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明珠之劫】當局背信棄義 港人拉開反送中序幕(組圖)

【明珠之劫】系列之一

2020-08-10 11:12 作者:李懷橘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光鮮中暗藏危機

轉眼香港已經回歸23年,時過境遷,但我時常回想起當年的香港,80年代熱鬧的街道,小販在街邊賣小食,臭豆腐、魚蛋、腸粉、雲吞麵……放學的學生哥湧上前去買,如遇食環署職員突襲檢查,小販慌忙「走鬼」(躲避)……

當時到處可見大型日本百貨公司,如大丸、三越、松坂屋、崇光…… 見證90年代的輝煌。如今只有崇光還在,但已經變成港資企業,成為國內遊客的購物天堂。

當年的皇后碼頭已經被拆,如今樹立中環四十年郵政總局又將消失。「去英化」令殖民時代舊香港的特色所剩無幾。所幸,英國留給我們自由、人權和法治的普世價值,我們還在誓死堅守著……

皇后碼頭
皇后碼頭是英國殖民時代港人的共同回憶,在2007年被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拆掉。(圖片來源:WiNG/Wikimedia/CC BY-SA 3.0)

還記得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當日,狂風大雨,天文台掛起黑雨警告信號。當時身在太平洋彼岸讀書的我心中忐忑,另一位來自香港的同學失聲痛哭。她心痛,不想英國就這樣把香港拱手讓給中共,雖然鄧小平承諾港人「馬照跑,舞照跳」,但是曾經下令屠殺六四學生的鄧小平,信得過嗎?共產黨信得過嗎?此刻香港的前途命運充滿太多不確定因素,令人不安。

回歸後的香港,表面上一切照舊,港人如常逛街、看電影、吃早茶、唱卡拉OK、跑馬…… 長州太平清醮、搶包山、扒龍舟、大坑的舞火龍如常舉行,維園每年都有如繁星般的六四燭光,維港兩岸的幻彩詠香江燈光匯演還在精彩上演…… 這一切還能維持多久,無人知曉。而電視、報紙上,則多了很多讚美中共的聲音。

香港維港夜景
回歸後表面上香港繁華依舊,這一切能維持多久,無人知曉。(圖片來源:Pixabay)

反對23條 成功一役

2002年,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希望香港儘快落實《基本法》第23條立法。時任特首董建華為了迎合中央,搞23條諮詢。23條簡單來說,就是在大陸被視為不合法的言論在香港同樣適用,這無疑是扼殺香港的言論自由,引起港人群起反抗。

2003年7月1日,民陣舉辦的遊行主題就是「反對23條立法」。當日群情洶湧,50萬港人匯聚街頭。當然,這50萬人裏也有我,還有被我拉出來遊行的家人。其後23條被無限期擱置,再之後董建華因為腳痛落台。這是屬於港人的勝利,我們成功守住了自由。

反23條遊行
2003年,香港50萬人上街反對23條惡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侵蝕中年輕人守住希望

不過之後,港人似乎對北京放鬆了警惕。2008年北京奧運是港人對中國人身份認同的頂峰。其後北京安排奧運冠軍如郭晶晶、田亮來港參加活動,唱國歌,大做政治秀,籠絡不少港人的心。

此後幾年的「六四」燭光晚會和「七一」遊行我偶爾也會參加。但明顯覺得參加人數日漸減少。身邊的家人、朋友越來越親共,講話也開始自我審查。追求自由、公義在他們眼中變成「搞政治」,反對中共在他們看來是自尋死路……

曾蔭權對大陸開放自由行,香港街頭講國語的人明顯增多。全港繁華商業區都可見大批國內旅客拖行李購物的身影。大批大陸高官、暴發戶帶著大把大把的鈔票來港消費,甚至全家移民香港。幾年下來,就改變了香港社會。

國際大背景的量化寬鬆導致熱錢湧入香港,與此同時大量大陸投資客來港買樓,導致香港樓價飆升,租金也水漲船高。一間又一間本土小店因為無法承擔高昂的租金而被迫關門,取而代之的是集團式經營的連鎖店。香港的本土特色逐漸消失,街頭的廣告,銀行門口的招貼,英文漸少,簡體字增多……

而每年5、6千萬國內遊客襲港,令這個本身已經擁擠不堪的700萬人口城市無從喘息。旅遊業令一些港人多了賺錢的機會,但也破壞了本地經濟結構,令香港前所未有地依賴大陸……

2012年7月,學民思潮掀起了反國教運動。其召集人黃之鋒當時未滿16歲。我驚訝於他的勇氣,在年輕人身上,我似乎看到了希望。


2012香港反國民教育示威
2012年,香港人遊行,反對中共對香港推行國民教育。(圖片來源:Public Domain/Wikimedia)

雨傘運動爭取雙普選

回歸前,北京承諾港人雙普選,即普選行政長官和普選立法會。《基本法》也賦予港人雙普選的權利。但是這一承諾被一再推遲,港人看不到希望。

2014年6月10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了白皮書,聲稱早前承諾給港人的高度自治,其限度由中央決定,中央給香港多少權利,香港就有多少權利。白皮書還說,在「一國兩制」中,「兩制」僅能從屬於「一國」。

這是多麼荒謬的言論!堂堂大國竟然背信棄義,開始玩文字遊戲,簡直侮辱港人的智慧!

那年9月末,雨傘運動爆發了。9月28日在電視上看到警察對學生使用催淚彈時,頓時心如刀割,翌日憤然跑去銅鑼灣加入佔領行動。和其他港人一樣,我也捐送物資給補給站,在連儂牆上寫下訴求,在金鐘和大家一齊高唱《海闊天空》《問誰未發聲》……

雨傘運動
2014年雨傘運動中,和平佔領銅鑼灣的香港市民。(Michelle/看中國)


2014年雨傘運動中,香港街頭隨處可見市民自製的海報。(Michelle/看中國)

佔中全稱是用「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是佔中三子:香港大學學者戴耀廷、中文大學教授陳健民及支聯會常委朱耀明牧師發起的公民抗命行動。該行動得到大專生的支持,由大專生開始罷課,再到中學生罷課,學生們佔領中環、銅鑼灣、旺角要道,想以此威脅香港政府實施真普選。抗爭中,學生們撐開雨傘,排成傘陣阻擋警方的催淚彈,因此而得名「雨傘運動」。黃絲帶也是雨傘運動衍生出的名詞,代表支持運動的人;而反對該運動的人以藍絲帶為記。由此香港劃分黃藍兩大陣營。

雨傘運動充分體現出香港人的高素質。抗爭的街道很乾淨,學生自發收集垃圾,併進行分類回收;金鐘政總公廁內,市民捐贈的洗漱用品乾淨、整齊地擺放在洗手盆旁邊;港人自發組織糾察隊維護治安;市民主動捐送食物、水、帳篷、被子等生活物資給抗爭學生使用。而學生停課不停學,在佔領區搭建桌椅溫書、自學。也有老師現場義務輔導……獅子山守望互助的精神再次上演……自97後,未曾因香港人身份而自豪過的我,經歷了這場雨傘運動,哭過笑過後,又重拾港人尊嚴。

雖然運動維持到12月就被警察清場,以失敗告終,但就為日後的「反送中」埋下伏筆。

總結經驗教訓,雨傘運動之所以失敗,第一就是港人的抗爭模式還停留在2003年的23條狀態,以為幾十萬人上街請願,和平示威表達訴求,政府迫於壓力就會改變。錯!當年的梁振英政府已經漠視民意,而之後的林鄭政府則開始暴力打壓,這個政府已經變得冷血。

第二,就是部分抗爭者對習近平報有幻想。當時習近平打著反貪腐的名義肅清政敵,所謂「蒼蠅老虎一起打」,「開弓沒有回頭箭」。報紙也報導江派搞亂香港,而習近平是想香港好的,所以部分港人寄希望於中央,未能及時認清中共本性。作為獨裁政府的中共怎可能接受香港有民主?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抗爭者內部分裂,和理非和勇武割席。當時部分學生認為政府遲遲不回應訴求,需將行動升級,「武力」對抗。這就有違「愛與和平」抗爭的初衷,民主派紛紛割席。

2016年2月中國新年期間旺角爆發了魚蛋革命。本來是小販和食環署的爭執,食環報警。警察來到和在場的市民、社運人士發生推撞,警方使用警棍和胡椒噴霧,示威者則向警察仍磚頭、玻璃瓶等雜物。這個2天的短暫運動是香港抗爭的一個升級版本,和理非退場,勇武進場。

2017年,中央支持的林鄭當選,有民意基礎的曾俊華落敗。眾所周知,林鄭是梁振英2.0,料想香港不會有好日子過。

我的父母被中共成功洗腦,回歸後中共大量股票來港上市,如騰訊、中石油、中人壽、工行、農行、建行……其中投資客中不乏我父母這樣的老香港,他們的愛國情緒也隨著股票的漲幅而飆升。「中國好,香港好,背靠祖國」已經深入人心。

不過也有朋友的父母30年來都堅持參加每年在維園舉辦的六四燭光晚會,風雨不改。也有舊同學年年參加七一遊行……這就是香港,有人為利益放棄了價值,有人用行動去守護價值。我覺得後者居多。

反送中開啟港人的抗共運動

2018年2月,一香港男子在台灣殺害懷孕女友,棄屍後逃回香港。因為案發地點在臺灣,香港警方無法以殺人罪起訴他。此案件被親共的民建聯大作文章,以至特區政府要以填補司法漏洞為由推動《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逃犯條例,民間稱之為「送中條例」、「送中惡法」,該條例允許身在香港的任何人,包括過境遊客都可以被送去大陸受審。眾所周知大陸打壓人權、自由,司法體系黑箱操作,若《逃犯條例》立法,就算未拘捕港人,也將在香港產生寒蟬效應。港人或任何生活在香港土地上的外國人都會因為害怕被「送中」而禁聲,這無疑將侵蝕香港的自由和公義。這比當年23條更甚。

3月,民陣舉行首次遊行抗議《逃犯條例》,過萬人參加;4月的第二次遊行,13萬人參加。即使這樣,北京當局還一再強推《逃犯條例》,對香港民意視而不見。

5月,民間發起聯署,全港各大學校、社區、公司及不同行業群組一一相應,盛況空前,幾乎每天,討論區每隔幾個小時就有新聯署出爐,旅遊業、航空業、海關、運輸業、公職部門,各大公司員工等等都發聲明反對《逃犯條例》,然後把證實身份的公司職員證、工作證等照片上傳到聲明書下方。每篇聲明都感人肺腑,大家都有一個共識:無論我們是何身份,從事何職業,我們首先是一個香港人!如今香港有難,當要捍衛我城!

6月6日,法律界舉行了反修例黑衣人遊行,大約三千位法律界人士身穿黑衣由終審法院遊行至政總。法律界人士,被視為社會的精英,守護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獨立。三千人遊行,可見香港真是出了大問題。人心崩壞,還有制度可以歸正,如制度崩壞,香港死矣!

在民陣舉行了第三次「反送中」遊行的前夕,已移民加拿大40年的叔叔發簡訊給我,詢問香港近況。我告訴他,我們要去參加遊行,透過他的文字,可以看到他苦笑的表情。他悲觀地認為民間的任何對抗都將無濟於事,政府最終會強行通過條例。這就好像雞蛋與高牆的對抗,我們注定是要輸的。即使這樣,香港人也要奮力一博,這樣無愧於心,死而無憾!

6月9日,舉辦遊行的大會要求示威者身著白衫。下午2時,白衣人已經佈滿銅鑼灣和天后,萬頭攢動,水洩不通。當日民陣宣布共有103萬人參加遊行。這是破記錄的遊行,百萬人高亢的口號聲響徹港島:「香港人,加油!」「撤回!」「林鄭,落台!」


2019年6月9日,103萬港人湧上街頭抗議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案。(圖片來源:Michelle/看中國)


2019年6月9日,103萬港人湧上街頭抗議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案。(圖片來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儘管民怨如此沸騰,港府當晚仍然宣布條例草案如期二讀。

遊行後和理非退場,勇武示威者集結在立法會外,與警方發生衝突。警方使用胡椒噴霧和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自此拉開了反送中武力抗爭的序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