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氣連枝 臺灣擬設「香港惡棍」禁止入境名單?(圖)

原標題:臺灣擬設「香港惡棍」禁止入境名單?陸委會回應

2020-01-17 08:44 作者:夏小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香港大學生張昆陽(右)在臺灣大選後與臺灣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見面(圖片來源:張昆陽臉書/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0年1月17日訊】1月16日,在香港議題方面,香港大學生張昆陽在臉書披露,他在臺灣大選後與臺灣主管兩岸事務的大陸委員會副主委邱垂正見面,成為大選後陸委會第一批接見的香港人。他祝賀蔡英文總統勝出,也希望臺灣能更好地執行「抗中保臺」任務,抗衡中國勢力入侵。

港生披露:提供香港惡棍制裁名單

張昆陽在臉書說,好消息是,陸委會將會研究製作禁止「香港惡棍」入境的名單。從早前的會議得知,臺灣政府一直有相關的「中國人權惡棍名單」,對中國前來的人士有特別嚴謹的審查,但就缺乏有關香港「人權惡棍」的資料庫。今次見面,除了首度確認陸委會將會探討建立相關資料庫,他也替連登‘我要攬炒’向邱副主委正式遞交一份制裁報告。這份由學界和攬炒團隊撰寫的制裁報告長達120頁,邱副主委表示,將會研究當中內容,希望能盡快建立相關資料庫。

張昆陽認為,《人權民主法》僅在美國通過並不足夠,務必要形成全球包圍網,全面阻止「賣港人士」在自由世界的流動。如果臺灣政府能在東亞地區率先禁止香港黑警入境,想必能產生更大阻嚇作用,促使自由世界陣營的亞洲國家仿效。香港人理應要用更謙卑的心態,跟臺灣社會尋求更多的合作。蔡英文總統的當選,令香港往後四年得到一位面對極權中國也絕不退讓的好盟友。

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15日在例行記者會上對記者提問是否正研究成立資料庫禁止香港警察入境的提問沒有證實也沒有否認,只表示:「我們是法治國家,對於出入境的管理本有既定規範及相關的機制。我們除了持續精進相關的機制,對於來自於香港各社團對陸委會反應的一些訴求,包括日前有香港大專事務國際代表團所提供的資料和建議,我們都會考慮進一步的研究與評估,並參酌國際社會的作法,審慎來處理。」

對於邱垂正並未證實陸委會研擬禁止香港黑警入境臺灣,日前與張昆陽一同會見邱垂正的另一名香港大學生梁耀霆,16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他並不介意:「那天調查報告交給他們(陸委會官員),陸委會是有興趣的。其中也列出一份(香港)警察的名單,還有很多有關為什麼要制裁他們的原因。臺灣官員也要調查資料正確性才能明確採取一些行動,我相信是樂觀的。」

梁耀霆說,他們所遞交的制裁報告,是由香港民間團體和學界調查出侵害香港人權的警察、議員、官員的名單,並列有證據。他們也以這份制裁名單向其他國家遊說制定政策,禁止侵害港人人權的黑名單人士入境。

港生:盼向各國遊說拒絕香港惡棍入境

梁耀霆說:「對於普通警員做誇張不人道的事,外國和臺灣政府對他們限制入境制裁,對侵害人權普通警員能起到威嚇作用,令他們不要做這些事,對香港人是很受鼓舞的。」

而談到蔡英文以817萬史上最高票取得連任,梁耀霆說:「作為一個港人當然很感動很開心,同為華人圈、同是受到中共威脅的地區,臺灣人可以有一場真正民主的選舉,還有用800多萬票表達自己的聲音,選出一個代表自己的總統,這是很感動的,也很希望香港人有一天也能夠有機會去投票,選出代表自己地方的政治人物。希望臺灣能守住這樣民主自由的臺灣,更關注香港。」

梁耀霆還說,臺灣已經幫了香港很多很多,希望友好關係會繼續下去。如果未來臺灣有需要香港幫忙,相信香港人絕對樂意。

臺灣本週日遊行呼籲修法庇護香港抗爭者

此外,本週日下午在臺北將有一場由臺灣標榜左翼社群的NGO「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發起的「1‧19臺灣庇護香港抗爭者遊行」,要求民進黨政府和新一屆立委即刻採取實質行動,「立即修改《港澳條例》第18條及其施行細則第25條,明確給予香港抗爭者政治庇護權與生活保障,並編列相關執行預算與制定明確申請流程與管道,讓臺灣成為對抗中共獨裁的香港示威者的庇護所。」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指出,香港反威權抗爭爆發長達7個多月,截至12月初已逾6千人遭到拘捕,高達900多人被以刑事罪起訴,更有500多人被控高達10年以上刑期的「暴動罪」。

臺灣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16日在記者會上,並未透露有多少港人求助臺灣庇護,以及是否有成功受到臺灣政府庇護的港人人數。

邱垂正只表示:「很多團體恐怕不瞭解政府,目前在整個救援機制相關協調各部會、審酌各種需求給予必要援助,我們表示遺憾。我們希望提出這個訴求的團體,如果有機會的話,陸委會也願意說明。」

邱垂正強調,對於香港人尋求協助,臺灣已有相關法律基礎,給予尋求協助的人,基於個案給予必要的協助。政府未來對於這項協助,都會努力精進相關機制。

對於陸委會的說法,「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員許偉育16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陸委會的說法就是依法行政,再把法律條文念一遍。現在的問題是,法律本身訂的不清不楚,為什麼不能把港澳條例第18條,把必要之援助改為提供政治庇護,跟相應的生活保障?這樣不就清楚很多了嗎?至於施行細則,可以更詳細制定由那一個單位負責,申請的管道,如何審查,相關的申請流程,把這些弄清楚不是更好嗎?」

許偉育反問:「媒體所指的,的的確確沒有一個人得到政治庇護權,也沒有一個人得到臺灣政府的協助?還是陸委會的意思是《紐約時報》做假新聞?我想應該不是這個意思吧?陸委會願意提供香港抗爭者予以協助,我們覺得很好,但是不夠,要給予明確的政治庇護權、還有實質生活保障,及相應的申請機制。否則那些想要流亡到臺灣的香港者,他們也不知道在臺灣能得到什麼,他們敢來嗎?他們能夠來嗎?甚至是那些不能出境的呢?」

許偉育說,有些港人逃到臺灣避風頭躲避黑警追查,原生家庭還有給予經濟支持,另有出身底層的抗爭者則被迫打黑工,即便有特定團體接濟也是不穩定的接濟,居無定所。

許偉育提到,港澳條例雖明訂有就學、投資、技術移民、宗教移民,但對很多抗爭者來說門檻太高:「他不一定真的在臺灣可以找得到伴侶結婚;他不一定真的可以帶足150萬港幣在臺灣創業;他不一定真的有一個月領新台幣4萬多以上專業技術的工作,申請到技術移民;或他不一定真的可以拿到求學資格。」

他認為,不論人多人少,即使只有一名港人求助,臺灣也不應該見死不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