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隱瞞疫情?網曝武漢病毒所女所長的魔幻人生(組圖)

2020-02-16 22:13 桌面版 简体 35
    小字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把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推到了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聚光燈下。(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0年2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不斷蔓延,病毒的源頭疑來自武漢病毒所的消息甚囂塵上,該所美女所長陷入輿論漩渦,近日針對一篇關於王延軼「成功史」的文章在網路上瘋傳。文章提供來自西安鐵一中、北大、武大、武漢病毒所等單位翔實權威的數據材料,判斷王延軼原名王延鐵,是一名藝術特長生。

一個藝術特長生的魔幻人生


(圖片來源:網路)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把「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推到了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聚光燈下。其中該所39歲女所長王延軼上位史掀起了輿論風暴。王延軼,1981年出生,先後在北京大學、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健康科學中心、武漢大學獲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

王延軼的過往歷史不斷被人挖出。近日一篇文章《武漢病毒所所長原來竟是北大藝術特長生?》在網路上瘋傳,文章爆料,王延軼是2000年陝西籍的一名考生,高中時能歌善舞,是一名藝術特長生。最後憑藉藝術特長被北京大學錄取為2000級大一新生,專業並不是藝術類,而是生物科學。

之後王延軼被保送美國留學、武漢博士畢業、多項國際重要發現以及獎項,更是擔任中國最頂尖的病毒研究所所長,正廳級待遇。她從一個藝術特長生成功多次跨越專業短板,擠進這家研究聖殿讓無數人驚嘆。



(圖片來源:網路)

此外,日前一個叫「私銀」的微信公號,提供了極其翔實的數據材料,最終判斷是,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原名王延鐵,是一名藝術特長生,屬特殊政策錄取的考生。

王延軼被曝是小三上位

這場武漢疫情讓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及其院士丈夫舒紅兵成為輿論焦點。王延軼是舒紅兵的北大學生,兩人年齡相差14歲。王延軼大學一畢業,就和老師舒紅兵結婚了。

2010年11月,剛剛拿到博士學位5個月的王延軼,直接成了武大的副教授,主營生命醫學,此時的院長,是他丈夫。

2012年,王延軼到武漢病毒所,任病毒所分子免疫學學科組,研究員/學科組長,此時的舒紅兵,已經是中科院院士。2014年,舒紅兵是武大副校長,全國政協委員。

2018年12月,王延軼升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同時又是武漢市政協委員。王延軼被指是靠副部長級的丈夫舒紅兵只花6年就從基層升任所長。

此前,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致信王延軼的丈夫舒紅兵,建議他的夫人王延軼辭職,以免耽誤中國科學院。網傳的信中,饒毅稱王延軼不適合領導武漢病毒所所長,有三點原因:專業不符、水平比較差、年資太低。

提到饒毅和舒紅兵,就不得不提2011年轟動全國的中國科學院新增院士評選活動。這位舒紅兵院士當年跟饒毅一同參選中科院院士,最後饒毅落選,舒紅兵當選。


(圖片來源:網路)

資料顯示,舒紅兵,中國科學院院士,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現任武漢大學教授、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

饒毅,首都醫科大學校長,北京腦科學中心主任,北京大學講席教授、麥戈文腦科學研究所所長。

隱瞞疫情實錘?武漢病毒所王延軼郵件曝光

近日武漢病毒所因接連發生圍繞石正麗團隊研究可能泄漏病毒、搶注瑞德西韋用途專利,以及「雙黃連之母」事件陷入輿論漩渦。2月16日,微信朋友圈廣為轉發的一條消息,再次令國人震驚。消息的主體是王延軼給病毒所全員發布郵件的截圖。

從截圖上看,這封郵件發送日期為2020年1月2日上午10點28分。這篇題為「重要提醒」關於嚴謹披露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相關信息的通知,不足200字。

這郵件主要提出了三點:一是,不明原因肺炎已經引發了社會恐慌。二是,我們相關工作正在開展。三是,衛健委要求,不允許向外界,包括媒體,自媒體,社交媒體,合作的技術公司,公布這次肺炎情況。

如果這封信屬實,說明衛健委在1月2日之前就對這次肺炎疫情做出指示,要求不得向外界公布,以免引發恐慌。上述信息是否屬實截止發稿前王延軼本人尚未回應。

不過,就此次疫情事件來說,武漢市長周興旺曾公開稱,傳染病必須「依法」披露,他沒有上級授權,無權披露。中國疾控中心官員高福等人,掌握「人傳人」疫情信息後,不公布疫情實際情況,反倒是在醫學期刊上搶發論文。令外界不斷質疑,中共當局隱瞞中共肺炎疫情,導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大爆發。


武漢病毒所王延軼郵件曝光:嚴禁披露武漢不明原因肺炎信息?(圖片來源:網路)

傳舒紅兵是江綿恆馬仔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前身是中國科學院武漢微生物研究室,在1956年創建,在1978年的時候,改為中國科學院病毒研究所,屬於中科院的下屬單位。

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系統是江澤民兒子江綿恆的重要利益與勢力地盤。有觀點認為,這次中共肺炎疫情爆發的時間點、地點及疫情爆發後中共大外宣海內外輿論的操控均非同尋常,背後涉及高層生死搏殺及江澤民曾慶紅集團的瘋狂反撲。

2月1日,獨立評論網站發表一則署名為「cwing」的貼文《內鬥?傳中科院武漢P4所長王延軼小3上位,其夫舒紅兵為江綿恆馬仔》。貼文指,傳p4研究所所長王延迭小3上位,中科院是江家地盤,其夫中科院院士舒紅兵為江綿恆馬仔。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2月7日向《燕銘時評》證實,舒紅兵確實是江綿恆馬仔;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臺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而舒紅兵是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中重要一員,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向《燕銘時評》披露,中共軍隊及中央、地方醫療生物科技系統除攸關中共生化武器研製外,還與中共高層最關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江澤民上臺後至今,通過其子江綿恆及上海幫勢力,一直牢牢操控這一領域。

K先生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前臺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其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據稱,近期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實名舉報上海生科院裴剛院士等人學術造假等,事件都不單純,是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在生工系統展開搏殺的徵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