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武漢P4生物實驗室為毒源?80後女所長上位疑雲(圖)

2020-02-01 15:03 桌面版 简体 33
    小字


網路傳言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左)和她老公武漢大學的院士舒紅兵是師生戀。(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0年2月1日訊】(看中國記者董林杉綜合報導)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擴散,然而至今引發中共肺炎疫症的具體源頭尚未確定。日前美國國會參議員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疑來自於中國最早建立的P4生物實驗室。而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因年輕上位、背景不凡亦成為輿論關注焦點。

中科院和武漢市政府合作建設的P4實驗室(生物安全最高等級),於2018年1月5日正式運行。中共宣稱實驗室用於控制新興疾病,並儲存純化的SARS和其它類型病毒。

據《希望之聲》報導,美國國會湯姆·科頓(Tom Cotton)參議員1月31日敦促川普(特朗普)政府立即限制美中之間的所有商業交通旅行。科頓指責中共政府一直撒謊,導致疫情失控,他還指出武漢P4生物實驗室擁有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體。

湯姆·科頓表示,「我們仍然不知道冠狀病毒起源於何處。可能是來自於市場、農場、食品加工公司。我要指出的是,武漢擁有中國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級的超級實驗室,可以處理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體,包括冠狀病毒。」

日前名為[email protected]的人發推文指出:「華人論壇扒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武漢P4實驗室為其下轄機構。鹽鹼地特色,小三上位的青年才俊,因傍上北大海歸長江學者一步登天。這麼危險的實驗室遇到這麼奇葩的管理者,發生什麼妖異之事都不奇怪。」

推文說,導致是次中共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狀病毒是一種具有包膜的正鏈單股RNA冠狀病毒。王延軼主要研究方向恰巧為病毒與宿主的相互作用機制。其中之一的研究內容就包括:「以RNA和DNA病毒的感染為研究模型,運用表達克隆、親和純化等多種篩選方法,尋找病毒通過模式識別受體誘導I型干擾素表達這一過程的關鍵調節蛋白,從分子、細胞、動物模型等層次闡述它們的生物學功能與調節機制,揭示這些調節蛋白的失調在感染與免疫疾病發生中的作用。」

推文質疑:「看履歷,王延軼不會北大本科時就和舒紅兵結識吧,然後去舒紅兵所在的科羅拉多?」「這次應對肺炎病毒,武漢P4的似乎還沒上海和浙江的兩座P3實驗室作用大。」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10月底,王延軼升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正廳級)。擁有博士學位的王延軼,她生於1981年,2004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後留學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獲碩士學位。當年她來到武漢大學,6年間任武大生命科學學院講師、副教授。2012年3月,王延軼調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先後任分子免疫學學科組長,病毒病理研究中心副主任,2014年12月任所長助理,一年後升任武漢病毒所副所長,直至2018年10月底升任所長。

王延軼的丈夫名為舒紅兵,生於1967年,53歲,比王延軼大14歲。

據悉,舒紅兵,1998至2005年曾任職於美國猶太醫學研究中心及科羅拉多大學健康科學中心免疫學系。目前,舒紅兵是中共政協委員、國家科學院院士,同時擔任武漢大學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主要從事免疫相關的細胞信號轉導研究,發現多個抗病毒天然免疫與炎症反應的關鍵信號和調節蛋白。
 


武漢擁有全中國唯一的「P4級病毒實驗室」(圖片來源:翻攝自微博)

病毒來源於武漢P4生物實驗室

一些國際研究機構懷疑,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中國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在那裡可以進行相關病毒人工基因變異干預,可能是出現意外導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成為「中共肺炎」疫情爆發的重要線索。

《華盛頓時報》1月24日報導,研究過中共生物戰的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肖漢姆(Dany Shoham)披露,武漢的P4實驗室也與中共軍方有關,並可能參與了中共的生物武器計畫,中共的抗SARS疫苗就是在那裡生產的。

肖漢姆說:「這意味著SARS病毒將在那裡保存和繁殖」,但是他認為SARS病毒與中共肺炎病毒並不完全相同。肖漢姆的研究團隊推測或者判斷:此次中共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是在武漢P4實驗室人工改變病毒基因而產生,可能是中共軍方研製生化武器的一種。

當被問及新的冠狀病毒是否可能泄漏時,肖漢姆說:「原則上,病毒跑出來既有可能是泄漏,也有可能是相關人員在裡面感染而未知,通過正常管道離開有關設施所帶出來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可能就是這種情況,不過目前還沒有證據或跡象表明已發生這種事件。」

《華盛頓時報》說,在研究人員對新冠狀病毒的基因組進行測序後,將有可能確定或提示病毒的來源。

英國《每日郵報》早前的報導表示,美國馬里蘭州生物安全顧問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在《自然》期刊上發表評論,表達了對中國設立P4實驗室可能會造成病毒外泄的擔心。他認為,中國體制下創造的文化會使實驗室變得不安全,因為言論自由和信息公開對科學發展尤為重要。

文章指,病毒的變異只有兩種渠道:一是,自然變異;二是,人工干預。如果是自然變異,這種病毒精確換掉4個蛋白至少要經歷1萬次以上的變異才能實現,機遇極小。

假如不是自然變異,那就只有一種人工干預基因改變的可能性。這篇論文從專業角度得出的結論就是:中共肺炎新型冠狀病毒,人工干預基因改變的可能性很大。那麼是誰精準地改變了病毒的4個蛋白呢?問題已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