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无法挽救的悔恨(图)

2020-07-11 06:3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医生 外科 病危 手术
无法挽救的悔恨。(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夜,接近九点钟,医生凡‧艾斯克接到一个外地打来的电话,对方说:“我是海顿医生,在格兰富尔的一所医院里,这里有一名病危的儿童,他头颅中有一颗子弹,刚刚被送进医院,情况十分危急,很可能救不活了,我们必须立即给他做手术,但是你知道,我不是一名外科医生。”

“我离格兰富尔有60英里”,凡‧艾斯克立刻说道,“你是否请一下曼沙尔医生,他就住在格兰富尔。”

“他离开了这个镇子”,海顿医生答道,“我所以请你是因为这个孩子是来自你的城市,他到这里来游玩,在玩枪时不小心把自己给打伤了。”

“你说这个孩子是从阿尔巴奈特去的,他叫什么名字?”

“亚瑟‧库尼海姆。”

“看来我并不认识他,但我会立刻赶来,这里正在下雪,不过我想我在12点钟之前会赶到你那里。”

“我要告诉你,这个孩子的家庭很贫穷,我想他付不起你的诊费。”

“这无关紧要,就这样吧。”凡‧艾斯克医生说完就动身了。

几分钟后,外科医生的小汽车在镇上路边的一束红光灯前不得不停了下来,一个身穿黑旧大衣的人拉开车门,闯入车内,他冷冷地说:“往前开,我手里有枪。”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夜。
医生在赶往医院救人的路上,被一个黑衣人抢走了车子。(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我是一名医生”,凡‧艾斯克解释说,“我是赶往医院为一个病危者动手术。”

“闭嘴!”这个黑衣人凶狠狠地说,车继续往前走。

当车子开出镇子一英里,黑衣人让医生下来,然后他自己开车上路了,凡‧艾斯克医生站在风雪中愤懑而无奈地望着车子急驶远去。

一个半小时后,凡‧艾斯克医生才找到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匆匆赶到火车站,可是一问,下一班开往格兰富尔的火车要到12点钟才开,凡‧艾斯克医生只好继续等待。

当这名外科医生赶到格兰富尔的医院,已是凌晨2点,海顿医生正在焦急地等他,但不明白他为什么迟到了。

“我已尽了最大努力”,凡‧艾斯克医生说,“因为我在路上被打劫,被劫去了车,只得又等火车。”

“你这样做已经尽心了,海顿医生说,孩子在一小时前已经死亡。”

两位医生边说边走到医院手术室的门旁,那里坐着一个身穿黑旧大衣的人,他已经听见他俩的全部谈话,他的头发蓬乱的脑袋深深埋在他的双手中。

海顿医生对这个黑衣人说:“库尼海姆先生,这位是凡‧艾斯克医生,他是一位外科专家,特意从阿尔巴奈特赶来,试图救活你的儿子,可是……”

黑衣人抬不起头,浑身微微颤抖,传出一阵阵压抑的哽咽声,他是否领悟到一位先哲讲过的一句名言:以害人始,必将以害已终。

責任编辑: wendy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