈禁了,還講甚麼救國!你們不聽見綏遠前線將士們,突聞陝變,都在內蒙荒原中痛哭嗎?你們不知道嗎?自12日之後,全國各大學、各學術團體,以及全國工商實業各界,誰不悲憤?誰不可惜你們?你們一定妄信煽動,以為有人同情,請你們看看這幾天全國的表示,誰不是痛罵!就使誠心反政府,想政權的人,在全國無黨無派的大多數愛國同胞之前,斷沒有一個人能附和你們的。因為事實最雄辯,蔣先生正以全副精神,領導救國,國家才有轉機,你們下此辣手。你們再看看全世界震動的情形!凡是同情中國的國家,沒有不嚴重關心的。全世界的輿論,認定你們是禍國,是便利外患的侵略!因為這是必然的事實。蔣先生不是全智全能,自然也會有招致不平、反對的事,但是,他熱誠為國的精神,與其領導全軍的能力,實際上成了中國領袖。全世界國家,都以他為對華外交的重心。這樣人才與資望,再找不出來,也沒機會再培植。你們製造陰謀之日,一定能預料到至少中央直屬的幾十萬軍隊,要同你們拚命,那麼你們怎樣還說要求停止內戰?你們大概以為把蔣先生劫持著,中央不肯打你,現在討伐令下了。多少軍隊,在全國悲憤、焦慮的空氣中,正往陝西開。你們抗拒,是和全國愛國同胞抗拒。你們當中,有不少真正愛國者,乃既拚了命而禍了國,值與不值?

你們趕緊去見蔣先生謝罪罷!們如果這樣悲悔了,蔣先生的淚一定更多,因為他為國事受的辛酸,比你們更多幾十倍。
你們趕緊去見蔣先生謝罪罷!們如果這樣悲悔了,蔣先生的淚一定更多,因為他為國事受的辛酸,比你們更多幾十倍。(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所幸者,現在尚有機會、有辦法,辦法且極容易,在西安城內,就立刻可以解決。你們要從心坎裡悲悔認錯!要知道全國公論不容你們!要知道你們的舉動,充其量,要斷送祖國的運命,而你們沒有一點出路。最要緊的,你們要信仰蔣先生是你們的救星,只有他能救這個危機,只有他能瞭解、能原諒你們!你們趕緊去見蔣先生謝罪罷!你們大家應當互相擁抱,大家同哭一場!這一哭,是中國民族的辛酸淚!是哭祖國的積弱,哭東北、哭冀察、哭綏遠!哭多少年來在內憂外患中犧牲生命的同胞!你們要發誓,從此更精誠團結,一致的擁護祖國。你們如果這樣悲悔了,蔣先生的淚一定更多,因為他為國事受的辛酸,比你們更多幾十倍。」

論共黨害人類犯重罪

一個世紀以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出現了共產黨,有多少人受到蠱惑?能否認清其本質,成為了對每個人智慧的大考驗。張季鸞對中共的態度如何?從其在「西安事變」後發表的〈對西安負責者之最後警告〉中,可一探究竟。

「最後論共黨,共黨於陝變有密切關聯,現時更成共同負責之勢,然則請覺其迷而期其悟。為共黨者,第一須自懺過去十年來對國家民族所犯之大罪。夫自江西暴動起,迄最近止,以赤色恐怖蹂躪及十餘省,江西人口,為之滅數百萬,如鄂、如豫、如皖,凡其盤據較久之地皆一空。豫南某縣,當時有埋人坑無數,每坑千百具。四川通南巴一隅,前年春間賑濟會調查時,發見民屍二十餘萬。要之共黨多年窮凶嗜殺,謀推翻整個社會,而自己又絕無對國際、對國内之一貫的認識,害國家、害民族、害自己,輾轉戰爭,由東南而西北,以至於今日。粗略計之,國軍損失不下數十萬,費財數萬萬,至於共黨所殺害及其部眾滅亡之數,更不可勝計,此誠可謂對國家犯重大之罪矣。去歲以來,彼等實陷於窮蹙,而主張態度因而轉變,國民亦未嘗不喜。然鑒於共黨過去之常變路線,則今兹之轉變,又誰能保證其為最後者?一旦得勢,恐怖政策殆又將舊癖復犯,國家基礎又將動搖,此為立國之計,必不能容忍者也。況彼等現在仍自有政府、有軍隊,而中國立國之基礎條件,必須為一個政府,一種軍隊,猶如人體之不能有癌腫。中國今日亟須建國奮鬥,不能容忍內部組織的搗亂,故共黨今日須切自懺悔,知大勢不容。誠能以事實表示取消武裝暴動之組織,使國家不復有赤色恐怖之危險,則國法上自可許其自新,其不然者,無論標榜如何,政府必貫徹其十年來討伐之方針而已。」

論生死榮辱殷勸匪軍

1936年初,日本加速了對華北的分裂,在其支持下,在察哈爾省建立起一支以王英為首,由土匪和散兵組成的軍隊。1936年1月,張季鸞發表〈哀匪軍〉,從生死榮辱而論,殷勸其回頭。

「吾人本願至誠惻怛之精神,寄語王英等諸首領及其部眾曰:生死者人類之大事也,人皆一生,皆有一死,故生不可徒生,死不可徒死。抑戰事者危事也,故赴戰者莫不備死,今問匪軍為何理由,有何意義,而甘於趨死?為何而戰?為何而死?此在他人不過評論之話題,在匪軍則切身之惟一大事也。人皆有死,故死不可畏,然匪軍本有生之道者也,果何所為而自速其死?夫匪軍之首領及其部眾皆中國人,皆有父母、妻子,有親族、有朋友。常人之死,其親故皆哀而念之,今匪軍一死,則父母、妻子不能憐,親族、朋友不能諒,全國同胞後世子孫永遠唾駡其為危害祖國之匪,如此以死,豈不大可憐乎?綏邊千里,今方大雪,匪等每月只領數元錢,冒寒凍,忍飢餓,受人指揮,以攻其祖國,一旦戰死,暴屍荒原,供虎狼之瞰食。從此萬劫千秋,永沉黑暗,中國民族歷史上只記匪等總帳目,某年月日,某某匪軍若干人於某地遺屍若干具以遁耳,以視衛國健兒生而受同胞讚揚,死而作神靈崇拜者,榮辱之間不亦太懸殊乎?」

(未完待續)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