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桑普:北京政權岌岌可危 以國安法毀滅香港(視頻)

2020-06-28 07:00 作者:李晴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6月28至30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將在北京召開。桑普預計中共急立「港版國安法」的機會很高,而且從譚耀宗口中已傳出風聲。

6月28至30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將在北京召開。桑普預計中共急立「港版國安法」的機會很高,而且從譚耀宗口中已傳出風聲。(圖片來源 : 李明/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6月27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晴報道)6月28至30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將在北京召開。半個月以來,第二次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香港時事評論員、執業律師桑普以「破天荒」來形容,他並預計,中共急立「港版國安法」的機會很高,而且從譚耀宗口中已傳出風聲。

新冷戰下 香港成戰場 中共想要贏

桑普直言,「很多網上評論人,如袁老先生都認為『不會(立國安法)的』,『要相信美國的能力』,『基本上中國都是到最後不會立的』,我就沒有這麼樂觀。」

他指,不樂觀的原因是,美國當然希望香港不會變成中國「一國一制」的一部份,惜香港現正處於中國共產黨宰制之中,有中共軍隊、國安、國保、公安、警察、公務員團隊,還有很多地下黨員,美中貿易戰情下,中國要在新冷戰中打贏第一戰香港之役,它勢必要消滅粉碎香港,示威給美國看。

他認為,中共已經到了不講理性,不是講利益,只講權力的地步,它要維持的是岌岌可危的政權。「共產黨不講好處,講好處的是資本家、商人,共產黨這個邪惡政權講權力,它能否在香港施展它的權力,正是它現在所做的所有事的一個標準。」

桑普例舉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先生最近的一篇文章《習帝下台不是夢》,黎指習近平處內憂外患之中,他要保民生,中共內部有勢力希望拉住習近平,他的分析是按照現在局勢,「港版國安法」會是「虎頭蛇尾」,就算立了也未必執行到位,甚至覺得時下情況是謹慎樂觀,無須過份恐慌。

桑普表示,會尊重不同人的估計。但他卻「不樂觀」。他說,無論共產黨如何內鬥,都不要以為是開明派同專制派的內鬥,而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自從六四之後,中共黨內已沒有真正的開明派,江澤民、胡錦濤,以及胡錦濤身邊的溫家寶,曾經被香港的一些民主派人士稱之為『孤獨的總理』,是一個為了自由而孤獨的總理,事實上,最後驚爆他海外有多少資產的時候,你知道他一點也不孤獨,他孤獨的是存在海外的存款。」

當大家在當年對溫家寶「枉拋相思枉痴戀」時,而今,是否仍有人對所謂「習李不和」中的李克強「枉拋相思枉痴戀」呢?他斷言,共產黨無論哪個派系執政,目的只有一個「永霸天下」「永固共產黨的根基」。而非鷹派與鴿派之爭。

國安法凌駕香港法律 「顛覆國家政權」多人難逃

桑普解讀「港版國安法」指,其有很多面向,所謂四宗罪即: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以及勾結外國勢力。

桑普分析指,「什麼叫分裂?它說你講『港獨』,沒有行動的,『獨派』就是分裂國家;什麼叫顛覆?支聯會、教協、民主黨、公民黨、肥佬黎《蘋果日報》,甚至一眾傳媒,它都說你『顛覆國家政權』」。

他認為,「港版國安法」中最厲害的兩個條文是:一、人大常委會獨攬解釋權,特首林鄭任命法官。二、是這條法律凌駕於香港所有的法律,而且凌駕《基本法》。

他說,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講明,《基本法》是人大立的,而「港版國安法」是人大常委會立的,按照立法法,新法優於舊法,特別法優先於一般法。換言之「港版國安法」凌駕《基本法》,《基本法》如有條文跟「港版國安法」不一致,則應以「港版國安法」為準。因此說,它不止凌駕香港所有法律,不止凌駕香港所有的司法判例。

香港是依英美法國家《普通法》國家,行其「判例法」制度,而「港版國安法」則凌駕所有法例之上。什麼是「顛覆國家政權」,桑普例舉王全璋,王最近在接受日本共同社訪問中披露,他幫宗教團體及一些受苦難的民眾做辯護工作,就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判刑四年半。

而他只是在做律師的工作而已,他跟那個法官講,你是不是依法治國時,緊接著後面整班的庭丁就把他按倒在地,當他是豬一樣的去羞辱他。接著他要上訴時,法官當場就說「你敢上訴,四年半之外,判多你八年。這個就是中國。」

中共要改造香港 成為這裡的「大多數」

桑普解讀「港版國安法」的一些案件會在香港法院審,特別嚴重案件,可以由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去審,也可以由此駐港國家安全公署送上中國的法庭審,由中國大陸的機關獨享執行權、審判權,甚至乎中國監獄可以收你的監。在中國監獄你會有什麼待遇呢?

桑普指,中共所信奉的馬克思主義是一個鬥爭哲學,與天鬥、與地鬥,其樂無窮。然後,卻是用大多數與少數來做一個比例。不問是非、不問正義、不問真假,他只是問你是多數抑或少數。所以,它看香港不順眼,因為大部份人都是支持民主自由的人士,所以它現在這個時間要全面掌握香港,操控香港。它要成為這裡的大多數。

「有人問共產黨是否想殺死全香港人?我告訴大家,這只是它一個叫做中期的計劃,一定是這樣。不是去全部殺死,是改造。至今很多人都很成功地被改造了。」

「港版國安法」四條罪針對四類人

桑普認為,中共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是想釋放幾個信息:

第一、給歐美知道,中國可以踩爛香港,顯示它的權力,放一個訊號給大家看。它不怕美國制裁。

第二、他要告訴所有在這裡的「衝衝子」知道,你不要再鬧,再鬧的話,把你送中,送中2.0。

桑普認為,在過去一年的抗爭中,「衝衝子」已經活在一個朝不保夕的局面當中,無論多艱難,很多人仍日以繼夜地不斷奮進,拿着揚聲器去商場,播放「願榮光歸香港」。遇到騷擾仍繼續播放。

「他們是站在前線的抗爭者,我不認為他們立刻會有任何的地方會退縮。他們會繼續進行。但他們面對的風險更重,因為他們面對不再是非法集結暴動罪,而是『顛覆國家政權』。」

第三方面「港版國安法」想做的事,就是對付「和理非」。

香港人從2003年到現在,每年的7.1都會大遊行,喊出口號。「港版國安法」下,一旦出現反政府人士喊出「林鄭下台」、「習近平下台」,隨時會被標籤為「顛覆國家政權」。

他總結,四條罪名:「分裂國家」對付獨派,「顛覆國家政權」對付民主派,包括肥佬黎(黎智英)在內,然後這個所謂的「恐怖活動」對付勇武,第四宗勾結犯罪」,所謂犯罪對付什麼呢?香港眾志和其他一些國際的年輕人,跟外國的不同政要談話,希望援助香港,希望討伐中共的一些年輕人。

桑普認為,當四宗罪針對四種人後,會進一步擴大解釋及擴大針對另一批人,包括媒體以及媒體評論人。桑普擔心,一些敢言媒體,可能會層層被消音。而媒體也會出現自我審查,不可以講「習近平下台」以及「滅中共」之類的話。

他更擔憂狀況會似1949年中共建政時,很多知識份子,如梁漱溟、馬寅初及後來的張東蓀,一開始都以為可以百花齊放,但嚴峻的形勢時間長了,慢慢自我審查習慣了也便被馴服了。

桑普直言「擔心這種局面出現,正因為這樣。很多有識之士。如果想繼續去敢言的話,寧願在一個有百分百的,言論自由的地方去講話。」他透露,短期內,會去其他地方生活,並希望能在自由的地方繼續發正確的聲音。他亦望港人日後無需隔著防火牆聽自由的聲音。

成立駐港國家安全公署 法庭外另有法庭

國安法的法官,將由特首任命。桑普認為,這已經算是枝節問題了,因為已經無需法官審了,將由「駐港國家安全公署」自己組成一班人去審,而這班人卻不是香港法庭的組織。

「換言之,以後有一個香港法庭,另外有一個特別法庭。特別法庭就是法西斯納粹、共產黨一直最喜歡做的事。在原有機制之外,僭建一個平衡的機制,而平衡機制,可以完全不理原有機制的道理。」

他補充,所謂「國家安全」,就是任何黨不喜歡的事,都是國家安全。一些重要案件會由特別法庭審。特別法庭不是香港法官審,而是由黨員來審。

他總結表示,「重點是,今日的香港司法,已經完全毀爛,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完全毀爛。如果你還有《基本法》22條,怎會有一個所謂的駐港國家安全公署粗暴干涉香港內政呢?」

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垂死掙扎中不惜毀滅一切

桑普例舉1941年日本皇軍侵略香港,曾佔領三年八個月的時間。「那個時候如果你要反對皇軍,分分鐘被殺頭,香港現在慢慢就會變成這樣的局面。」

他說,蓬佩奧在哥本哈根的民主高峰會講,香港正步入「一國一制」,和深圳上海沒有分別。因此,美國將祭出一些措施制裁中共,會取消香港的特別關稅區以及其他對香港的特別待遇。

而無論外界如何解讀中共派系,桑普認為,事實上共產黨任何派系的想法只有一條心保住政權,惟現在「屋漏兼逢連夜雨」,中共內部問題頻現,而當它想轉移大家對它的怨懟時,就看到了香港,這個比較容易下手的彈丸之地。

「記住!當一個國家有危難的時候,是向外尋找一個敵人,而這個外,它不敢去碰美國,不敢去踩人拔人家的龍鬚,它要踩爛香港給別人看」。它要向全世界宣稱「我鎮得住」。

他認為,中共在這種意識形態中,最大的益處就是要保護自己搖搖欲墜、就快粉身碎骨的政權,不惜到最後使出蠻力垂死之力去粉碎香港。

他認為,這種毀滅的過程,開始一兩年,你不會感覺到,對四種人,港獨、勇武、眾志、聯外的那些人,還有肥佬黎,以及一些主要的民主派的重要核心人物之外,你不覺得一般的生活有什麼影響。一個月,兩個月,半年一年過去之後,你會慢慢開始感覺到很多東西被抽走。

譬如教育方面,學校裡面不敢講任何話,現在的老師,已經不敢講任何話了,曾經發生過真實的案例顯示,香港已經進入一種對老師瘋狂的打壓狀態。

他呼籲有識之士,只有三個選擇:一、你可以去做順民,二、你可以做所謂的暴民,一些抗暴的人民。第三、你可以做移民。他希望大家做了移民之後,能繼續保持對香港的關注、聲援和幫助。

保持對真善美的追求 守住香港人的身分認同

中大民意調查顯示,37%的香港人正考慮移民。桑普表示,共產黨跟你講權力的時候是沒有道理的。因此,他建議大家保存有用之身,從長計議。

同時,「面對權力,我們要正視這個邪惡之餘,還要想一想,怎麼樣能夠保存我們對真善美的追求。你自己對自己的靈魂去拷問,自己可不可以保存這一點?對下一代有一個交代?」

他預計,下一代面對的可能是課堂裡面要唱國歌,要講一些政治正確的行為,他希望每一個父母,能夠在家裡導引子女去學習一些真善美的事情,不要被這個大環境所摧毁。

「忍!忍辱才能負重。這個時間可能以年計,好像當時日本侵略香港三年零八個月。大家是不是忍得住,守得住,保存自己的生命,保存自己的健康,保存自己的自由。而黨自由已經沒有的時候,盡力不要被別人再侵略自己,不要被人抓到。」

他說,很多抗爭者的英勇,令他感念,「因為他們的英勇我才可以坐在這裡,但有一點很肯定,我不希望任何人,再受苦受難,但是我很希望香港人這樣的身分,這樣的認同,千秋萬代都不會消滅。」

「我們可能成為全世界一個流亡的猶太人,但是始終幾千年,猶太人都沒有被消滅。正如我們香港人,不會被消滅。因為我們所擁有的海洋文明,我們所擁有的價值觀,可以說是垂範千古。希望大家繼續努力,這些是我卑微的願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