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澳門持港人黑名單?多團體人士入境被拒

2003-10-19 19:1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澳門特區政府相信已有一份香港「倒董」人士、示威活躍人士以及法輪學員的黑名單,在敏感時刻禁止他們入境。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十六日到澳門出席內地與澳門簽訂「緊貿」儀式,澳門當局如臨大敵,繼日前拒絕香港法輪功學員到澳門旅遊後,十七日拒絕「民主倒董力量」召集人蕭若元及活躍示威者「女長毛」雷玉蓮入境,雷玉蓮更被六、七位警員抬上船,強迫將她送回香港。

* 保衛森嚴阻塞交通

這幾天,曾慶紅所到之處戒備森嚴,警方封鎖馬路之外,更在每條馬路上停放起碼五部交通警察電單車作「路障」,導致一帶交通嚴重阻塞。

澳門法輪功學員趁著曾慶紅到澳門,十七及十八日舉行了多項請願活動,要求中共當局停止迫害法輪功,並立即釋放所有無辜被判監或無理遭囚禁的法輪功學員。除了在澳門新聞局附近和旅遊局派發傳單外,澳門法輪功學員十七日下午一時半,在澳門中央駐港聯絡辦事處(簡稱中聯辦)馬路對開的公園「藝園」靜坐和煉功請願。

* 擬武力帶走異見者

公園內,只有十名法輪功學員,還有三名支持民運、天安門母親運動等人士坐在花槽旁觀看法輪功學員請願。不過,澳門警方對法輪功學員的和平請願活動似乎有點大驚小怪,除了派出十多名便衣警察在公園內監視外,公園外圍還停泊了起碼兩架警車,車上坐滿了穿著軍裝的警員,似乎準備隨時採取拘捕行動。便衣警察「明目張瞻」的用攝影機和手提攝錄機拍攝整個請願過程,而且還小心翼翼地把每位在場人士的樣貌拍下來。

二00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澳門特區主權移交一週年,一批法輪功學員趁著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等國家領導人到澳門出席有關慶祝活動時,早上在一個公園集體和平煉功請願,但遭到澳門警方武力阻止,強行抬走二十人。法新社報導,當局一共拘留了近四十人。由於被捕人士在遠離慶祝會場的公園集體煉功,而且事前已作出申請並獲得當局批准,最後他們都獲得釋放。

曾慶紅在澳門的這幾天,澳門法輪功學員和天安門母親運動人士在旅遊區派發傳單時,便衣警察也在附近拍攝。可能有市民和遊客在附近,所以警察只是遠遠地「偷拍」。一名據稱是情報人員上司的中年男士,不時主動與法輪功學員「聊天」。據指,這名男士平日不會露面,只會在敏感時間才出現。

* 凡請願者皆禁入境

法輪功學員林先生表示,日前,一名香港法輪功學員到珠海旅遊,原打算順道由「拱北」關口入境澳門遊覽,但遭澳門海關禁止入境。據瞭解,這名法輪功學員並不是香港法輪功的發言人,只是偶爾參加香港的請願活動。因此不得不讓人懷疑香港當局已握有所有香港法輪功學員的詳細資料,而且已將這份「黑名單」交給澳門有關方面。

另一方面,雷玉蓮表示,十七日,她一人計畫到澳門「拜拜觀音及買杏仁餅(澳門特產)」,於下午四時乘船抵達澳門,原訂即日返港。但澳門口岸的海關人員檢查證件後拒絕讓她進入澳門,但並無解釋理由,只強調她在一段時間內不能進入澳門,並且扣留了她一會兒及檢查其身上物品。

* 被六七警抬上船

雷玉蓮說,由於她拒絕離開,六、七名澳門執法人員把她抬上船送返港,她對澳門未提出理由下拒絕其入境感到非常不滿。

雷玉蓮還指出,有澳門海關關員曾向她說:「香港政府個個都唔禁制,單系禁制你,可想而知你幾犀利!」香港律政司七月向雷玉蓮等三人發出律師信,語帶恐嚇地指出永久禁止雷等人踏入灣仔入境處大樓示威,並索償一萬元,若不從便有破產之虞。事件於九月曝光後,立即引起輿論嘩然和嚴厲批評,指責政府禁制示威和言論自由,雷斥責政府此舉是迫害她和全港市民。律政司司長和雷三人日前達成和解協議,撤消對三人的禁制和不用賠償一萬元。

* 擬向港澳特首投訴

另外,「民主倒董力量」成員蕭若元十七日傍晚六時半偕兒子準備到澳門談生意時,亦被拒入境而要乘船折返香港。蕭若元指出,澳門海關關員解釋是其身份證出現問題,所以不准進入澳門,並沒收了他的身份證。

蕭若元於是要求見該司警的上司,對方指自己就是警司,是管轄碼頭最高級官員,並要求他原船返港,並將其身份證交給船公司有關人員保管。

* 疑港交黑名單予澳

蕭若元懷疑可能香港特區政府或中聯辦提供黑名單予澳門特區政府。他不忿地說,他上星期才到過澳門談生意,當時可以自由進出。他決定去信香港特首董建華及澳門特首何厚鏵,反映不滿。

香港特區政府發言人表示,有關黑名單純屬個人揣測,港府不會作出回應。

蕭若元表示,對澳門當局的做法感到憤怒,他就身份證遭船公司扣留一事報警。被問及他今次是否想向曾慶紅示威時,他反應頗強烈地說:「誰有空示威呢?我什麼時候會向中央領導人示威?」他說,他經常前往澳門談生意,但料不到參與「倒董」行動而遭禁止前往澳門。他又擔心今後不能到內地,但他沒有後悔參與「倒董」行動,「我從來做事都不會後悔」。

* 海關圖阻記者採訪

本報記者在澳門採訪完畢,當天晚上八時許準備由澳門返回香港,但在澳門口岸過關時,海關人員沒有任何解釋,便把記者的身份證及出入境記錄表格取走,離開櫃位朝值班室走去,數分鐘後,該名關員折返,要求記者站在一旁等候,但仍沒有任何解釋。記者的證件則由另一名相信是警司的關員拿到另一邊的房間內。

記者在一旁站了良久,等所有的遊客過完關後,便走去問該名關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回答說:「電腦發生故障,經常發生類似的問題,他們經常被人投訴。」當時記者前面和後面的人都能很快捷地完成過關手續,為何唯獨是記者過關時電腦才出現問題?該名關員見記者等了很久,於是叫記者到值班室坐下等候。進入值班室的休息室時,裡面沒有人,但不一會兒,一名女關員走了進來,記者向她打招呼,她不單止沒有回應,而且不發一言和面帶不悅地坐在一旁。擾攘多時,關員交還記者的身份證,但沒有解釋扣留的原因。

記者後來才得悉,蕭若元返抵香港後在港澳碼頭召開記者會,澳門方面可能企圖阻止記者碰上記者會。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