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武漢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付出慘重代價(圖)

2020-03-11 10:02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共肺炎
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圖片來源:推特)

【看中國2020年3月11日訊】週二,網上傳閱著《人物》雜誌刊載的「發哨子的人」,真實記錄了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從吹哨到被噤聲,到眼看著自己的同事一個個倒下去,眼看著一個個武漢人求醫無門悲慘死去的心跡。這篇文章刊出後不斷地被刪除,卻不斷地被轉發……文章瘋傳的時候,艾芬所在的武漢中心醫院已經有四名醫生殉職,近兩百名醫護人員感染。醫務人員感染和死亡比例位列武漢各醫院之首。

艾芬是李文亮醫生的同事,武漢中心醫院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只有幾公里,是一座四千多人的醫院。艾芬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第一手的見聞,從一個醫護人員的角度,敘述了武漢疫情發生、發展、發現到公開的過程,她的陳述,字字淚,對調查武漢疫情為什麼發展到不可控,為什麼演變成一場人類災害,也許在未來,更有深遠的歷史學的意義。這不是一部控訴書,救死扶傷,巨大奉獻,連家都顧不上的艾芬,只是娓娓道來自己的經歷,自己的真實情緒。

發哨子的人

12月30日那天中午,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檢測報告,她把這份報告拍下來傳給醫學院的同學,隨後,這份報告傳播武漢醫生圈,而從中轉發這份報告的就是包括李文亮在內的八位醫生。

早在12月16日她的急診科接待一位「莫名其妙高燒」的病人,22號轉到呼吸科,「具體管床的同事在我耳邊具體管床的同事在我耳邊嚼了幾遍:艾主任,那個人報的是冠狀病毒(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後來我們才知道那個病人是在華南海鮮做事的」。 12月27日,又來了一位「沒有任何基礎疾病,肺部一塌糊塗」的病人。

艾芬12月30日把實情傳出去後厄運降臨,12月31日10點20分,醫院轉發武漢衛健委消息,警告不能對外隨意發布不明肺炎消息,如果因為信息泄露引發恐慌,要追責。她所在的醫院隨即發出通知,強調不能向外傳遞相關消息。

1月1日,醫院監察科科長通知艾芬第二天早上過去談話。 「之後的約談,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醫院領導斥責她艾芬,作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 「好像整個武漢市發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個人破壞了。」她當時有一種絕望的感覺。

艾芬醫生並未像李文亮等八位醫生那樣被公安叫去訓話,但那次的約談種很絕望的感覺」。對她打擊非常大,「我感覺整個人心都垮了」「 後來所有的人再來問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

隱瞞疫情的後果

艾芬很清楚發生了人傳人,但是醫院為了隱瞞真相,甚至不讓醫生把隔離衣穿在外頭,「說隔離衣穿外頭會造成恐慌。」艾芬醫生追憶,如果她當時不遭到他們那樣訓斥,如果醫院內部互相溝通,「如果是1月1號大家都這樣引起警惕,就不會有那麼多悲劇了。」

當武漢還在隱瞞疫情,當中國疾控中心的專家還在說可控可防的時候,1月11日,急診科護士胡紫薇感染,但是,居然在1月16號,「一位副院長還在說:‘大家都要有一點醫學常識,某些高年資的醫生不要自己把自己搞得嚇死人的。’另一位領導上臺繼續說:‘沒有人傳人,可防可治可控。’一天後,1月17號,江學慶住院,10天後插管、上ECMO。 」

艾芬說,「中心醫院的代價這麼大,就是跟我們的醫務人員沒有信息透明化有關。你看倒下的人,急診科和呼吸科的倒是沒有那麼重的,因為我們有防護意識,並且一生病就趕緊休息治療。重的都是外圍科室,李文亮是眼科的,江學慶是甲乳科的。」

艾芬的內心是沉痛的,難以言說的,她對《人物》記者表示:「如果這些醫生都能夠得到及時的提醒,或許就不會有這一天。所以,作為當事人的我非常後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我」。她想,李文亮的病情跟他受訓之後心情不好有沒有關係? 「因為受訓的感覺我感同身受」。

醫生們一個接一個倒下,病人的情況更加糟糕。病區飽和,基本上一個病人都不收,「ICU也堅決不收,說裡面有乾淨的病人,一進去就污染了。病人不斷地往急診科湧,後面的路又不通,就全部堆在急診科。」病人一排隊就是幾個小時,醫護人員也無法下班。

 「我們眼睜睜地看著病人越來越多,傳播區域的半徑越來越大,先是華南海鮮市場附近可能跟它有關係,然後就傳傳傳,半徑越來越大。很多是家庭傳染的,最先的7個人當中就有媽媽給兒子送飯得的病。有診所的老闆得病,也是來打針的病人傳給他的,都是重得不得了。」 「一天發熱門診門口的排隊,要排5個小時。正排著一個女的倒下了……」艾芬說:「還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監護室的時候,就是他們見的最後一面,你永遠見不著了。 」

隱瞞疫情,武漢中心醫院醫護人員付出巨大代價。艾芬敘述,僅僅急診科,就有40多人感染了。有三個女醫生全家感染,兩個醫生的公公、婆婆加老公感染、一個女醫生的爸爸、媽媽、姐姐、老公,加她自己5個人感染。 「大家都覺得這麼早就發現這個病毒,結果卻是這樣,造成這麼大的損失,代價太慘重了。」

死了那麼多人,付出的代價那麼高昂,總該是釐清各自的責任的時候吧? 「2月21號早上領導和我談話,其實我想問幾個問題,比如有沒有覺得那天批評我批評錯了?我希望能夠給我一個道歉。但是我不敢問。沒有人在任何場合跟我說表示抱歉這句話。」

根據現在披露出來的越來越多的細節顯示,武漢醫院領導層隱瞞疫情源於武漢衛健委的指示,而武漢衛健委又聽命於武漢市委和湖北省委。根據《財新》報導,即使在中國衛健委最初得知武漢疫情的情形後,也要求不能向社會公開疫情。中國衛健委為什麼如此呢?顯然在等待中南海的一個決定。

 

(文章略刪減,原標題:撕心裂膽的陳述 為什麼武漢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付出那麼慘重的代價)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