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桑普:北京政权岌岌可危 以国安法毁灭香港(视频)

2020-06-28 07:00 作者:李晴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6月28至3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将在北京召开。桑普预计中共急立“港版国安法”的机会很高,而且从谭耀宗口中已传出风声。

6月28至3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将在北京召开。桑普预计中共急立“港版国安法”的机会很高,而且从谭耀宗口中已传出风声。(图片来源 : 李明/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6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报道)6月28至3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将在北京召开。半个月以来,第二次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香港时事评论员、执业律师桑普以“破天荒”来形容,他并预计,中共急立“港版国安法”的机会很高,而且从谭耀宗口中已传出风声。

新冷战下 香港成战场 中共想要赢

桑普直言,“很多网上评论人,如袁老先生都认为‘不会(立国安法)的’,‘要相信美国的能力’,‘基本上中国都是到最后不会立的’,我就没有这么乐观。”

他指,不乐观的原因是,美国当然希望香港不会变成中国“一国一制”的一部份,惜香港现正处于中国共产党宰制之中,有中共军队、国安、国保、公安、警察、公务员团队,还有很多地下党员,美中贸易战情下,中国要在新冷战中打赢第一战香港之役,它势必要消灭粉碎香港,示威给美国看。

他认为,中共已经到了不讲理性,不是讲利益,只讲权力的地步,它要维持的是岌岌可危的政权。“共产党不讲好处,讲好处的是资本家、商人,共产党这个邪恶政权讲权力,它能否在香港施展它的权力,正是它现在所做的所有事的一个标准。”

桑普例举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先生最近的一篇文章《习帝下台不是梦》,黎指习近平处内忧外患之中,他要保民生,中共内部有势力希望拉住习近平,他的分析是按照现在局势,“港版国安法”会是“虎头蛇尾”,就算立了也未必执行到位,甚至觉得时下情况是谨慎乐观,无须过份恐慌。

桑普表示,会尊重不同人的估计。但他却“不乐观”。他说,无论共产党如何内斗,都不要以为是开明派同专制派的内斗,而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自从六四之后,中共党内已没有真正的开明派,江泽民、胡锦涛,以及胡锦涛身边的温家宝,曾经被香港的一些民主派人士称之为‘孤独的总理’,是一个为了自由而孤独的总理,事实上,最后惊爆他海外有多少资产的时候,你知道他一点也不孤独,他孤独的是存在海外的存款。”

当大家在当年对温家宝“枉抛相思枉痴恋”时,而今,是否仍有人对所谓“习李不和”中的李克强“枉抛相思枉痴恋”呢?他断言,共产党无论哪个派系执政,目的只有一个“永霸天下”“永固共产党的根基”。而非鹰派与鸽派之争。

国安法凌驾香港法律 “颠覆国家政权”多人难逃

桑普解读“港版国安法”指,其有很多面向,所谓四宗罪即: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以及勾结外国势力。

桑普分析指,“什么叫分裂?它说你讲‘港独’,没有行动的,‘独派’就是分裂国家;什么叫颠覆?支联会、教协、民主党、公民党、肥佬黎《苹果日报》,甚至一众传媒,它都说你‘颠覆国家政权’”。

他认为,“港版国安法”中最厉害的两个条文是:一、人大常委会独揽解释权,特首林郑任命法官。二、是这条法律凌驾于香港所有的法律,而且凌驾《基本法》。

他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讲明,《基本法》是人大立的,而“港版国安法”是人大常委会立的,按照立法法,新法优于旧法,特别法优先于一般法。换言之“港版国安法”凌驾《基本法》,《基本法》如有条文跟“港版国安法”不一致,则应以“港版国安法”为准。因此说,它不止凌驾香港所有法律,不止凌驾香港所有的司法判例。

香港是依英美法国家《普通法》国家,行其“判例法”制度,而“港版国安法”则凌驾所有法例之上。什么是“颠覆国家政权”,桑普例举王全璋,王最近在接受日本共同社访问中披露,他帮宗教团体及一些受苦难的民众做辩护工作,就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判刑四年半。

而他只是在做律师的工作而已,他跟那个法官讲,你是不是依法治国时,紧接着后面整班的庭丁就把他按倒在地,当他是猪一样的去羞辱他。接着他要上诉时,法官当场就说“你敢上诉,四年半之外,判多你八年。这个就是中国。”

中共要改造香港 成为这里的“大多数”

桑普解读“港版国安法”的一些案件会在香港法院审,特别严重案件,可以由驻港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去审,也可以由此驻港国家安全公署送上中国的法庭审,由中国大陆的机关独享执行权、审判权,甚至乎中国监狱可以收你的监。在中国监狱你会有什么待遇呢?

桑普指,中共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斗争哲学,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然后,却是用大多数与少数来做一个比例。不问是非、不问正义、不问真假,他只是问你是多数抑或少数。所以,它看香港不顺眼,因为大部份人都是支持民主自由的人士,所以它现在这个时间要全面掌握香港,操控香港。它要成为这里的大多数。

“有人问共产党是否想杀死全香港人?我告诉大家,这只是它一个叫做中期的计划,一定是这样。不是去全部杀死,是改造。至今很多人都很成功地被改造了。”

“港版国安法”四条罪针对四类人

桑普认为,中共在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是想释放几个信息:

第一、给欧美知道,中国可以踩烂香港,显示它的权力,放一个讯号给大家看。它不怕美国制裁。

第二、他要告诉所有在这里的“冲冲子”知道,你不要再闹,再闹的话,把你送中,送中2.0。

桑普认为,在过去一年的抗争中,“冲冲子”已经活在一个朝不保夕的局面当中,无论多艰难,很多人仍日以继夜地不断奋进,拿着扬声器去商场,播放“愿荣光归香港”。遇到骚扰仍继续播放。

“他们是站在前线的抗争者,我不认为他们立刻会有任何的地方会退缩。他们会继续进行。但他们面对的风险更重,因为他们面对不再是非法集结暴动罪,而是‘颠覆国家政权’。”

第三方面“港版国安法”想做的事,就是对付“和理非”。

香港人从2003年到现在,每年的7.1都会大游行,喊出口号。“港版国安法”下,一旦出现反政府人士喊出“林郑下台”、“习近平下台”,随时会被标签为“颠覆国家政权”。

他总结,四条罪名:“分裂国家”对付独派,“颠覆国家政权”对付民主派,包括肥佬黎(黎智英)在内,然后这个所谓的“恐怖活动”对付勇武,第四宗勾结犯罪”,所谓犯罪对付什么呢?香港众志和其他一些国际的年轻人,跟外国的不同政要谈话,希望援助香港,希望讨伐中共的一些年轻人。

桑普认为,当四宗罪针对四种人后,会进一步扩大解释及扩大针对另一批人,包括媒体以及媒体评论人。桑普担心,一些敢言媒体,可能会层层被消音。而媒体也会出现自我审查,不可以讲“习近平下台”以及“灭中共”之类的话。

他更担忧状况会似1949年中共建政时,很多知识份子,如梁漱溟、马寅初及后来的张东荪,一开始都以为可以百花齐放,但严峻的形势时间长了,慢慢自我审查习惯了也便被驯服了。

桑普直言“担心这种局面出现,正因为这样。很多有识之士。如果想继续去敢言的话,宁愿在一个有百分百的,言论自由的地方去讲话。”他透露,短期内,会去其他地方生活,并希望能在自由的地方继续发正确的声音。他亦望港人日后无需隔着防火墙听自由的声音。

成立驻港国家安全公署 法庭外另有法庭

国安法的法官,将由特首任命。桑普认为,这已经算是枝节问题了,因为已经无需法官审了,将由“驻港国家安全公署”自己组成一班人去审,而这班人却不是香港法庭的组织。

“换言之,以后有一个香港法庭,另外有一个特别法庭。特别法庭就是法西斯纳粹、共产党一直最喜欢做的事。在原有机制之外,僭建一个平衡的机制,而平衡机制,可以完全不理原有机制的道理。”

他补充,所谓“国家安全”,就是任何党不喜欢的事,都是国家安全。一些重要案件会由特别法庭审。特别法庭不是香港法官审,而是由党员来审。

他总结表示,“重点是,今日的香港司法,已经完全毁烂,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完全毁烂。如果你还有《基本法》22条,怎会有一个所谓的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粗暴干涉香港内政呢?”

中共政权岌岌可危 垂死挣扎中不惜毁灭一切

桑普例举1941年日本皇军侵略香港,曾占领三年八个月的时间。“那个时候如果你要反对皇军,分分钟被杀头,香港现在慢慢就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他说,蓬佩奥在哥本哈根的民主高峰会讲,香港正步入“一国一制”,和深圳上海没有分别。因此,美国将祭出一些措施制裁中共,会取消香港的特别关税区以及其他对香港的特别待遇。

而无论外界如何解读中共派系,桑普认为,事实上共产党任何派系的想法只有一条心保住政权,惟现在“屋漏兼逢连夜雨”,中共内部问题频现,而当它想转移大家对它的怨怼时,就看到了香港,这个比较容易下手的弹丸之地。

“记住!当一个国家有危难的时候,是向外寻找一个敌人,而这个外,它不敢去碰美国,不敢去踩人拔人家的龙须,它要踩烂香港给别人看”。它要向全世界宣称“我镇得住”。

他认为,中共在这种意识形态中,最大的益处就是要保护自己摇摇欲坠、就快粉身碎骨的政权,不惜到最后使出蛮力垂死之力去粉碎香港。

他认为,这种毁灭的过程,开始一两年,你不会感觉到,对四种人,港独、勇武、众志、联外的那些人,还有肥佬黎,以及一些主要的民主派的重要核心人物之外,你不觉得一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过去之后,你会慢慢开始感觉到很多东西被抽走。

譬如教育方面,学校里面不敢讲任何话,现在的老师,已经不敢讲任何话了,曾经发生过真实的案例显示,香港已经进入一种对老师疯狂的打压状态。

他呼吁有识之士,只有三个选择:一、你可以去做顺民,二、你可以做所谓的暴民,一些抗暴的人民。第三、你可以做移民。他希望大家做了移民之后,能继续保持对香港的关注、声援和帮助。

保持对真善美的追求 守住香港人的身分认同

中大民意调查显示,37%的香港人正考虑移民。桑普表示,共产党跟你讲权力的时候是没有道理的。因此,他建议大家保存有用之身,从长计议。

同时,“面对权力,我们要正视这个邪恶之余,还要想一想,怎么样能够保存我们对真善美的追求。你自己对自己的灵魂去拷问,自己可不可以保存这一点?对下一代有一个交代?”

他预计,下一代面对的可能是课堂里面要唱国歌,要讲一些政治正确的行为,他希望每一个父母,能够在家里导引子女去学习一些真善美的事情,不要被这个大环境所摧毁。

“忍!忍辱才能负重。这个时间可能以年计,好像当时日本侵略香港三年零八个月。大家是不是忍得住,守得住,保存自己的生命,保存自己的健康,保存自己的自由。而党自由已经没有的时候,尽力不要被别人再侵略自己,不要被人抓到。”

他说,很多抗争者的英勇,令他感念,“因为他们的英勇我才可以坐在这里,但有一点很肯定,我不希望任何人,再受苦受难,但是我很希望香港人这样的身分,这样的认同,千秋万代都不会消灭。”

“我们可能成为全世界一个流亡的犹太人,但是始终几千年,犹太人都没有被消灭。正如我们香港人,不会被消灭。因为我们所拥有的海洋文明,我们所拥有的价值观,可以说是垂范千古。希望大家继续努力,这些是我卑微的愿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