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執法有私神明知(图)

2020-04-21 08:30 作者:秀秀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人心動一念,天地盡皆知。
人心動一念,天地盡皆知。(手繪插畫:志清/看中國)

古代人信奉神明,認為做人一舉一動都在神靈的監督之下,故而行事多有敬畏,否則會有報應。清代大學士袁枚在《新齊諧》中寫了這樣一個故事。

乾隆二十年間,某侍郎奉朝廷之命出巡黃河,駐在陶莊公館。適逢除夕之夜,侍郎騎馬帶著四個隨從,提著燈火沿河巡察。一行人走在冰天雪地中,只覺得夜黑風寒,遠處的黃茅白葦在燈火映照下,暗影綽綽,尤顯淒涼。走不多遠,忽然發現草叢中有個布帳,隱約透出昏暗的燭光。侍郎命隨從上前查問,原來是當地值班的主簿(官職名)。

侍郎對主簿駐地守河十分的讚賞,主簿說:「大人除夕夜到此,現已三更了,天寒地凍的,我這兒有除夕酒餚,獻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欣然入座,酒過數巡,微醺而回。到陶莊公館後,即解衣而臥,夢中依舊騎馬巡河,但眼中並非剛才看到的景色。

走了大約有二里路,眼前出現一座茅舍,有燈光透出。侍郎便去敲門,開門的是一老嫗,侍郎猛然一驚,這老婦人竟然是他已經去世的母親。她見侍郎到來,也十分吃驚:「兒啊,你怎麼會到這裡來啊?」侍郎告訴母親自己奉命巡河。老夫人說:「你可知道這不是人間。你既然來了,如何能回去呢?」侍郎大驚,原來自己已經死了,於是大哭。老夫人說:「河西邊有位高僧,法力特別大,我帶你去求求他,看能不能幫你回去。」

老婦人帶著侍郎來到一處莊嚴如皇宮的廟宇,只見大殿南面坐了一位高僧,侍郎下跪叩拜,高僧閉目不言。侍郎再拜,高僧仍不理會。侍郎問道:「我奉天子之命巡查黃河,倘有罪該死,亦當說明,因何不理?」高僧回答:「你生前殺人太多,福祿折耗已盡,還問什麼?」

侍郎辯解說:「我雖殺人多,但都是按照國法行事,並非我的罪過。」高僧回答:「你辦案的時候,真的是按照國法嗎?你只是貪圖私利,迎合權姦,想得寵陞官而已。」於是取案上的玉如意,直指他的心。侍郎只覺得一道冷氣刺入心窩,冷徹五臟,無法動彈,良久方能說話,他向高僧叩首:「我知罪了,可否改過?」

高僧說:「你並非能夠改過之人,但今天還不是你的死期,以後再下地獄算總帳吧。」於是吩咐一個和尚送侍郎回陽間。有個和尚走過來,帶侍郎同行,走過一段黑路,回到陶莊公館。侍郎死去的母親走過來,哭道:「兒啊,你為何執法時不能秉公辦事,卻要迎合權姦,貪圖私利呢?」

侍郎無地自容,長嘆一聲,從夢中醒來。此時已是大年初一的中午,眾多官員上門來拜年,見侍郎這個時辰還未起床,都覺得很奇怪,侍郎亦無法告知緣由。沒過多久,侍郎忽然就暴病吐血而亡。

責任編輯: 雲天月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