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賓遜:貿易戰不是主戰場 中共最怕被趕出美資本市場(圖/視頻)

2019-12-14 19:47 桌面版 简体 27
    小字

「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成員、在里根政府擔任國安委國際經濟事務高級總監的羅傑‧羅伯遜(Roger Robinson)(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成員、在里根政府擔任國安委國際經濟事務高級總監的羅傑‧羅伯遜(Roger Robinson)(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12月14日訊】「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成員羅傑‧羅伯遜(Roger Robinson)表示,美中之間的貿易戰不是主戰場,中共最怕的是缺錢——被趕出美國資本市場。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主持人蕭茗對羅傑‧羅伯遜(Roger Robinson)進行了採訪。羅伯遜在里根政府擔任國安委國際經濟事務高級總監,後在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任職,他也是「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成員,第二個「當委會」曾幫助里根總統解體蘇聯。

貿易戰不是主戰場

美國對中國股票的投資約高達1.9兆美元,對中國債券的投資還有1兆。這些數字基本等於中國外匯儲備的規模,並可以輕鬆支付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

對此,羅伯遜表示,貿易是美中關係中一個搶眼的問題,但不是主戰場。中共有些痛苦,但能應付,他們沒有任何驚慌失措,能一直玩下去,他們進行貨幣貶值等去抵消關稅的負面影響。

中共玩到了很深的程度,他們認為,美國農民和其它受害的經濟部門會對川普(特朗普)施壓,起到掣肘的作用。

但是,當美國來到高技術領域時,中共就不舒服了,他們不希望美國從保護國家安全和人權的角度出發,去調查海康威視、中興、華為和其它企業。

但是他們能忍受那種局面,因為對中興的制裁有條件地解除了,他們也在計畫讓華為免於制裁。他們甚至在努力把「曠視科技」從實體名單上拿掉。也就是說他們可以辦到。

羅伯遜說,中共最怕的是缺錢——被趕出美國資本市場。

「因為能否繼續從美國資本市場融資關係到中共政權的存亡,」他說。

過去20年,美國資本市場中的鴕鳥

今年11月18日,節儉儲蓄計畫(TSP)董事會再次確認了2017年的決定:從2020年某個時間開始追蹤MSCI全球非美國投資市場指數。這一決定使得它的國際基金不僅可以投資發達國家,如西歐和北美國家,也能投資新興市場國家中那些正在增長的經濟體,如中國。

此舉遭到美國兩黨參議員的反對,馬可‧盧比奧參議員曾兩次致信董事會敦促他們改變決定,因中國公司不符合透明標準,並且他們的很多操作違背美國利益。

TSP董事會在隨後的聲明中辯稱,其決定是正確的,對會員最有利的。

羅伯遜對此表示,TSP董事會實際上用全球非美國投資市場指數的增長以其廣泛使用為自己辯解。

事實是:過去20年在美國資本市場上沒有篩選機制。沒人在意和盡職調查國家安全或與人權有關的問題。在沒有監管,無人在意的情況下,北京覺得有機可乘。在今年三月之前,這從未出現在國會、行政分支、媒體、或非政府組織的議題中。也就是說美國對中國在資本市場上的所為視而不見。


羅賓遜:貿易戰不是主戰場 中共最怕的是被趕出美國資本市場(視頻來源:新唐人《世事關心》)

北京從美國投資者手中拿走了3兆美元

羅伯遜說,結果是:北京不僅將其股票、債券帶入美國,還從美國機構和個人投資者手裡拿走3兆美元,並且可能還會大幅增加。而TSP對把什麼樣的公司送進美國市場不是特別謹慎,即使是在美國商務部「黑名單」上的公司也不管不顧。包括製造監控攝像頭迫害維吾爾人權的海康威視,製造噴氣發動機和瞄準美國城市的洲際彈道導彈的中國航空工業集團,這樣的公司也在MSCI全球非美國投資市場指數中。

羅伯遜反問道:「這怎麼能代表570萬聯邦僱員的最大利益? 投資中共軍隊和集中營怎麼能服務於聯邦僱員的最大利益?要知道他們中很多人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在對抗這類組織。」

他說,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不認為制裁會對這些中國公司的股票價值、聲譽造成影響,以及可能對美國投資者構成重大風險。這在邏輯上講不通。SEC與美國政府明顯的步調不一。

中國公司在美國資本市場比美企更有特權

中國公司擁有了美國公司所沒有的特權待遇,不遵守聯邦證券法;不受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審核;不遵守多德-弗蘭克(Dodd-Frank)法規;不遵守薩班斯-奧克斯利(Sarbanes-Oxley)法規;他們也不披露被視為中國國家機密的財務信息。

而中國人和華爾街卻認為這是對的。美國處於這種極不平衡的局面,當涉及到威脅國家安全和侵犯人權問題時,當一家中國公司受到制裁時,今天我們的態度是:「即使如此,這筆投資的回報率還不錯吧?」

當主持人蕭茗表示:幾乎所有的中國公司,都擁有兩到三套會計記錄,一套內部使用,一套提供給稅務局,可能有第三套用於首次公開募股。對於只看財務收益的做法,是否會構成財務風險的問題,羅伯遜答道: 「他們基本上都裝作視而不見。他們看到了中國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儘管他們可能不會公開說出來,但他們基本上指望的是,如果這些公司搞欺詐,中國政府會負起責任。比方說以前的嘉漢林業,這是個過去非常有名的案例,實際他們沒有森林。換句話說,數十億美元的欺詐並不罕見。」

「我走之後,哪管洪水滔天」

羅伯遜提到,美國的股指提供商很樂意一次收購數百家中國大陸公司。富時羅素指數在今年6月去了中國,一個月內把1097家中國公司列入他們的樣本股。他們不關心實質的風險,那是別人的事。「我走之後,哪管洪水滔天。」這句法文很好描述了他們如何推卸責任。

美國人民不知情地支持著那些製造洲際彈道導彈的中國公司,而這些中國公司的目標是美國的城市、美國的軍隊。美國海軍居然投資於那些正在南海島嶼上建立軍事基地的公司,或者製造高超音速反艦導彈的公司。這就是為什麼新科美國海軍部長理查德‧斯賓塞強硬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必須為自己人負責。

現在美國軍隊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追蹤MSCI全球指數。最好的消息是,以後會有選擇。

「我們走著瞧吧。這個事還沒有結束。有相關的立法。在這個問題上有兩黨合作,還有行政部門的參與。我們會讓川普政府坐視不管嗎?川普總統的團隊,會投資解放軍公司和集中營嗎?有一些棘手的問題需要問行政部門和國會,但是國會已經站出來了,」羅伯遜說。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