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龍戰魍魎 中共爲何執意斬斷中華龍脈?(圖)

2020-06-27 08:00 作者:清源子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人執意修築三峽大壩,斬斷了中華龍脈。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人執意修築三峽大壩,斬斷了中華龍脈。(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在中華傳統文化中,地理風水的影響和作用實際上超越肉眼可見的空間。名山大河中其實都有山神、河神維繫著人類生存的自然環境。每次地貌的大變化,也意味著對應另外空間神明的更換。

四千多年前世界範圍的滔天大洪水,海拔2000米以下的陸地全部被淹沒,在亞洲地區,青藏高原和崑崙山脈絡猶如孤島,四周都被水環繞。這些水與河水、海水不一樣。叫「弱水」,人掉進去就會溺斃,所以也稱「溺水」。這就是「弱水三千」的真正內涵。《海內十洲記•鳳麟洲》:「鳳麟洲在西海之中央,地方一千五百里,洲四面有弱水繞之,鴻毛不浮,不可越也。」

從物理學看,弱水浮力小,實際上另外空間有一種精怪作怪,叫「魍魎(wǎng liǎng)」,有描繪形狀如一條腿的怪物,中國古代也有稱呼「夔kui」,其實就是古蛇。《山海經•大荒經》:東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獸,狀如牛,蒼身而無角,一足,出入水則必風雨,其光如日月,其聲如雷,其名曰夔。黃帝得之,以其皮為鼓,橛(jué鼓槌)以雷獸之骨,聲聞五百里,以威天下。《孔子家語•辨物》:「木石之怪夔魍魎」。晉•干寳《搜神記》卷十六:「昔顓頊(zhuān xū)氏有三子,死而為疫鬼:一居江水,為瘧鬼;一居弱水,為魍魎鬼;一居宮室,善驚人小兒,為小鬼。」《九州青蘅傳》最大的弱水為夜沼,弱水之內萬物不生,夜沼只有地蟒與夜孫鳥。好了,看到這,這個魍魎原來跟疫鬼有關。這就引出了民間傳說的與黃河長江有關的故事。

大洪水之後,山形地貌變化了,不利於人的生存,《山海經•大荒西經》:「(崑崙之丘)其下有弱水之淵」,所以大禹治水。《尚書•禹貢》:「導弱水至於合黎,餘波入於流沙」。華夏民族向東發展,這是人這層面在做事。其實是神在開創神州子民時至今日的新的生存環境,參與其中的就有黃龍和青龍。而西部的弱水《後漢書•西域傳•大秦》:「(大秦國)西有弱水、流沙,近西王母(西崑崙)所居處。」所指皆在西方遠處以至國外,沒有參與神州大地這次變更。這就還存留唐僧取經收沙僧所經歷的流沙河,《西遊記》第二二回:「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鵝毛飄不起,蘆花定底沉。」

要退去弱水,魍魎當然不幹了,這就有了正邪之戰——龍戰。由於沒有原始詳細文字記載留下,所以現流傳版本不一,我節選修整一個講的比較生動的,結合我的道行講我理解的。

……

不久,青黃二龍便查知,原來是「魍魎」能使魔力讓每個人心裏藏一種「癘火」,互相作惡,攪亂人間,於是很多人都崇拜它跟隨它。那些人患了一種叫「魘yǎn」的病,(巨大人群慘死之怨恨力化為「惡魘」控制人。只有暗算別人,或做損人利己的事才暫緩病痛。民間有九魔一魘的說法,比九個魔還凶,所以在殺人多的團體中就會心智被控而不自知)。

青龍和黃龍決心替人類除去惡魔,重整人間正道。他們化成道醫,以治病療邪為名去除人的惡念心疾。讓人們服丹砂、珍珠、海澡之類,教人們念驅除「癘火」的咒訣,經過調治,很多人恢復了良性,解除了痛苦,一傳十,十傳百,人們奔走相告,三個月後,便有成千上萬的人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人們也紛紛傳說來了二位活神仙。

「魍魎」聽說有人破了它們的法術,於是便派鱷魚精和蛤蟆精去探聽虛實(挺切合因果)。二妖化成療疾病人混在人群中來到二醫處,千年蛤蟆精望見樹下,二醫頭上放出青黃兩道光,直通太虛,知道對方來頭不小,那蛤蟆精一肚子壞水,詭計多端,它對頭腦簡單而又凶悍的鱷魚精說:這是倆個小毛神,不必放在心上,讓鱷魚精坐那竭息,它自己便可手到擒來。鱷魚精一聽大怒,這便宜不叫你蛤蟆精揀了嗎?於是急忙現了原形,張開大嘴直撲二醫而來。

二龍早知是兩個妖精來了,黃龍手中打出一個彈珠,把鱷魚精打翻在地,鱷魚精見勢不妙正要翻身逃跑,青龍手一翻,便把它抓個腦漿崩裂。蛤蟆精卻趁機逃跑回去稟告「魍魎」:是青龍和黃龍破了它的法術。

「魍魎」大怒,親點魔兵五萬前來挑戰。青龍和黃龍讓人吩囑所有醫好的人們,隱藏起來千萬不要出來,於是駕雲佈陣,在空中迎戰「魍魎」。青龍和黃龍各施法力,與魔兵大戰了七天七夜。

自古以來邪不勝正,「魍魎」二妖也逃不出此一天理。只見青龍和黃龍贏了一場又一場,「魍魎」接二連三敗兵折將。「魍魎」眼看自己的魔兵越來越少,不甘失敗,於是施魔法招集所有中了魘毒死心踏地跟隨的人,分南北排成兩條長蛇陣,遠遠望去妖霧繚繞,像盤踞在大地上的兩條滾滾噴火的巨蛇,緩緩向中間擠來,所過之處,萬物皆為焦土。它們企圖把青黃二龍和已經掙脫它控制的人一齊同歸於盡。

青龍和黃龍已經和魔兵苦戰幾天幾夜,身疲力竭,當他們看到「魍魎」妄圖毀掉自已救出的人時,決心保護他們。於是二龍不顧安危,化成青黃兩條冰涼的大河,分別迎著兩條「火龍」而去。當大河與「火龍」接觸時,魔子魔孫紛紛被巨大的漩渦捲入河中,那些死心踏地跟隨「魍魎」的人也難以倖免。經過三天三夜,兩條「火龍」趕出千多里外。

青龍和黃龍又用巨大的身軀漸漸的把「火龍」壓在身下。(為了鎮住魍魎保護人類,二龍不返回天庭),身軀漸漸嵌入地下,形成了現在的長江與黃河。(龍戰發生的是在另外空間)。直到今天,長江和黃河兩岸的炎黃子孫,仍靠兩條大江大河養育生生不息地繁延著。

中原皇朝的歷代聖皇明君都定時祭祀天神及山川江河之神,謙恭感恩,正常享用自然環境所賜予人類的生活所需。數千年來,信天敬神的中華子民一直和自然環境和諧相處。

歲月輪轉到末劫時期,人類道德大滑坡,魔王出世禍亂人間,不單破壞了神傳文化,也破壞了神給開創的生存環境,東方暴力挾持世人不信天人合一的理念(西方則所謂科學滲透),鼓勵人們戰天鬥地(疫,罵天咒地)。二妖也轉世,利用人的事業心,興修水利,在江河上築起了大壩,其實在另外空間就是把龍給切割了。讓魍魎翻身,同時又利用安全理由禁止燃放鞭炮(鞭炮嚇走魑魅魍魎,驅邪用的),這樣疫鬼流毒又起來了。又有人被8000萬冤魂的魘毒所控制。歷史好像又在輪迴重複,然而結局呢?邪不勝正!其中的人要快快清醒。

其實許多發達國家都在拆除過去建築的大壩。聽說某大國拆除了1500座。其實中國有成語:水滴石穿。人工的東西怎能與自然不可抗力相比呢?總有一天是要還的,這也是拿子孫後代來冒險,危害無窮。近年來發生在江河附近的地震,很多都認為與各種大壩有關。

美國著名現代預言家珍妮•狄克遜在1971年出版的《榮耀的呼喚(The Call to Glory)》:末(Armageddon)日善惡大決戰即將在2020年到來,屆時假先知(False Prophet)、撒旦(Satan)和反神者(Antichrist)將與人類對壘(rise up and battle)作戰。

而面臨人類正邪的大決戰,天地人三才都會動的。那麼作為黃龍和青龍能無所作為嗎?祂們過去為人類立下了無量的功德。上天也會垂憐祂們,也不允許這樣毀壞祂們。而且還有各大大小小河流同樣有龍族也要動的。與那古蛇「火龍」再戰江湖。

從2019年就盛傳長江的大壩變形,這樣的危機是不可忽視的。因為涉及的是億萬的生命。

《推背圖》第五十四像中

讖曰:

磊磊落落

殘棋一局,

啄息苟安

雖笑亦哭

頌曰:

不分牛鼠與牛羊,

去毛存鞟(kuò皮革)尚稱強。

寰中自有真龍出,

九曲黃河水不黃。

「牛鼠」即是子丑年。

牛羊是牛和羊象徵的團體。《論語•顏淵》:虎豹之鞟,猶犬羊之鞟。《梅花詩》: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

三國.魏《運命論》:「夫黃河清而聖人生。」

羅貫中在《平山冷燕》:「普天有道聖人生,大地山川盡效靈。塵濁想應淘汰盡,黃河萬里一時清。」

歷史事件:

漢桓帝九年河清,「明年,帝崩。靈帝以解瀆亭侯入繼」;

隋煬帝時武陽、龍門數次河清,「唐受禪」;

宋徽宗1107年,黃河變得清澈,長有八百里且七日七夜未變渾濁。當地官僚紛紛上報認為祥瑞徵兆。而同年南宋開國皇帝趙構出生。後來的「靖康之恥」大家都熟悉。

元順帝至正二十一年平陸以下黃河清五百餘里,「明太祖興至其後,尤驗」。

2020年至2021年就是子丑年,大家去查一查,是否有黃河水變清。

人不治天治。

責任編輯: 李雲飛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