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成千上萬湖北人在貴州被強制自費隔離(圖)

2020-03-26 23:2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千萬湖北人 在貴州 強制 自費隔離(|圖片來源, 網路截圖)
千萬湖北人在貴州強制自費隔離(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看中國2020年3月26日訊】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不斷在全世界蔓延,中國大陸的感染病毒數量被政治清零,各地強制要求復工,復工的湖北人卻不斷被強制隔離。在貴州,至少有幾千甚至上萬名湖北人遭自費集中隔離,並受到各種不公正待遇。

中國維權NGO人士楊佔青近日在推特發帖表示,湖北人乘坐政府組織的點對點大巴車回貴州復工,卻遭受歧視,被貴州多地政府強制隔離,目前所知被隔離的人數有幾千人,大家遭遇種種情況,處境困難。

他進一步說明湖北人在隔離中遇到的各種不公平待遇,包括:1.強制核酸檢測,健康人也要做,還要多次做;2.和國外回來的密切接觸者人群一起隔離; 3.夫妻或一家人是分開住,加倍增加了隔離費用;4.竟然給五個月的寳寳做CT;5.有些酒店必須吃飯,強制消費;7.如果學生不參加酒店隔離,會影響學生開學報名。

湖北應城的張先生對《The Epoch Times》表示,3月16日湖北當地解封后,他們可以出入所在社區,但到貴州後卻被要求隔離15天,開銷全部自費。

「我們是夫妻兩個隔離,他們給我們一個人一間。我們吃飯的錢都沒有了,找他們吵,住了三、四天,我們兩個人又合在一起。」他說,在花溪區麗楓酒店隔離,兩人一天差不多要花費270元,另加50元的生活費。

據瞭解,該酒店有6、70隔離人員均來自湖北應城。

「其實我們在(湖北)當地本身隔離快60天了,再在(貴州)這裡待14天,我們生活相當困難,生活都沒著落。在外面還有房租(支付),在貴陽開的商店(要付租金),當地政府對我們太不公平了。」張先生指出,該酒店有6、70隔離人員都來自湖北應城。

湖北應城的李先生也表示,「這個酒店隔離了6、70人,全部都是湖北人。他不管你有沒有健康碼,反正到了這裡就要把你隔離,就這麼一個簡單粗暴的做法。 」他說,包括大學生返黔,只要是湖北人,都被強制隔離。

幾千人被隔離消息被屏蔽

湖北十堰的楊先生在單位開了復工證明後,3月8日就往出走,憑健康二維碼申請出來的。他說,自己開車出來,當時在遵義的收費站被勸返了三次,只得繞道四川浠水。到貴陽社區後報備,被自費隔離

楊先生估計,湖北至少有幾千人被隔離,可能上萬人。因為貴州省的政策都沒有放開,湖北人過來全部隔離。很多酒店、很多縣市、很多人被隔離了都不知道,很多老鄉都聯繫不上。

「19號中央有文件低風險地區不允許隔離,但是這邊一直在隔離。感覺他們鬧獨立一樣。」楊先生說,他問他們為什麼不執行中央政策,他們說沒有收到正式文件。 「更過分的是,他們還把從柬埔寨回來的人和我們隔離在一起,在同一層樓。」楊先生表示,他發抖音、微博都已經被屏蔽了,發不出去。

3月24日,湖北省發布通告稱,從3月25日零時起,武漢市以外地區解除離鄂通道管控,恢復對外交通,離鄂人員憑湖北健康碼「綠碼」流動。

多家媒體報導,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各地在封城、隔離政策上各自為政,層層設卡,只因是湖北籍,有的人復工後被強制進行集中隔離,被單位限制返崗,甚至直接被解雇。但多地出現不認湖北的健康碼。搞地域歧視。

湖北荊州人袁偉是其中之一,他辦好健康證明、復工手續從荊州自駕到貴州貴陽,3月19日凌晨三點多,貴陽當地社區人員要求他強制先在車上隔離,「不准離開車子,大小便也在車上」。溝通了十幾個小時後,當地社區人員才將其送往酒店,要求進行14天的集中隔離,費用自理。袁偉很不解,離開湖北前,他已經進行了長時間的居家隔離,來貴州前填報信息,也獲得了當地代表健康、可自由通行的「黃碼」,為什麼還要進行隔離?

一些人還發現,自己所在的隔離酒店中還住有境外回國隔離的人員,「這樣的隔離,是不是反而還增加了我們感染的風險?」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