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北京逐美國記者 恐廢國際資深傳媒人「武功」(視頻)

2020-03-22 14:02 作者:李晴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中美鬥法,互逐記者,並不是一種對等的行為」。資料照。
香港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中美鬥法,互逐記者,並不是一種對等的行為」。資料照。(圖片來源 :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3月22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晴採訪報道)繼早前川普下令縮減北京官方在美國的記者後,今次北京政府亦下令驅逐美國在中國的記者。香港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中美鬥法,互逐記者,並不是一種對等的行為」。他認為,中國社會同時間亦少了來自國際傳媒對疫情的監察和真實的報導。對多年從事「中國新聞」的資深傳媒人來說,恐廢了其「武功」,難再有用武之地。

中美鬥法互逐記者 關係不對等

2月中國吊銷《華爾街日報》3名駐華記者的工作證後,美國國務院3月2日宣布,3月13日起將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及《人民日報》海外版合共的駐美中國籍僱員人數上限,由當時的160人減至100人。

3月17日晚,中國外交部突然宣佈對五間美國媒體採取反制措施,其中包括《美國之音》、《時代週刊》、《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並要求後三大美國媒體的駐華記者10日內交還記者證,今後不得在中國工作,包括香港和澳門。

對於中美之間的互逐記者,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中方今次行動是為回應之前美方以「外國使團」名義驅逐及限制中國官媒記者的人數及行動等。他指,「美方所做的事是政府對政府的行為,而這次中方所做的事是政府對民間傳媒的一個行為,兩者的性質是不同的。」

中國媒體是黨媒官媒 在美國宣傳中共理念

他解釋說,早前美國的行動,主要針對所謂的「外國使團」機構,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及《中央電視台》,因為它已經變成一個國際性的中方廣播集團,裡面包含電台和電視台等等,這些機構的性質,就新華社而言,是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人民日報》是中共中央的一個喉舌黨報,《中央電視台》亦在幾年前落入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裏面,其中一些機構,是不折不扣的黨國機器和黨國單位,其領導人相當於中國部長級別。

以《新華社》社長為例,他根本就是之前的中宣部副部長、國新辦主任,以及中國外宣辦主任之下的一個人物做社長,可想而知,其機構屬性及人事都隸屬於官方單位,其任務就是「黨媒姓黨」,宣傳共產黨的理念和意志,它沒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和獨立空間去做正常媒體的工作,亦無獨立於政府和權貴之外的一個報導能力。

「這些機構的屬性、人士以及它的工作性質,根本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政府單位、黨的機構,所以,如果美方根據一些條例,是不容許(外國)政府單位,利用新聞自由之便,(在美國)去做這些所謂,即是平時民間自由社會可以輕易便利做到的事情。」呂秉權認為,美國這樣做有其背後理據,「當然那種限制的辦法,去到什麼程度,是可以斟酌。」

美國媒體屬於民間 被逐等於廢其「武功

反觀中國官方對美國縮減中方「傳媒」機構人員的回擊,去「回應」美國的行動,「如果你做一個對等的行動,就是抽起美國在華的官方單位去懲罰,而這些官方單位,正在從事其官方單位之事,即利用民間的便利空間去從事一些非其應該從事的活動。但是你看到的是,中國官方找不到美國官方單位在中國是怎樣潛伏,即利用其民間單位做掩護,實則內籠是官方單位,並從事一些非其應該從事的活動的。」他說,中國找不到美國的(從事特務的)官方機構去懲罰,於是乎以美國媒體開刀。

最初,被懲罰的5間傳媒,包括《美國之音》《時代週刊》及美國3大報:Washington Post(華盛頓郵報)、Wall Street Journal(華爾街日報)和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要求其申報僱員人數、資產等,並對三大報的人員進行驅逐,交出記者證,不准其今後在中國大陸,以及港澳從事記者工作。

「這幾乎判了中國專線記者的死刑。因為他不能夠在大陸工作之餘,在香港這個中國的南大門去觀察、報導中國新聞的機會都無。如果你要他回去美國去做中國新聞,相對就是綁起了他的雙手。此外還有時差的問題,接觸資料來源的便利等等」。

此外,呂秉權說,對「中國專線記者」來說做「中國新聞」尤其需要有相當年資的記者,有些是有幾十年的年資,亦須要有豐富的經驗、方法、人脈、觀察等等,才能做到好的中國新聞。「可惜,這一大批記者,就這樣給他斬了,兼且來到香港的機會也沒有了,相當於廢其『武功』。這對於這中國新聞報導而言,是很重大的損失,對讀者而言少了一份有力的監察,即少了一個窗口。」

他遺憾表示,國際社會在過去的時間,可以透過這些資深國際媒體人打開的窗口,觀察及監察到中國事物,現在窗口被關掉,留下相對狹窄無力的窗口和視線。同時間,消失大批年資深厚的記者,對新聞業是一個很大的損失。

「一國兩制」無存 新聞業同時被催毀

當中國官方驅逐其境內美國民間傳媒機構對新聞從業員時,這種驅逐同時從大陸伸延至港澳,雙雙受罰。呂秉權說,以前甚少有此種情況發生。

雖然曾有外國記者被逐,包括他們在報道中共領導人資產問題時,報導溫家寶、習近平家族、習近平表弟,報導新疆問題等相關中國紅線敏感問題時,有大批記者被逐,或者簽證不獲續簽。

「當時是,當那些外國記者不可以在中國內地做時,有一部分人卻來到了香港,並繼續發佈一些相對有力的、有深度的報導,這對於他們的報導能力,可以說是一種續航」,針對今次的被驅逐,他認為是一種懲罰,連香港也不能來。

他擔心,如果那些傳媒人要來香港工作,需向特區政府申請傳媒「工作簽證」時,特區政府是否會放行?「就某程度,我覺得有大過一半的機會,未必讓他們入,像馬凱事件一樣,他招呼民族黨的陳浩天講了午餐演講之後,就被針對,他自己的工作簽證不獲續期,而他離開香港一會,想回來收拾東西時,就直接被禁止入境,甚至連回去收拾東西都不給。」他認為,這是一種絕對的懲罰性做法。

就香港「一國兩制」而言,已經讓外國及香港各界看到,中國大陸可以在香港為所欲為,把香港當作是大陸城市的一部分,甚至用出入境政策監控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喜歡封殺誰便封殺誰,而不理香港本身所擁有的所謂『兩制』,以及國際的價值,香港人和國際社會所一直珍視的基本法保障下的言論自由的東西。」

針對今次中方驅逐美國民間記者,包括香港,呂秉權認為,完全是為了一己之報復私利,損害「新聞自由」的做法,接著就去摧毀了香港,讓國際社會赤裸裸看到,「一國兩制」在香港已幾乎無存。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