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位美急救員患難與共 遭槍彈打傷過仍挺反送中(圖)

2020-01-11 05:44 作者:盧亦新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4名來自不同州分,亦互不相識的美國急救員,因為香港反送中而相識、相知。(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1月11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亦新綜合報導)4名來自不同州分,亦互不相識的美國急救員,由於想要守護為自由民主而抗爭的香港人,遂聚首在衝突連連的香港街頭,為傷者提供醫療支援(點進來觀看相關影片)。孰料4人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居然先後遭到警方的槍彈打傷,出生入死後,其中一名急救員Cody即與另外3名戰友建立起一段特殊的兄弟情。

相關新聞如下:
「打我、射我都可以」 8.31急救員哭求港警開閘救人
沙田反送中衝突 急救員欲救人被擋 痛哭影片曝光
港警旺角清場彈擊急救員 另疑似栽贓少女
港警投大陸製催淚彈 急救員遭炸傷休克
18歲急救員 香港理工大學一役的歷煉

根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在元旦大遊行當日的訪談期間,Cody開口閉口都會使用到「We」這個詞--只因為Cody「isnotalone」(並不孤單),因為還有另外3名同樣來自美國的急救員,與Cody一起來到香港。

他們4人的結識,起緣於Instagram上的一則貼文。

來到香港支援反送中救援工作兩個月,4人的急救小隊目前已有2人因為儲蓄用盡,而已經先返回美國,如今只餘下Cody和不願意上鏡的A。這4人若是撇除急救員的身份,各自的職業其實都大不相同:Cody是商船水手;A是從事加密貨幣和與股票交易的工作;B是網頁開發員;C是專業的廚師。

4人儘管背景各異,但是都對政治很感興趣,也不約而同地追蹤著同一個Instagram專頁。在反送中運動期間,該專頁的管理員發布了一個貼文,詢問有沒有人想要以急救員的身份前往香港支援港人。在過去都曾經因為各自緣故而接受過急救訓練,同時亦持續關心香港事態的4人,立即二話不說地將想法化為行動。他們暫時放下在美的生活與工作,透過專頁管理員取得彼此的聯絡,約定好在11月初前往香港。

Cody與隊友的第一次會見,是在抵達香港之後。Cody認為,他們這4位組成了美國的急救小隊,各自擁有自己的長處,合作起來相當不錯,例如:A跑得快,因此往往在收到消息之後,能夠第一個趕往現場施展援手;Cody與B長得比較壯碩,能夠在有需要時立刻抱起不能移動的傷者前往安全的位置,例如:Cody在11月18日「油麻地人踩人事件」中,曾將多名傷者抱離現場;至於C,不只能急救,還會烹飪,例如:C在11月「理大圍城事件」中,曾在學校飯堂中為留守者烹煮美食。

相關新聞如下:
香港救護員:油麻地「人踩人」事件觸動最深
港警「恐怖襲擊式」開車撞示威者 釀人踩人慘劇
十幾位港警狂毆示威者 油麻地後巷動私刑
油麻地港警失控 港媒記者被連開4槍
憶述「理大圍城」 牧師夫人質疑港警處理結果
意外受困理大變“暴徒” 憶圍城36小時找出路
香港泛民勝選後立即要求解困理大 與手足同席
嗆理大留守學生「垃圾」 港警還自嗨爽吃海底撈
跳陸橋鑽臭水道覓出路 受困港理大36小時記錄
大批港警28日進入理大 留守者深夜發聲明
中共駐港部隊在理大旁進行防暴演練

這4人急救團隊同上同落,合拍無間,就連遭到警暴的情況也十分相似。他們4人都曾經被警方射傷過,Cody曾遭到催淚彈彈頭射擊;B與C曾被橡膠子彈射中過;A曾被胡椒球彈擊中。

這4位美國急救員都「捱過彈,食過煙」,而他們在每一次出動過後,也都會選擇在非衝突的日子中爭取時間休息。他們會抽空去爬山,也會前往一些景點遊覽。他們最喜愛漫遊在香港山野,因為不僅可以「get back in shape」(恢復身體健康),亦可以從山上俯視令人讚嘆的美景。

在香港的時候,4人由於積蓄有限,並不會選擇到高價餐廳享受,他們反倒愛好一些平民小店。他們若是在知道店家是黃店後,更會特意前往多次。

這4位急救員如果都身在美國,背景風馬牛不相及的他們大概無法相識,當然就更不會一起爬山。由於這4名美國人都支援著反送中運動,使得他們能夠以急救員的身份相聚於香港,無悔地為這一場爭取著民主自由的社運盡一分心力。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