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武漢抗疫女護士離奇墜樓亡 民間質疑「被自殺」(組圖)

2020-08-02 10:14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武漢肺炎 女護士 墜樓
武漢市的協和醫院7月29日驚傳一名女護士墮樓身亡,醫院負責人已證實此事,但強調事件仍在了解中。(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看中國2020年8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武漢協和醫院心內科護士張嬿婉7月29日在醫院離奇墜樓身亡後,在民間引發關注。外界質疑,一位年僅28歲的護士,又是一個2歲孩童的母親,為何在公開實名舉報護理部主任劉義蘭後墜亡?她生前給護士長的留言也顯示,她不僅沒有輕生念頭,還對未來懷抱著希望與憧憬。

7月29日上午,武漢協和醫院一位名叫張嬿婉的心內科護士墜樓身亡。她的家屬和父母聞訊後非常悲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據張嬿婉的一名親屬表示,對張嬿婉之死難以理解,「疫情那麼艱難的時候,她都挺過來了,現在以這樣一種方式離開,拋下50多歲的父母、相愛十幾年的老公和一歲9個月大的孩子,肯定是遇到了特別難過的坎。」

這位親屬還披露,張嬿婉墜樓事件發生後,他們要求會見張嬿婉當班護士長,但卻未得到同意。他們也曾查看監控視頻,同樣遭到院方拒絕。 「醫院說監控壞了,張嬿婉從離家到跳樓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人知道。我們現在等著醫院給一個公平公正的說法,讓她可以瞑目,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走了。 」

武漢協和醫院一患者家屬高女士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她見到張嬿婉父母在醫院停車場出入口哭訴,因為醫院的院長一直沒出來見家屬的面,他們只好在住院部的出入口處,等待院方出面回應回應,現場有許多人圍觀。

有武漢協和醫院一名醫生指出,張嬿婉是在內科1號樓的13樓墜落身亡。為了防止有人跳樓,醫院裡的建築高層窗戶都只能半開,「意外墜樓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另據多名武漢協和醫院護士在微博透露,今年1月武漢爆發肺炎疫情後,院方將張嬿婉調往防疫前線,工作非常辛苦,但防護裝備奇缺,醫院和護理部對護士們的基本安全也非常冷漠。張嬿婉為此公開表達抗議,並實名舉報醫院護理部的部主任劉義蘭不作為,呼籲護士們一起辭職,要求撤換劉義蘭,但一直到現在,劉義蘭依然在位,張嬿婉則長期遭到院方打壓。

目前,網絡熱傳張嬿婉今年1月26日公開舉報該院護理部負責人的帖子。

武漢醫院
張嬿婉生前發布的公開舉報帖文。(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帖子中寫道,「護士長,我明天不能來上班了,我辭職。我想了一下,明天我們病區的人力應該也是夠的,不好意思,我先當逃兵了。我可以做一個英雄而死,但不能為這樣的領導班子而死,我為所有的護士感到悲哀,以後我也不會再從事這個職業… …」

武漢 醫生
武漢協和醫院女護士墜樓前疑似告知護士長要辭職。(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張嬿婉在留言中強調,「我不會撤回我說的每一個字」,在留言最後她還說,「我要為自己而活,明天睡到自然醒,看一看下雨還是日出。」

孰料,7月29日上午該院卻傳出一名張嬿婉墜樓身亡。到7月31日,武漢市江漢區公安分局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確認死者是該院護士張嬿婉,並排除刑事案件。對於警方的態度,許多民眾認為警方是敷衍了事,「期待有更深度的調查,還事件一個真相」。

有網友分析稱,「有小孩的女人,不會拋棄孩子。有什麼緣故?要細細調查。」也有不少網友質疑說「出了事監控就壞了,把人當三歲小孩呢?」 「三甲醫院的監控也壞了?這簡直是個笑話。」「作為醫院職工,我從來沒見過監控壞的時候,以前我總是帶著病號去調取監控,調取監控要有上級領導簽字。肯定有貓膩!」

隨著張嬿婉事件在網絡持續發酵,武漢官方和協和醫院還迅速展開維穩行動,張女的同事們都被警告不得對外發聲。

據湖北醫療救助體系官員吳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透露,抗疫時期醫院內的黑幕很多,比如,工作人員沒有加班費,一些醫院的實習護士甚至還要自己再繳1000塊實習費。

吳先生認為,像張嬿婉這種編制外的合同製員工,本身就是製度下壓榨的受害人,還舉報醫院的權力階層,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

從武漢協和醫院一份公開的材料中發現,在武漢疫情最嚴重的一月裡,張嬿婉確實在前線服務,是協和心內溶栓搶救小分隊成員之一,且需每天24小時在醫院待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