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共「人肉病毒」

2020-03-18 10:21 作者:觀雨堂主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自2019年11月中旬起,直至1月20之前,因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傳播的真相被故意掩蓋,造成「1月份和1月份之前,湖北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被感染」(中共國務院丁向陽)。至於普通居民被感染人數,當然大於3000,或是3000的n倍。23日武漢封城之前,已有500萬人搶先愴惶逃離。這500萬人群中,感染者佔幾成?誰也無法估計。沿海大城市是出逃者首選的棲身之地,上海立即陷入恐慌,隨即口罩成了緊缺物品。接下來的日子裡,宅居的上海人開始聞武漢人而色變,偶爾不得已出門,口罩也不敢摘下。

至於武漢當地,街上或住宅小區附近凡不戴口罩者,就會立即遭惡警或保安的拳腳相交,網路上大量流傳的相關視頻,是最有力的鐵證。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對一個沒戴口罩的行人拳打腳踢,似乎獲得正當的理由:我打你是為你好,是為了控制病毒傳播,也是為大家好。因病毒感染比忍受拳打更可怕,更兼挨打的人數無法統計,於是打了也就打了,沒人願冒風險為你挺身仗言,誰讓你不戴口罩?最荒謬絕倫的是,2月29日中共《人民日報》居然還在頭版頭條,刊登粗體大標題文章:《日子過得像蜜一樣甜》。

2月下旬,中共病毒已向全球蔓延,尤其是中共的好朋友伊朗,因「一帶一路」而上賊船的義大利,不幸淪為中共「戰略夥伴」的西班牙,還有總統被中共收買的韓國,甚至對華為5G認識模糊的法國與德國,都已經或正在陷入恐怖的災難。不過無論疫情正在氾濫的歐洲、美洲還是澳洲,甚至亞洲除中共國以外的國家,不戴口罩就挨揍的的現象,似乎聞所未聞。豈止聞所未聞,許多國家雖在疫情肆虐之下,也未見人人都帶口罩,好像老外根本就不怕死,令人心生疑團。

其實並非老外不怕死,而是老外的遊戲規則與本邦不同。老外的遊戲規則是:如果你肯定健康無感染,對任何人無危害,何必強求戴口罩?倘使在100人中,有1人只要稍有咳嗽或不適,就會自動戴上口罩,並盡快到醫院檢測。如此,那99人又何必多此一舉。近日紐約市染病人數已達300左右,地鐵與公交車內也幾乎未見有人戴口罩,人們也沒有驚慌失措的樣子。在沒有病毒肆虐的平時,也沒人會隨地吐痰,偶有打噴嚏也會很知趣地側身掩著嘴。這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群體或其他99人負責。中國古代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說法,大概也含同樣意思。

但老外的遊戲規則一旦到了本邦,就立即失效,如同水土不服。因為在本邦,你無法防止病毒感染者可能在公共場所摘掉口罩,用自身攜帶的病毒,若無其事地向素不相識的人群傳播,還心安理得地自我安撫:反正老子到了這一步,還顧得了什麼?此種惡念與品行,源自本邦子民堅守著一個不成文的潛規則,這個潛規則就是:「我死,你們也別想活」。中國有句俗話:「臨死還想拉幾個墊背的」,估計也是這個意思。不是我存心將本邦子民想像得太壞,一個為牟利敢不惜製造毒奶粉、地溝油、毒膠囊……直至活摘人體器官的民族,還有什麼罪惡不敢施行呢?我在拙文《謠言與謊言》中,談到梁實秋先生的一篇文章,標題是《為什麼不說實話?》。文章內有一小故事,寓意正是「我死,你們也別想活」。《謠言與謊言》中,我將故事概括如下:

有一家酒肆,碰巧隔壁住著幾名酒徒。酒徒貪飲,但囊中羞澀。時間一久,找到偷酒過癮的妙招。方法是牆上鑿一小孔穴,半夜用細管穿過孔穴,直伸入酒缸,酒徒們輪番吸飲,不亦樂乎!不久,細心的老闆發現佳釀的消耗量無端增大,暗中窺察,終於發現端倪。老闆不露聲色,卻在次日設下圈套,準備教訓酒徒。

又是半夜時分,酒徒們興致勃然,準備痛暢吮飲。酒徒A先上,細管伸出牆外後一口含在嘴裡,便咕嚕咕嚕大吸。異味入口順流而下,覺得大告不妙。原來酒肆老闆在酒缸原處,換置了尿桶。酒徒A擠眉咧嘴,突然決定掩蓋尿已入口下肚的真相,張嘴就是一句謊言:「哇!真是美酒!美酒!」酒徒A何以出此謊言?因為一旦真相泄漏,其他酒徒不再重蹈覆轍。與其一人上當飲尿,何不讓哥兒們陪同一起喝尿?於是酒徒B又緊接而上,也是大口吸入,然後也撂下一句謊言:「啊呀!味道好極啦!」後面等候的酒徒,也一一如法炮製,大家雖心知肚明,卻無一人說真話。酒徒們藉助謊言,共同恪守著中國式的平等。

酒徒說謊的目的,正是為了使「你們也別想倖免」。故事的寓言,暗示了「我死,你們也別想活」的遊戲規則。2月份網路流傳的視頻顯示,武漢有人拍攝到疫情爆發的住宅高樓內,當無人在場的時候,電梯裡有老婦往電梯按紐上吐唾沫,而這老婦正是不久前剛測出的中共病毒感染者。她明白病毒可通過唾沫——手指傳播的預期,卻忽略了電梯裡裝有監視的攝像頭,輕易揭示了她的罪噁心理——「我死,你們也別想活」。幾年前,多次傳聞大陸有愛滋病患者,瘋狂尋找異性交合,由此將「我死,你們也別想活」的計畫,發揮到令人乍舌的程度。3月初網上還流傳一張照片,顯示在米蘭街頭,一名姿色尚可的中國藉女子,雙手持標語牌,標語牌上用義大利文寫著:「我是中國人,我不是病毒,求擁抱!」時值中共病毒開始傳入歐洲,武漢人或中國人似遭某種程度的歧視。於是不少人出於同情,上前擁抱了她。約半個月左右,米蘭感染病毒人數劇增。那個「求擁抱」的中國女子,是不是病毒感染者?是否正盤算著「我死,你們也別想活」?我不想貿然下結論,然而天真的義大利人,是否還在「一帶一路」的賦船上做夢?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2月24日,武漢女子黃登英從女子監獄刑滿釋放,在發燒已多日的情況下,竟一路無阻地進入早已封城的北京。黃進京後當即被檢測出早已受病毒感染。網上紛紛質疑黃女何以一路綠燈,卻沒人在意她同樣是「我死,你們也別想活」的踐行者。3月14日,央視旗下CCTN一名駐美記者,在身體發燒的情況下,企圖混入白宮參加川普與彭斯出席的新聞發布會,結果被攔截在外。推特(Twitter)上傳出,這名記者在測體溫時,被發現身上也沒準備口罩。由此令人聯想到,從2001年紐約首次遭911恐怖襲擊事件,到此後人肉炸彈的多次恐怖襲擊,恐怖份子同樣帶著「我死,你們也別想活」的歹念。當作為生化武器的中共病毒,恐怖程度超出炸彈的今天,塔裡班恐怖組織使用的人肉炸彈,是否可能被中共的「人肉病毒」所取代?派遣攜帶中共病毒的炮灰或無知者,滲入自由世界消滅民主力量,以實現中共稱霸全球的夢想,如此可能是否存在?想到這裡,令人不寒而慄。

口罩無法阻擋中共病毒在全球的擴散。2019年11月以來的大量事實表明,中共屢屢掩蓋真相,實際將武漢當作病毒培植基地,向人類發動生化病毒戰,由此給本邦民眾與世界人民帶來深重災難。是世界各國必須考慮聯合對策的時候了!不能等待中共陰謀被完全揭示的那一刻,也不能將責任全推給華盛頓。我緊信中共的滅亡,只是時間的問題。然而必須指出的是,一旦發現自身即將陷入滅頂之災的時候,中共是否會徹底露出「我死,你們也別想活」的猙獰嘴臉,更瘋狂地設置「人肉病毒」,準備毀滅整個人類?

這絕非危言聳聽!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