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法案》的震波與實際打擊力(組圖)

2019-11-23 07:10 作者:何清漣 桌面版 简体 16
    小字


2019年11月21日,香港元朗YoHo(7.21)事件四個月集會(看中國攝影/李天正)

【看中國2019年11月23日訊】香港勇武派在香港理工大學的反抗終戰之時,被視為「核彈級」的《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在美國兩院以無異議多數票通過,無論白宮是否簽署,都將形成法律。痛恨中國專制政府的人士一片叫好聲,看來直接受益的香港民主派人士卻持謹慎樂觀態度,認為對示威者保持士氣有作用,但不認為法案的通過能夠對香港的局勢產生立即影響。

這就得對該法案的主要條文及其影響加以分析,才會明白這枚所謂「核彈」的震波與實際打擊力是什麼。

《法案》的震波

法案的主要條文分為政治與經濟兩類制裁措施。政治方面的比較直接,大概包括以下內容:

1.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列出侵害香港自由的人士,對他們採取制裁措施;

2.美國總統和國務卿雙重把關一國兩制的執行情況;

3.美國國會每年都要審議香港一國兩制的執行情況;

4.無論香港還是大陸,迫害香港人權都將被制裁。制裁內容就是要求美國政府制裁壓制人權的香港官員,包括拒絕其入境,以及凍結在美資產等。法案還對申請美國簽證、因參加民主抗議而有案底的香港人予以通融。

用推動法案通過的議員的話來說,這份法案的特點,是美國把焦點放在了「問責」上,「沒有問責,就不會有改變」。

除了問責追責之外。同時擴展了制裁物件範圍。凡是任意關押、酷刑或強迫認罪、屢次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嚴重侵犯其它國際認可人權的人士,都在制裁之列。分析者認為,從此以後,侵犯人權的香港官員不能再躲在制度後面,不承擔個人責任,也因此,堵絕了他們將子女親屬移居海外的可能。

我覺得這些條款重點在於表明美國支持香港的態度,而不是實行。因為這一問責的力度是建立在一個假設上,即大陸與香港官員都以美國為移民目標國,因此有可能堵絕他們的移民之路。至於他們的子女如果成年且已經移居美國並取得公民身份,美國沒有株連政治,不大可能取消他們取得的公民身份。鑒於江蘇省徐延軍紀超群等三位國安官員被美國逮捕的前車之鑒,有過人權迫害記錄的官員應該不太敢冒風險來西方國家旅遊定居。


11月17日,願榮光歸香港集會及祈禱會,東歐巨變30週年集會(看中國攝影/李天正)

經濟方面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經濟方面主要是針對美國賦予的香港特別關稅區地位。該法案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審核香港的自治狀況,只有在其仍充分獨立於中國內地的情況下,才能有資格獲得在貿易上的特殊地位,這一特殊地位曾幫助香港發展成現在的全球金融中心之一。

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區的地位,是《法案》核心條款,但這條實施後,打擊的是香港經濟,於大陸並無直接損害。幾個月來,我反覆陳說如下事實:1992年美國制訂《香港政策法》時,中國還未加入WTO,香港作為中國對外溝通的主要橋樑與視窗,作用特別重要,制裁香港就等於制裁大陸。自從中國2001年加入WTO之後,香港的橋樑與視窗作用就日漸弱化,服裝、電子與玩具等三大產業早就轉至中國(現在也由中國轉至東南亞及其他國家與地區),只剩下金融中心這一作用。

關於香港的金融中心功能,說白了,一、香港是中國主要的外資來源地,到中國投資的外資70%左右多是中資漂白後假道香港回流。二、香港是中國大陸洗錢的後花園,國內權貴、官僚與富豪階層需要這個後花園。研究洗錢的專家嚴立新保守估算,即使按佔GDP的2%這一較低水準來估算,中國的洗錢金額也將超過每年1萬億元,其中有相當大的部分流向香港或經香港中轉。詳細情況可閱讀我的舊文《人民日報「十大外資來源地」背後的秘密》。

這兩大功能其實不可分割。權貴高官家屬通過腐敗聚斂的財產如果不洗白,就無法以「外資」的身份回國投資並享有外資待遇。胡溫時期曾想整頓資本外逃與洗錢,在2005年時提過一次,發現操辦起來極困難,且涉及權貴家族利益,以後再也不提。直到習近平上臺立意反腐,對香港金融中心的洗錢功能深惡痛絕,從香港望北樓抓回了肖建華這個幾大政治局新老常委家屬共用的超級白手套,卻無法讓「望北樓系列」中止洗錢行為。更何況「外資」與洗錢兩大功能不可分割,猶如一碗粥上有幾隻蒼蠅,重不得輕不得,這才有了香港《逃犯條例》(銅鑼灣事件的影響相對小於抓捕「望北樓系」:望北樓,香港四季酒店,香港富豪李兆基的物業。地理位置優越,被譽為風水福地,有評論這麼寫香港四季酒店:「一地三功能,割得了韭菜、換得了身份,跑得了路」。2013年中國掀起反腐風暴以來,四季酒店成為部分內地富豪(tan guan)的臨時避難所,大家站在酒店遙望北方思鄉,因此名為望北樓。有各種收費情報隨時遞送,收到好消息,則重回內地,收拾舊山河;收到壞消息,則遠走他鄉,深藏功與名。中國保監會官員項俊波、明天系肖建華,佳兆業郭英成,山西聯盛邢利斌、北大青鳥許振東、都曾住在望北樓裡計算歸期。如今或入獄,或出走。為避免中國腐敗官員與富商犯罪後利用香港兩制的縫隙藏在香港,是港府制定逃犯條例的真實原因之一)。

《香港人權法案》一旦實施,受打擊的主要是香港經濟,而不是中國大陸經濟。中國政府當然也受損,但受損的主要是「面子」。只是於中國政府而言,外交事務的「面子」遠重於「裡子」。香港商界與中產當然會因此受損,尤其是就業崗位將因此減少。

美國其實也是這個《法案》的受損者,美國在港企業約有1300家,香港是美國貿易順差的最大來源地之一,2018年美國在香港賺取的貿易順差高達311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同時,川普(特朗普)總統一心想要中國盡快簽署貿易協定,這個法案的出臺,無疑會大大增加中美貿易協定的談判難度。


11月17日,願榮光歸香港集會及祈禱會,東歐巨變30週年集會(看中國攝影/李天正)

關於法案的震波與打擊力

我想以推特上兩段對話來結束本文:

11月21日,一位推號為「大馬@johnma102」的網友在給我發了一推:

「法案出臺的後果:1、首先受壓的是香港市民;2、然後是中國人民,剛剛承諾對中國人民好,要區別中共(註:副總統彭斯與國務卿蓬佩奧最近都說過要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開對待)轉頭露出尾巴;3、然後是8萬個居住在香港的美國人和1300家美國企業和300億美元的順差。4、最後才是中共。這個硬幣怎麼都翻不到中共哪裡去。」

我的回答如下:「這些我知道。美國這是為了履行大國責任,不惜犧牲本國利益,以促進香港人權的改善。中國政府大大地傷了面子。對於一個總有受壓迫感的大國政府,面子比裡子重要。因此,這塊硬幣就這樣翻到中共那裡去了。香港勇武派早就做好「攬炒」(港語「玉石俱焚」之意)的準備了,香港市民也知道,這是他們的「內政」。」

我現在居住在美國,對這個法案的簽署,還有一種期盼:這是本屆(116屆)國會履任以來做的少數正經事情之一,也是它做過的最大最好的正經事。其餘時間,總統在做事,國會拆爛污,沒做什麼像話的正經事。希望他們藉著這次做了一件好事提振起來的道德感,不要再在權力鬥爭的爛泥潭裡繼續打滾。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