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怡:不要被嚇倒(圖)

2020-07-03 03:50 作者:李怡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香港 國安法 安全
7月1日,香港市民上街抗議國安法(圖片來源:看中國/龐大偉)

【看中國2020年7月3日訊】人大通過國安法那一天,友人從遠方來訊:「你安全嗎?」我想都沒想就回覆:「國家之外,沒有人是安全的。」

當國家權力最大化降臨時,個人權利就縮小到誰也不安全了。即使在中國,老百姓且不說,掌權者安全嗎?劉少奇安全嗎?70年來多少各級掌權者的悲慘遭遇,他們安全嗎?江澤民安全嗎?習近平安全嗎?

有人把國安法君臨比作「二次回歸」。有網文指「一次回歸與二次回歸的分別」,是「2020年仇恨中共的人比1997年仇恨中共的人多了無數倍。2020年護航香港二次回歸的人,其名其德其能,都和1997護航香港一次回歸的人完全沒有辦法比。」又有網文說:「回歸前,沒有國的港人,在此地安居樂業;有了國後,家在哪裡?」在中國,哪怕權貴,都千方百計把親屬送到西方,在「沒有國」的條件下「安家」。

港版國安法在宣布實施之後才發布全文,以致林鄭在當天都無法作回應。僅此一端即見立法過程的荒謬。全文公布後,文字的粗疏,字義的含糊,不需懂法律的人看到都瞠目結舌:這算什麼法律文件?從中國出來的新聞工作者趙思樂在網頁上說,「這是一部極其中國的法律,中國的法律從來都是這樣的,中國的法律一向很模糊寬泛,那怎麼執行呢?執行的時候再由各個部門出各種規定,這些規定就具有了極強的任意性和靈活性,相關部門權力會不斷膨脹。」

因此,在國安法君臨下,去逐條研究在什麼情況下違法、什麼情況下有灰色地帶、什麼情況下不違法,並沒有太大意義。比如被中國媒體指為「港獨四大頭目」、「禍港四人幫」,香港眾所周知他們都反對港獨,甚至反對本土,去年的運動不僅不是他們發動,而且是與他們不同路線的年輕人發動的。但中國不管,說你是你就是。一些年輕政團立即退團和解散,其實也沒有什麼意義,中共要秋後算賬你也逃不掉;中共為了不想外國制裁即至,對港獨議題暫時擱下也完全可能。因為中國法律與執法的極強隨意性與靈活性,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也沒有一個人是注定會罹法網的。中招如同遇到車禍。

習慣在法治社會生活的香港人,看了這個國安法,自然會恐懼,會人心惶惶,想撇清干係,並以為只要躲開什麼「分裂國家」之類的口號、解散了組織就會沒事。但事實上並非如此,中共要搞你不需要理由,其實也不需要國安法,特衰政府在中共操控下,所有國安法規定的事都可以做,都會做。法律有沒有追溯期?法庭判DQ梁游的案件不就有追溯期了嗎?而且以追溯期判案的法官是即將接任終院首席的張舉能。我們對國安法立法前與後,應有不同的想像嗎?

既然中共已經什麼都可以做,那麼為什麼要多此一舉立國安法呢?中國官員已經說了,立這個法是在香港人頭上懸一把利劍,要起「震懾」作用,也就是用來嚇人的。

恐懼嗎?當然,但不是現在才恐懼,而是早就應該恐懼了。如果恐懼的話,那就要設法離開香港,倘若繼續留在香港,就不要被恐懼支配。

我永遠記得英國作家魯什迪(Salman Rushdie)在2001年911之後寫下的句子:「在自由和安全的矛盾中,我們一定要永遠選擇站在自由一邊,即使選擇錯了也絕不後悔。怎樣才能擊敗恐怖主義?不要被嚇倒,不要被恐懼支配,即使你害怕。」

美國前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說,「我們唯一值得恐懼的是恐懼本身。」因為被恐懼支配就等於放棄了自由。

(文章由作者授權《看中國》轉載。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