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隐瞒疫情?网曝武漢病毒所女所长的魔幻人生(组图)

2020-02-16 22:13 桌面版 正體 35
    小字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推到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2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不断蔓延,病毒的源头疑来自武漢病毒所的消息甚嚣尘上,该所美女所长陷入舆论漩涡,近日针对一篇关于王延轶“成功史”的文章在网络上疯传。文章提供来自西安铁一中、北大、武大、武漢病毒所等单位翔实权威的数据材料,判断王延轶原名王延铁,是一名艺术特长生。

一个艺术特长生的魔幻人生


(图片来源:网络)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推到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其中该所39岁女所长王延轶上位史掀起了舆论风暴。王延轶,1981年出生,先后在北京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武汉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王延轶的过往历史不断被人挖出。近日一篇文章《武漢病毒所所长原来竟是北大艺术特长生?》在网络上疯传,文章爆料,王延轶是2000年陕西籍的一名考生,高中时能歌善舞,是一名艺术特长生。最后凭借艺术特长被北京大学录取为2000级大一新生,专业并不是艺术类,而是生物科学。

之后王延轶被保送美国留学、武汉博士毕业、多项国际重要发现以及奖项,更是担任中国最顶尖的病毒研究所所长,正厅级待遇。她从一个艺术特长生成功多次跨越专业短板,挤进这家研究圣殿让无数人惊叹。



(图片来源:网络)

此外,日前一个叫“私银”的微信公号,提供了极其翔实的数据材料,最终判断是,武漢病毒所所长王延轶原名王延铁,是一名艺术特长生,属特殊政策录取的考生。

王延轶被曝是小三上位

这场武汉疫情让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及其院士丈夫舒红兵成为舆论焦点。王延轶是舒红兵的北大学生,两人年龄相差14岁。王延轶大学一毕业,就和老师舒红兵结婚了。

2010年11月,刚刚拿到博士学位5个月的王延轶,直接成了武大的副教授,主营生命医学,此时的院长,是他丈夫。

2012年,王延轶到武漢病毒所,任病毒所分子免疫学学科组,研究员/学科组长,此时的舒红兵,已经是中科院院士。2014年,舒红兵是武大副校长,全国政协委员。

2018年12月,王延轶升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长,同时又是武汉市政协委员。王延轶被指是靠副部长级的丈夫舒红兵只花6年就从基层升任所长。

此前,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致信王延轶的丈夫舒红兵,建议他的夫人王延轶辞职,以免耽误中国科学院。网传的信中,饶毅称王延轶不适合领导武漢病毒所所长,有三点原因:专业不符、水平比较差、年资太低。

提到饶毅和舒红兵,就不得不提2011年轰动全国的中国科学院新增院士评选活动。这位舒红兵院士当年跟饶毅一同参选中科院院士,最后饶毅落选,舒红兵当选。


(图片来源:网络)

资料显示,舒红兵,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现任武汉大学教授、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

饶毅,首都医科大学校长,北京脑科学中心主任,北京大学讲席教授、麦戈文脑科学研究所所长。

隐瞒疫情实锤?武漢病毒所王延轶邮件曝光

近日武漢病毒所因接连发生围绕石正丽团队研究可能泄漏病毒、抢注瑞德西韦用途专利,以及“双黄连之母”事件陷入舆论漩涡。2月16日,微信朋友圈广为转发的一条消息,再次令国人震惊。消息的主体是王延轶给病毒所全员发布邮件的截图。

从截图上看,这封邮件发送日期为2020年1月2日上午10点28分。这篇题为“重要提醒”关于严谨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相关信息的通知,不足200字。

这邮件主要提出了三点:一是,不明原因肺炎已经引发了社会恐慌。二是,我们相关工作正在开展。三是,卫健委要求,不允许向外界,包括媒体,自媒体,社交媒体,合作的技术公司,公布这次肺炎情况。

如果这封信属实,说明卫健委在1月2日之前就对这次肺炎疫情做出指示,要求不得向外界公布,以免引发恐慌。上述信息是否属实截止发稿前王延轶本人尚未回应。

不过,就此次疫情事件来说,武汉市长周兴旺曾公开称,传染病必须“依法”披露,他没有上级授权,无权披露。中国疾控中心官员高福等人,掌握“人传人”疫情信息后,不公布疫情实际情况,反倒是在医学期刊上抢发论文。令外界不断质疑,中共当局隐瞒中共肺炎疫情,导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爆发。


武漢病毒所王延轶邮件曝光:严禁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信息?(图片来源:网络)

传舒红兵是江绵恒马仔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前身是中国科学院武汉微生物研究室,在1956年创建,在1978年的时候,改为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属于中科院的下属单位。

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系统是江泽民儿子江绵恒的重要利益与势力地盘。有观点认为,这次中共肺炎疫情爆发的时间点、地点及疫情爆发后中共大外宣海内外舆论的操控均非同寻常,背后涉及高层生死搏杀及江泽民曾庆红集团的疯狂反扑。

2月1日,独立评论网站发表一则署名为“cwing”的贴文《内斗?传中科院武汉P4所长王延轶小3上位,其夫舒红兵为江绵恒马仔》。贴文指,传p4研究所所长王延迭小3上位,中科院是江家地盘,其夫中科院院士舒红兵为江绵恒马仔。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2月7日向《燕铭时评》证实,舒红兵确实是江绵恒马仔;江泽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后,其子江绵恒进入中科院系统,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江绵恒主导改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医院、及军队医院、研究所联合组成的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操控生物领域重大研究项目的立项及巨额经费划拨,在医疗生物科技领域形成上海帮政商利益团体;而舒红兵是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中重要一员,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间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这一涉及军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盘。

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向《燕铭时评》披露,中共军队及中央、地方医疗生物科技系统除攸关中共生化武器研制外,还与中共高层最关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江泽民上台后至今,通过其子江绵恒及上海帮势力,一直牢牢操控这一领域。

K先生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职是江绵恒通过中科院系统多个重要马仔操控所致,其背后除了其丈夫、江绵恒马仔舒红兵,还有江泽民家族及上海帮在上海和军队生工系统的重要代理人。

据称,近期北大生命科学前院长饶毅实名举报上海生科院裴刚院士等人学术造假等,事件都不单纯,是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集团在生工系统展开搏杀的征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