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戰天鬥地 其樂無窮」?看三峽大壩!(組圖)

2020-01-05 08:02 作者:張東寳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戰天鬥地其樂無窮」?看三峽大壩!
始建於秦代的四川都江堰,兩千多年來,一直很好地發揮著防洪灌溉的巨大作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前不久,友人傅修延贈送我一本他撰著的大作《中國敘事學》(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版)。書中第十三章,乃「許遜傳說的深度釋讀」。書云:「許遜為六朝時期的道士,做過旌陽縣令,曾在江西和周邊地區幫助老百姓消除水患,後被淨明忠孝道奉為始祖,宋徽宗封其為神功妙濟真君,民間因此稱許遜為許真君。」

不知怎的,看罷許遜真人的傳說,我竟然又一下子想起了始建於秦的四川都江堰。這是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在前人的基礎上,組織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兩千多年來,一直很好地發揮著防洪灌溉的巨大作用,使成都平原成為水旱從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國。

都江堰,是全世界迄今為止,年代最久,功效最大,唯一留存,並一直使用至今,以無壩引水為特徵的宏大古代水利工程。

巧合的是,還是在四川,當代中國也修建了全世界最大的水利工程——三峽大壩

2003年6月1日,新華社就此發表過題為《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的文章,真是豪氣萬丈!

可是過了不久,又降格為可以抵擋千年一遇,再後來又降格為百年一遇,再再後來,則說防洪不能全指望三峽大壩了。

七年玩弄了萬年。
中共「戰天鬥地」,三峽水利工程災害無窮。(網絡圖片)

不錯,水壩,曾被人類視為改造大自然的壯舉,當初修建它們,是為了給機器提供動力,以及蓄水、灌溉、利用水力發電等。但,這種破壞大自然的愚蠢之舉,則給人類帶來了足夠的苦頭!有鑒於此,美國在過去的25年裡,拆除了近900座水壩。

環保人士欣慰地指出,隨著高聳的混凝土大壩被拆除,大自然復原的速度令人吃驚,你看,水更清了,魚和鷹更多了;人類的安全和經濟利益也有了。

然而,由於受毛「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學的指導,我們便處處與大自然對著幹。

如五十年代的三門峽水利工程,如六十年代的「紅旗渠」水利工程,再如當代的三峽水利工程,都是與大自然「鬥」出來的失敗工程,勞民傷財工程,破壞生態工程,導致災害工程!

近期,長江中下游地區的嚴重水災,武漢市的水淹全城,其使人心酸的民眾家中之慘狀,均無不說明了這一點。

而歷經千年的江西贛州「福壽溝」宋代水利工程,卻沒有過汽車泡在洪水中的先例。

這一保佑著一方百姓之安寧的「福壽溝」,乃是當年知州劉彞,親自設計並帶領百姓修建而成的利民工程。千百年來,劉知州受到百姓的擁戴,他的銅像坐落在贛州城北的宋城公園,前往拜謁者絡繹不絕。

都說今人勝古人,我看未必,如誠信,如擔當,如良心,差得太遠矣!

中國的道家認為,人與天地萬物和諧交融,乃是人類生存、發展的基礎。正如老子所言:「天大、地大、人亦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故而,毛的「三鬥」哲學,違背了「天人合一」的和諧自然觀。試問,人類在龍捲風、沙塵暴、大暴雨、大颱風、大洪水、大乾旱、大地震、大海嘯等面前,可曾有過哪怕一次的「其樂無窮」的經歷?!

有的,只是「恐懼無窮」、世界末日般的心態記錄而已!

「三鬥」之說,恰恰印證了毛詩所云:「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在大自然面前,人類始終扮演著「螞蟻」和「蚍蜉」的角色罷了。

故而,自不量力的與天鬥、與地鬥,與天地較勁,人類就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人類每一次對大自然的肆意破壞,都回收了大自然無情報復的苦果!

長點記性吧,善忘而又狂妄的人類!

責任編輯: 蘭雪晴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