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孫楊能翻案嗎?民意已變 興奮劑催強的中共又將如何?(圖)

原標題:游泳名將孫楊上訴能翻案嗎?靠興奮劑催強的中國下場如何?

2020-03-06 20:35 作者:張傑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孫楊(圖片來源:Fred Lee/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3月6日訊】游泳名將孫楊的名字似乎成了中國的代名詞,他的勝利彷彿就是中國的勝利,他的失敗就是對中國的打壓和羞辱。孫楊也很享受這種掛鉤。2019年光州世錦賽,孫楊奪得男子400米自由泳冠軍,澳大利亞選手霍頓奪得第二。頒獎儀式上,霍頓不願與孫楊一起登上領獎台上,而是站在後面接受獎牌。孫楊對霍頓的舉動非常憤怒。霍頓在2016年裡約奧運會上就指責孫楊是個「嗑藥的騙子」,聲稱自己與藥檢呈陽性的運動員勢不兩立。孫楊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霍頓可以對他個人有意見,但必須尊重中國。孫楊充滿正能量的話頓時贏得中國愛國賊的頂禮膜拜。

但2月28日,孫楊遭遇了滅頂之災。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秘書長馬修.裡布宣布,三名仲裁員一致認為:對孫楊進行反興奮劑檢查取樣的工作人員符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規定,而孫楊對自己破壞反興奮劑取樣的舉動未能提供有說服力的解釋。因此,法庭認為孫楊違反了反興奮劑相關規定,並考慮到孫楊2014年曾因服用違禁興奮劑而被禁賽3個月,裁決孫楊禁賽8年,並立即生效。裡布表示,孫楊在30天內還可以就仲裁庭的裁決結果上訴到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孫楊在得知國際體育仲裁院的裁決結果後,感到震驚,憤怒和不能理解。他稱自己已經委託律師提起上訴。很多觀眾朋友想知道,孫楊上訴後,翻案的機率有多少?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簡單介紹一個孫楊事件的由來。

孫楊現年28歲。2012年倫敦奧運會他成為中國男子游泳首位奧運冠軍。孫楊在奧運會共獲得3金2銀1銅,從2009-2019年游泳世錦賽,孫楊共獲得11金2銀3銅。孫楊很長時間以來都是中國商業價值最高的現役運動員之一。2018年9月4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對孫楊進行飛行藥檢。因為尿檢官的授權資質和血檢官非法跨區域採血的問題,孫楊與3名藥檢人員發生衝突。儘管檢測人警察告,這樣做會被視為違反興奮劑檢測規定。但孫楊仍要一名保鏢去找來一把錘子,用錘子敲碎完全封閉的檢測血樣。後國際泳聯委託一個獨立小組進行調查,調查報告認為,藥檢人員採樣過程不符合正規程序,孫楊未違反反興奮劑條例。國際泳聯認可調查結果。2019年3月13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

仲裁法庭的觀點也很直白,那就是孫楊在提供了血液樣本後,在將完整樣本保留在檢測當局手中的同時,質疑檢測人員的認證資格是一回事;而在長時間的對話交流和對有關後果的警告之後,採取破壞樣品容器行動的方式,從而消除了在稍後階段測試樣品的任何機會,這是另一回事。

孫楊服用了興奮劑嗎?2014年他因服用興奮劑被禁賽三個月。2019年飛行藥檢因樣本被孫楊銷毀而無法判斷。為什麼國際游泳運動員會認定孫楊是靠服用興奮劑取得的成績?這裡有一個背景,那就是在興奮劑問題上,中國游泳隊是所有的運動隊中,名聲最差、劣跡最多的。僅僅90年代,中國就有將近50名游泳選手被查出服用興奮劑。1994年廣島亞運會,國際反興奮劑機構突擊檢查了亞運村的中國代表團駐地。現場滿地被隨意丟棄的針管和藥瓶震驚了國際社會,由此剝奪了多達十一名選手的12塊金牌,其中游泳項目就佔了整整7塊。緊接著在1998年澳大利亞珀斯游泳世錦賽上,中國選手原媛和教練進入澳洲海關時被查出攜帶生長激素;當被海關攔截後,原媛當即奪路而逃。90年代,中國游泳運動員被查出使用興奮劑的數量是其他國家和地區游泳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人數的三倍。

孫楊上訴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的勝算有幾何?

目前國內主流媒體及孫楊公開聲明都寄予了極大的希望,但我認為翻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說不可能。因為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對於國際體育仲裁庭裁決的審理範圍僅僅侷限於:審理程序是否遵守相關規定以及處罰是否適當做審理,不會改變對事件性質的定義。據《紐約時報》報導,且自CAS(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成立以來,翻案比率僅為7%。在孫楊案公開聽證結束時,仲裁庭已向孫楊和國際泳聯,以及WADA(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確認,所有當事人對仲裁程序的正當性表示滿意。

綜上可見,我認為孫楊的游泳生涯應該會很快畫上句號。這個孫楊而言無疑是一個悲劇,但如果瞭解孫楊的性格,我們也可以說這個結局並不令人意外,只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呈現出來。孫楊的性格可以驕橫跋扈來形容。有文章稱,他無證駕駛,手撕恩師,不服學校管教,與隊友爆發矛盾,在外國女選手面前換泳褲、世界賽事上公開辱罵亞軍季軍、領獎台上穿個人代言商業品牌、暴力抗檢等種種事件加在一起,如果不是奧運冠軍,孫楊一個人得到的罵聲恐怕要比整個中國男足加起來都多。知名體育評論員張路平這樣評價孫楊:挑戰交通規則,他贏了;挑戰師徒規則,他贏了;挑戰贊助規則,他又贏了。今天,他輸了,因為世界不會慣著他。

說完孫楊,我們再說說與孫楊密不可分的中國。

中國目前仍然被疫情所籠罩,湖北形勢依然嚴峻,但中國其它地區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數都在下降。人們期待的拐點還未到來,但中國人對於中共和它的領導人的看法正在發生較大的反轉,民意的拐點已經初步出現了。如非典「英雄」傳染病專家鐘南山先生近來的一些奇怪言論,引起了廣大網友的不滿,如他稱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的發源地不一定來自中國,似乎在配合中共栽贓美國的陰謀論。同時,老先生還與中國體育興奮劑有著不解之緣。因為他的女兒鐘惟月在20世紀90年代是國內游泳運動員,獲得過世界短池游泳錦標賽100米蝶泳冠軍,在1994年還打破了短池蝶泳世界記錄。令人遺憾的是,1994年的羅馬世界游泳錦標賽上,鐘惟月興奮劑尿檢呈陽性,她成為中國游泳選手裡第一個被禁賽的運動員。但鐘南山先生畢竟已經是八十高齡的耄耋老人,並且還在疫情的第一線,我不忍心深究下去,只能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四十年的改革開放促成了中國的崛起,這是事實。但我認為,中國的崛起是不正常的崛起,是靠興奮劑催大的崛起。何以見得?

因為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是服用了「低工資、低福利、低人權和高污染」這個興奮劑,並搭上了經濟全球化的便車。但卻走了一條與人類普世價值相反的極權主義道路,拒不遵守人類社會通行的民主、法治、人權規則。大國強盛要行王道,而非霸道。

飽受興奮劑滋潤的中共,十九大後就開始了快速地衰落。去年的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到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頂頭風。

中共服用了太多的興奮劑,官媒近日竟緊急編撰出版了一本歌頌習近平和中共的新書《大國戰「疫」》,從而引發了中國人的討伐浪潮。

有網友評論說:「當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的魔影還在中國遊蕩,當感染的病人還輾轉呻吟於病床,當人們還在為病死的親人哀哭。而造成這場巨大災難的中國政府,已經在慶祝勝利了!」

有網友說:「現如今,至少是武漢人民還仍繼續身處水深火熱之中,武漢市各大火葬場的焚屍爐仍在和偉大領袖一樣,夜以繼日地連續工作。但領袖的思路,明顯已進入了籌備召開‘抗疫取得全面勝利’的慶功大會的節奏了。說領袖慾借‘戰勝自己製造的危機,以證明獨裁的正確與專制的優越’,一點沒錯!」

另有網友發帖道:「千家縞素,萬戶悲鳴,14億封禁,大江南北,路斷人稀,神州大地,幾成史前洪荒,沒有追責,沒有反思,更沒有懺悔,卻急急忙忙地唱起讚歌來,用無數人的家破人亡,禁足哀嚎,來凸顯你們的偉大。知道你們的無恥,但沒料到竟至如此。」

我們很難想像這些激烈地批判中共和它的領導人的評論發表在《大國戰「疫」》官宣文章的評論區,儘管現在新華社已經屏蔽了這些評論,但我們比較肺炎疫情發生前與現在中國的民意,我們不能不說民意已經發生了變化。

蘇小玲先生在《瘟疫,另一種雪崩》一文中說,人類是一個命運的整體,無論你扮演什麼角色,你都必須以自覺自律、以公正公義善待同類,善待同胞,善待生命。否則,雪崩時,你也屬於那一片雪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