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無法挽救的悔恨(圖)

2020-07-11 06:3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醫生 外科 病危 手術
無法挽救的悔恨。(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這是一個寒冷的冬夜,接近九點鐘,醫生凡‧艾斯克接到一個外地打來的電話,對方說:「我是海頓醫生,在格蘭富爾的一所醫院裡,這裡有一名病危的兒童,他頭顱中有一顆子彈,剛剛被送進醫院,情況十分危急,很可能救不活了,我們必須立即給他做手術,但是你知道,我不是一名外科醫生。」

「我離格蘭富爾有60英里」,凡‧艾斯克立刻說道,「你是否請一下曼沙爾醫生,他就住在格蘭富爾。」

「他離開了這個鎮子」,海頓醫生答道,「我所以請你是因為這個孩子是來自你的城市,他到這裡來遊玩,在玩槍時不小心把自己給打傷了。」

「你說這個孩子是從阿爾巴奈特去的,他叫什麼名字?」

「亞瑟‧庫尼海姆。」

「看來我並不認識他,但我會立刻趕來,這裡正在下雪,不過我想我在12點鐘之前會趕到你那裡。」

「我要告訴你,這個孩子的家庭很貧窮,我想他付不起你的診費。」

「這無關緊要,就這樣吧。」凡‧艾斯克醫生說完就動身了。

幾分鐘後,外科醫生的小汽車在鎮上路邊的一束紅光燈前不得不停了下來,一個身穿黑舊大衣的人拉開車門,闖入車內,他冷冷地說:「往前開,我手裡有槍。」

這是一個寒冷的冬夜。
醫生在趕往醫院救人的路上,被一個黑衣人搶走了車子。(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是一名醫生」,凡‧艾斯克解釋說,「我是趕往醫院為一個病危者動手術。」

「閉嘴!」這個黑衣人凶狠狠地說,車繼續往前走。

當車子開出鎮子一英里,黑衣人讓醫生下來,然後他自己開車上路了,凡‧艾斯克醫生站在風雪中憤懣而無奈地望著車子急駛遠去。

一個半小時後,凡‧艾斯克醫生才找到電話,叫了一輛出租車,匆匆趕到火車站,可是一問,下一班開往格蘭富爾的火車要到12點鐘才開,凡‧艾斯克醫生只好繼續等待。

當這名外科醫生趕到格蘭富爾的醫院,已是凌晨2點,海頓醫生正在焦急地等他,但不明白他為什麼遲到了。

「我已盡了最大努力」,凡‧艾斯克醫生說,「因為我在路上被打劫,被劫去了車,只得又等火車。」

「你這樣做已經盡心了,海頓醫生說,孩子在一小時前已經死亡。」

兩位醫生邊說邊走到醫院手術室的門旁,那裡坐著一個身穿黑舊大衣的人,他已經聽見他倆的全部談話,他的頭髮蓬亂的腦袋深深埋在他的雙手中。

海頓醫生對這個黑衣人說:「庫尼海姆先生,這位是凡‧艾斯克醫生,他是一位外科專家,特意從阿爾巴奈特趕來,試圖救活你的兒子,可是……」

黑衣人抬不起頭,渾身微微顫抖,傳出一陣陣壓抑的哽咽聲,他是否領悟到一位先哲講過的一句名言:以害人始,必將以害已終。

責任編輯: wendy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