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鍾劍華博士:港版《國安法》的危機!(視頻)

2020-05-24 23:13 作者:梁路思、李懷橘 桌面版 简体 15
    小字

鍾劍華博士接受《看中國》專訪,談及對《國安法》的看法。
鍾劍華博士接受了《看中國》專訪,談及對《國安法》的看法。(看中國專訪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5月24日訊】(看中國記者梁路思、李懷橘報道)北京當局欲在香港實施《國安法》,引發社會一波接一波的反對聲音。今(24)日,港人更無懼威脅,走上街頭抗爭,反對惡法。就港版《國安法》事件,鍾劍華博士在接受《看中國》專訪時表示,《國安法》是一個懸在頭上的劍,它的目的是威脅港人,但它不能改變港人的觀感和心意,只能增添港人對北京的「惡感」。只要有抗爭的空間,港人會繼續抗爭下去。

專訪內容整理如下:

文字獄任當權者為所欲為

文字獄最大的特點就是無邊界,當局可任意詮釋。文革時代,用印有毛澤東的報紙來包物件,就是不敬,就會被人批鬥。以言入罪的文字獄,賦予了當權者無限大的權力。比如,港人爭取「前途自決」,如今就會變成禁忌。再比如,DSE考題,「『1900至19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影響利多於弊。』你是否同意此說。」又變成禁忌。如此來說,決定對與錯的權利全在當權者手中。以這個考題來說,教育界調查結果表示,97%的老師不認為試題有問題。但林鄭月娥說考題「專業出錯」,考評局就要「跪低」。這就是文字獄的可怕之處。

《國安法》對甚麼人影響最大呢?就是曾經叫「結束一黨專政,建立民主中國」的支聯會,這句口號支聯會喊了30多年,參與支聯會活動的人不計其數,幾萬至二十萬幾萬不等,在場的大部分人都有叫口號。那麼,把這些人全部拉去坐牢嗎?不過相信有了這條法例後,可能更多港人會叫這個口號。

另外,港人爭取的「自決」不是獨立,是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之下的「自決」。當年趙紫陽寫信給香港兩間大學的學生會,闡明香港未來如何管制,由港人民主決定。這和「自決」是一致的。如今,中共視「自決」等同於獨立。但很多港人都認為香港應該有更多的「自決」權,但並非獨立。港人爭取更多的自主,這完全符合九七前北京當局對香港的承諾,也完全符合《基本法》。《基本法》寫明三屆政府後,港人可以普選特首,這是當年的「三步曲」,如今「三步曲」變成「五步曲」,這才是違法。那麼港人講「自決」,根據《國安法》這算不算違法?文字獄的可怕之處就是話語權、詮釋權都在當權者手中。那麼爭取民主,一人一票選特首,都會被冠以「顛覆國家罪」。所以,港人和國際社會都不會接受這個安排。

港人當然會出來抗爭,而港府會用「限聚令」作為藉口來打壓街頭抗爭活動。六月九日是反送中運動一週年,有多少人會出來遊行,還是未知之數。遊行只是一次性的活動,但在過去一年中,香港出現過頻繁的,大規模的遊行和抗爭活動。因此,政府不可以說,這是少數港人被煽動、被挑動的結果。就算這一百萬、二百萬人都是被煽動的,那麼,港府可以看一看民意調查的結果。有44%的人給特首零分,差不多同樣的人數給了警隊零分,這已經說明很多問題。今年年初的數據顯示,港人對中央的好感和信任,創了二十多年的新低。因此,港府不能再以「少數人煽動」為藉口來欺騙港人。這已經不是少數人的問題了,而是大部分港人的問題。

香港是國際城市 涉及各國利益

港版《國安法》是一個懸在頭上的劍,它的目的是威脅港人,但它不能改變港人的觀感和心意,只能增添港人對北京的「惡感」。只要港人有抗爭的空間,北京可以將香港變成新疆嗎?香港不是新疆,香港有幾十萬至一百萬的外籍人士在港居住,香港還有很多國際機構、跨國組織,世界各國的政府,以及很多國際投資公司都在香港設立了辦事處,他們在香港有很多利益。香港是國際都市,不同於新疆和西藏。

中共用「香港問題屬中國內政」為由,不准外國插手本港事物。但去年美國已經表明,香港事物不是中國內政。香港經歷了過百年的殖民統治,和回歸後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等,這些都令港人在文化屬性上超越了中國醬缸文化的摯肘。港人有作為華人的文化,但另一方為,香港和國際接軌,港人有國際思維。

《國安法》寫明中共可以在港設立國安機構,這是有違法理的。既然回歸時已經講明,中央只負責香港的國防和外交,而《基本法》22條也列明:中央駐港機構不得干預香港特區事務。

講到「攬炒」(玉石俱焚),中共一直以「反攬炒」為名打壓抗爭者,但真正「攬炒」的正是北京。比如,去年港府推出《逃犯條例》時,招到全社會反對,包括商界。如果當時中共政府喝停法例,就不會搞到如今的局面。

北京選擇「死撐」,「死撐」林鄭,「死撐」警隊。結果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北京當局都泥足深陷,越陷越深。導致到,要用主動、進一步、強硬的,損害一國兩制的方式來控制香港問題,這就是「攬炒」。北京是始作俑者。而北京一定要支持特區政府錯誤的做法,因為這個港府是北京選的,不是港人選的。北京認為,反港府即是反北京,中央政府將特區政府和自己捆綁在一起。如果,中央可以做長遠考慮,堅守九七前對港人的承諾,讓港人普選一個屬於港人的政府。那麼,北京就不需要事事為港府的錯誤負責。比如在西方國家,中央政府可以批評地方政府的作為,不必為其錯誤開脫。

香港作為特區,不同於大陸其它城市。香港有自己的制度,而在聯合國備案的《中英聯合聲明》,以及《基本法》賦予了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基本法》也承諾港人在2017年後通過「三步曲」普選自己的特首,也可以自行決定政改方案。如果中央故意把港人反對林鄭政府,反對警察暴力標籤為「顛覆國家政權」,這就是文字獄。

香港未死 美國回應值得拭目以待

「香港玩完」的說法言之尚早,勿需太悲觀。第一,港版《國安法》推出後,一定引起很多爭議,可能過不了本地法律這一關。第二,在過去一年,反對北京政府的港人越來越多,民意調查結果已經顯示出大部分港人是反對中央的。因此,港人這種抗爭情緒,對現狀的不滿,會以各種方式表達出來。比如,1967年蘇聯進入捷克,今日進入共產主義博物館,你就會知道,歷史是公平的。

香港始終是一個國際城市,在國際大環境下,當全世界的政治格局對中共採取防範的態度,香港就會成為國際社會觀察中共的窗口,也都會成為國際社會影響中共的切入點。香港對於中共是一個政治工具,可以幫中國吸納資金,變成官員的白手套,走資移民海外的跳板。同時,外國政府也會透過香港,對中共表態。雖然香港在未來一段時間,時局會很緊張,經濟會動盪,日子會很艱難,但香港不會死。

這些年的數據表示,港人移民海外的人數越來越多。這些年,去不了美加澳的港人,就去臺灣、新加坡。這種趨勢會持續。就算沒有《國安法》,年輕一代都會離開香港。這和九七年還不同,那時移民的是中產階層,而現在移民的多是年輕人。不過,能夠成功移民的還是少數,大部分人會繼續留在香港。既然留下來,那麼就一定會捍衛家園,捍衛本土價值和生活方式。無論政治環境如何惡劣,港人都不會逆來順受,任人宰割。

如果《國安法》立法,港人不遊行,不抗爭,短期內港府未必敢衝入家中捉人。但長遠來講,就很難預測。有一些組織會成為主要打擊對象,比如香港眾志、支聯會、法輪功、《蘋果日報》等。早前美國國務卿彭佩奧表示,暫緩提交香港報告,等到兩會結束再做評估。如今中共要在香港實行《國安法》,彭佩奧的報告就好值得期待。如上文所言,香港是一個國際社會,涉及各方利益。特朗普也表示如果中國因去年的反送中事件,而對香港實施《國安法》,美國會有強烈的回應。究竟如何回應,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鍾劍華博士是時事評論人、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