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父親節憶慈父 父親談成功秘訣只靠兩個字(圖)

2020-06-21 19:30 作者:清華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父母通常是孩子人生第一課的師長。不僅給了孩子生命,還給子女起到了表率和楷模的作用。
父母通常是孩子人生第一課的師長。不僅給了孩子生命,還給子女起到了表率和楷模的作用。(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父母通常是孩子人生第一課的師長。不僅給了孩子生命,還給子女起到了表率和楷模的作用。會影響到下幾代的成長軌跡!

我在日常生活的照料中,在陪伴父親促膝暢談的過程中,聆聽了父親許多人生經驗中,在瞭解父輩成功秘訣過程之中,我也漸漸地走近了家父的內心世界。

父親自幼喪失雙親,13歲從老家,一個包裹,一把傘,隻身來大上海,闖蕩十里洋場。

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父親憑藉著自身的好學、勤奮、誠信、仁義的為人處世,僅僅用了三十年的時間,完成了常人需要幾代人時間的積累。在上海成千上萬的產業、商家中脫穎而出,創下了工商界前三百名的業績……

家父在他功成名就,成為商海翹楚以後,在發展民族工業的同時,從不忘回饋社會,資助發展教育文化事業。他為了紀念同鄉、近代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由他出資與好友許士琪,大嫂舅公項厚軒等人興辦起了「行知小學」。

父親秉承陶先生所提倡的「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手腦並用,教學做合一」;「行、知、行」,「真、善、美」等辦學宗旨,收容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兒童及貧寒人家的子弟。減免貧困、寒門兒童的學費,供飯,還發校服,實施平民教育。當年的「行知小學」,以「自治、自學、自強」為學風,獨一無二的辦校精神,深得「中國福利會」宋慶齡主席的重視。1948年,她批准了「行知小學」成為中國兒童福利會和戰災兒童義養會贊助單位。1949年後,宋慶齡主席對「行知小學」更是關懷備至。每年的六・一兒童節前,她都會給學校師生寫信、題詞,以表示親切慰問。

但直到粉碎「四人幫」,撥亂反正的中華大地,才敢在「行知小學」五十週年編印的校史(1947~1997)的大事記中,又恢復了家父——章載功先生的英名。

該校校刊由許士琪先生的妻弟,國際建築大師貝聿銘先生題詞:「發揚行知精神,培養二十一世紀人才」。

我在年幼時,還常見老家親戚前來商洽,請父出資修路、築橋、修饍宗氏祠堂之類的事宜;有一次,家裡堆放了一大堆京劇的道具、服裝、行頭。這也是父親捐助徽州戲班子用的……我在1962年新年返回老家時,正值演出,目睹了熱鬧非凡的家鄉盛況。

父親平易近人,樂善好施。親戚朋友中,誰家有困難,只要他知道,都會慷慨解囊。他的行善積德,福蔭子孫。以前他幫助過的陳肇基先生,後來陳伯家又投桃報李,回饋幫助了我家,前後三次,擔保我家三人出國深造。

上善若水,從善如流。厚積薄發,厚德載物。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我家與陳家互稱為:「世交」。良好的父輩友誼傳統,也在年輕的第二代開花、結果了!留下了一段不可多得的世間佳話。

在我記憶中,印象深刻的有幾件事。

家父的高屋建瓴、高瞻遠矚,獨特的洞察視野,是他不斷進取,成功的必然。在七十年代末,剛開始改革開放,和世界有多點接觸。他的與時並進的超前意識立即感覺到了,這是一個契機!他曾多次教誨我們幾個年輕的弟兄:「要抓緊學好外語,將來一定有用。到哪裡也不會吃虧!」「你們趁年輕時,多學點本事技能,無論什麼朝代,做事還是要靠真才實學的。」

「插隊」的大弟,因循父教而得益。他憑藉幾門外語的優勢,在幾千應聘者中勝出。中日建交後,他進入了第一個來華公司的管理層,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小弟也才有可能在聯合國招標中中標,成為全美權威專業雜誌,年度介紹、推舉的青年藝術家。

父親曾多次津津樂道地講起過他以往那段奪魁的故事。「上海工商聯舉辦算盤珠算比賽。有的人打得很快;有的人,一本帳打下來,一點也不錯。唯獨我,二隻手,用二隻算盤,同時可以打二本賬簿,還不錯。」「沒有人做得到,結果,我得了第一名!」

「想當初,我在永安公司當總經理的時候,辦公桌比董事長的檯子還要大。我一隻手指夾一只電話,經常忙到同時接聽幾只電話,處理不同的業務。」每次講起這二段經歷,便是他老人家最眉飛色舞,春風得意的時刻。

父親還常常講起年輕時,到虹口「精武體育會」練拳,強身健體的經歷。在父親的影響下,我和小弟都學了「少林拳」。我還曾是「上海徐匯工人武術隊」隊員。教練高勇春老師,是李連杰之前的全國劍術冠軍。也是「國家武術隊」總教練王菊蓉的同門師兄。

鍛練身體,修心養性,崇尚武德,增強了我的自信心與堅毅的性格,也改變了我從小體弱多病的狀況。在踏上社會工作時,在繁重的「洋插隊」生涯中,也為我「金剛不敗」之身,學習、創業奠定了紮實的基礎。使我終身受用,受益非淺。

如果我爸沒有這些根底,或許也像他的許多朋友一樣,捱不到「落實政策」的時刻。

經過文革大劫難,百經折磨的老父親,在他69歲的大關,發生了一次「中風」。人趨於癱瘓。在昏迷暈睡時期,二哥和我24小時輪番陪伴在他身邊。姆媽也悉心照料在床前。幸運的是,他的好友,請來了一位御醫世家陳大夫的親家,幫家父看病,中藥、針灸、推拿多管齊下,加上老爸持之以恆的自我鍛練。居然吉人天相。康復後,一點後遺也沒留下……這又是父親創下的「夕陽紅」奇蹟。

燭芯到盡,光更亮。父親助人為樂、熱忱待人的秉性,更是融化在他血液裡的善良,處處表現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他已經是一個需要別人照顧的老人了,卻經常見他端正地抄寫著那些行之有效的驗方、秘方,贈予親朋好友。每當有人見效,他都會像小孩一樣欣喜若狂,一遍遍地和家人述說。

記得有幾款驗方:骨刺驗方、瘤火秘方、止鼻血私方、痢疾民間單方、支氣管炎及哮喘偏方……是他常常抄贈予人的。

和爸種石斛,這又是一段幸福的回憶。

我和二哥,經過多年鍥而不舍的努力,拿回了我家在文化大革命動亂中,被造反派、紅衛兵侵佔的私房。成為附近蒲園、上坊花園、愚園、懿園、留園等花園洋房中,第一家自已落實政策的私宅。大弟和小妹也各有二間,結婚安家,生兒育女了。

父母親心疼我,為大家庭分憂,長期住在外,條件欠佳,孫子因房間長年晒不到太陽,體弱多病。雙親歡迎我們搬回家。我們一家住在己經空閑多時的一樓朝南蓮花園的前客堂。

這大概是1986年間的事了。從客堂走下四級石梯,就是一座小花園。回到童年嘻耍、蕩鞦韆的小花園,今非昔比,面貌全非了。

原來的花園,右側種植了有:石榴、月季、薔薇。中間空隙位,還間種了草本的夜開花、鳳鮮花、牽牛花。正對面,是二棵法國黃邊冬青樹;枇杷樹旁是夾竹桃;右牆角是一株年年開花報春的紫羅蘭藤,一串串像紫葡萄一樣的花,煞是賞心悅目。右手起是棵每年結滿甜甜桑椹的桑樹,旁邊是株芬芳撲鼻的桂花樹。再過來,是我親手扦插活,長到結滿果子的無花果樹。靠近房屋,還有一棵稱為上海市「市花」的白玉蘭樹。

一年四季鳥語花香,繽紛艷麗,生機盎然,奼紫嫣紅。

經過了三年飢荒和文化大浩劫,樹木花卉所剩無㡬了。只有生命力極強的冬青樹、紫羅蘭和無花果樹倖存了下來。

經過文革劫後餘生,又要撐起一家生計的父親,顯得格外蒼老。身體機能也在逐步退化,各種疾病也頻發繞身。記得他檢查出有前列線肥大。他的中醫朋友給他開了一味中藥:石斛煮水,長期煎服。還送了新鮮的石斛苗。父親高興地拿回家,教我種在花園裡陽光充足的地方。種上了石斛,我澆水施肥,精心呵護,長大了,就剪摘了,給爸煎水喝。

平時,給爸理髮,挖耳屎,剪腳趾甲,扦腳掌的老繭,給揑背,穴位推拿都是我的日常必修功課。我一點也不覺得髒、嘔心,反而覺得挺有樂趣。

記得有一次,在父親的後背芯,發現了一隻化了膿的「搭背」。手臂反搭到背部位,如果生了濃皰,俗稱:「搭背」。聽老人講:處理不好,是會致命的!我每天把黃白色的膿擠乾淨,消毒後,再貼上紗布,蔽擋住傷口,直到癒合……

這段日子,也是我人生中,難以忘懷的記憶。出國後,我時常會牽掛:這些鎖事,哪個弟妹還會去做?我真希望能為他老人家再多做一點。

每逢清明節、中秋、過年時分,夜深人靜之際,無窮的思念,一幕幕的回憶,就會湧上我的心扉。

在侍奉父親的日子裡,我曾問過他老人家:「您成功的秘訣是什麼?」他說:「只靠兩個字,一個『信』字,一個『義』字」!「誠信是金,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義者,情義、義氣、公義,人之立身之本也。」

從此,「信、義」兩字,我銘記於心。對待親朋、好友、客戶、下屬、上峰,無一不是憑藉這二字當先,打天下。這二字,既是為人之本,更是立身之策。這是商業社會契約精神的反映,也是人文社會融洽、和諧的基石。

記得有一次,我說起了單位受到不公正待遇,嘔氣不服,倔犟脾氣,沒有錯,十頭牛也拉不回時,父親耐心開導,現身說法:你這種脾氣不改,在社會上會吃大虧的!做了成績再多,群眾再喜歡,都是無用功,領導都不會重用你的!「小不忍,則亂大謀」。「忍字頭上有把刀」。「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做人要像銅錢,外圓內方」。「百忍成金」……

上海話中的「七」和「一」是諧音。記憶猶新的家訓是:「寧做第七,不做第一」!我們有兄弟六個,從小到大,從讀書到工作,個個都是全國各行業裡,亞洲仍至世界上出類拔萃、德才兼備的人中龍鳳。

但是,家父卻經常叮嚀、告誡我們:「不能鋒芒畢露,不要去爭第一,要低調、悠著點!」「寧做第七,不做第一!」當時,我們都覺得父親太過謹慎,處世過於城府,圓潤有餘,太過中庸之道。但這處世之道,到了人近夕陽,才悟出了:「人怕出名,豬怕壯」,「槍打出頭鳥」,「出頭的椽子先爛」的真諦!可以避開許多凶險。

出國臨行前夜,我去和父母親告別,這又是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二哥公派在香港,老父親、母親住在二嫂家。我見到父親說:「我出去再苦再累,倒也不怕,唯一擔心的是你們老了,我照顧不到你們了。」爸說:「我們老了,無所謂了,你們自已的前途要緊。」「能走一個,就走多一個吧!」「一人在外,要照顧好自己的冷暖,飲食……」「一個賭,一個嫖,還有一個毒字,不能沾,只要沾了一個字,就會傾家蕩產!」

聽到這番情深切的家訓,我心裏一酸,二膝一軟,跪倒在地:「我不知此行是禍還是福?也生死未卜!更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到爸媽,請受不孝小清一拜!」家父見狀起身,雙手扶我起來,嘴裡喃喃自語:「又不是生死離別,做啥咯樣?」

這時,媽走了過來,拿出了二哥買給老爸的金戒子:「儂爺講送你,萬一混不下去,賣了,也能換兩餐飯吃!」接著,她又拿出了父親平時穿的風雪大衣:「加拿大天氣冷,儂爺講,儂從小怕冷,大衣送儂帶去……」

此時,倆佬早巳老淚橫流,我也是雙眼模糊,熱淚滿盈了。當時,國外的資訊很少,外部是一個怎樣的世界,瞭解甚少。此情此景也真有些:「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

我拿了有父親親筆題詞的紀念冊,回到家裡。「頗有父風」的題詞,是父親對兒子的評價,也是希望與鼓勵。他的臨別贈言,也成了父輩對兒子最後的叮嚀和囑咐。

在我赴加拿大第九個月之際,驚悉家父仙逝的噩耗。因為我是以學生簽證來加的,如返回奔喪,送父親最後一程,按當時規定,就前功盡棄了,再也無法回加完成學業了。心中那種糾結,悲傷無以言語,只能化作一次次痛嚎悲泣……

不意臨行告別時,對父親的三叩三拜,竟然成了父子的訣別?!留下了無限的悲哀,也留下了終身的懷念。

初來乍到北方雪都,每天清晨6:30就騎自行車換公交車,再轉搭地鐵。花費單程二個多小時路程去上課。在車上吃早餐,在地鐵裡看書,為保持出勤率,一天也不敢鬆懈。放了學,趕去上個中班,賺錢付學費,保持合法身份,還要養活自己。老闆的信任與照顧,讓我一人在公司裡上班到半夜。自已打卡,鎖門離開。在空蕩蕩的車間裡,每每想起自己不能返回故里,送爸最後一程。鬱悶,悲忿難熬,好幾次情不止禁,聲嘶力竭地大嚎、大哭不巳……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在「洋插隊」的日子裡,第一代新移民,千里迢迢,舉目無親,兩手空空,白雪茫茫,從荊棘中,含血帶淚,一路走來。無一不是父輩這「心中的楷模,無形的豐碑」在激勵著自己。在寂寞、忙碌中孤行。

逢年過節,一家人吃飯時,我都會在上座位,擺上筷、碟,恭恭敬敬地酌上一壺燙熱的,父親最喜歡喝的陳年黃酒!夫人和兒子都會往爸的盆子裡夾菜……

媽給我爹爹的那件風雪棉大衣,幾次搬家,值錢的電器、傢俱都送人、丟棄。唯獨這件大衣,一直珍藏至今。因為,這件大衣裡,滲透了爹爹身體的氣息味道。我還不止一次地交待過太太和兒子:「如果我發生不測,就用這衣服當作枕頭。我生不能陪伴他老人家,死了,就可以永遠相隨相伴了……」

從應聘打工,自行創業,組建社團,融入主流,所向披靡。這無一不是父輩的基因,榜樣的力量在發揮著催化作用。每逢遇到有困惑時,我總是跑到曠野之地,對著天空,大呼三聲:「爹爹!爹爹!爹爹!」無窮的力量,頃刻之間就會充徹全身!章氏子孫,身體裡流淌著家族的血液,刻在生命裡的善良、仁義,透在骨髓裡堅毅、聰慧與傲然。我始終將父親13歲獨自闖蕩,被人稱為「冒險家樂園」的「上海灘」,作為一種鞭策。來激勵自已43歲「洋插隊」,勇闖明天。

我出國十年後,第一次衣錦還鄉,榮歸故里是在千禧年年底。當時,我是應「四川省政府僑務辦公室、省歸僑聯合會」邀請,代表「中加企業家建築會」;「Home Hardware Building Centre」中國地區代理;「加拿大四川同鄉會」參加了「2000四川海外專家學者懇親暨科技經貿合作洽談會」。和與會者進行了交流技術,業務洽談。介紹了「北美流行建築、裝飾新材料新工藝」。受到了與會的行家裡手一致青睞好評。真可謂是:「十年磨一劍」!

回到魂牽夢繞的故鄉,我時差都沒倒過來,第二天清晨,我就和妻兒去拜祭父親和岳父了。家父的安息之處,是上海著名的一處陵園。青松、翠柏環繞,秀麗而肅穆、莊嚴。當我看到花崗石墓碑上父親的照片和碑文時,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悲痛,雙膝癱軟,跪倒在地,幾乎是跪行到了父親的碑前:「爹爹,不孝兒子來看儂了!」

如果我不出國,會第一時間趕到,及時送醫院,老爸應該是可以救回來的!如果沒有萬劫不復的文革,父親應該還可以更加延年益壽!多少年來的思念、悲忿、愧疚,百感交集,一下全渲泄了出來……

我妻子哭泣著擺上供品,點上蠟燭;兒子也流著淚,叫著:「阿公」,酙上黃酒,燒著錫箔。我無論怎麼努力、拚搏,爹爹也看不到我的成功了。我只能將專題報導我的《名人雜誌》,《龍行天下》(傑出華人名人錄)的彩色Copy,默默地燒上。告慰高堂的在天之靈。

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兒欲盡孝時,而親不在。

家父一生靖忠報國、誠信仁義、感恩孝道、輕利重情、助人為樂、睿智聰慧、光明磊落、豁達開明、忍讓謙卑、剛正不阿、嫉惡如仇、克已奉公、自強不息、和藹禮遇、高風亮節……

家父高齡正寢,屬於「喜喪」;無痛楚,平靜仙逝,也是修來的福分。我曾寫過一幅鑲有父親名字的對聯,不夠工韻,但也是概述家父一生與狀況的總括。

上聯:載滿世間辛酸苦辣甜

下聯:功成名就子孫興旺樂

橫批:千秋永垂

父輩創立下的家業,財富,會被人搶奪,被割韭菜,剃羊毛。逐步被淡化,被人們遺忘。有型的墓碑,或許會遭遇到文革2.0?!

但是「家風才是真正的不動產!」

父輩那種「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氣概;那種人品、氣質、秉性的人格魅力,像一座「無形的豐碑」,化成兒孫「心中的楷模」,搶不走,抺不掉!永遠聳立在世世代代兒孫的心目之中!

寫於庚子父親節前夕

来源:看中國來稿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